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7章小王子
    “死了?”无限城里面,金在钟面色发白,双目失神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是的,死了。”洛尘悠悠的吐了一口烟,似乎一点感觉都没有,根本没有一剑杀掉数万人之后的样子,反而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例如,就像是点了一支烟一般轻松。

    南禅上人浑身还在颤抖,他也算是东亚地区最顶尖的几个人之一了,在东亚地区,哪怕是几个大国之间,他都算顶级的大人物了,杀人不过头点地。

    甚至大规模的热武器杀人场面他都经见过,但是像洛尘这样一剑灭一城,而且还全部都是异人这种场面,他是真的没有见过。

    金在钟缓了半天终于回过神来了,双手依旧止不住的在颤抖,他曾经也曾屠过城。

    但是在屠城之后,他几乎十年之内没有睡过一天安稳的觉,毕竟那是数之不尽的生命,内心怎么可能没有丝毫波动?

    但是他看了看站在那里抽烟的洛尘,那是真的不在乎,并非伪装的。

    这一刻,金在钟也好,南禅上人也好,不由自主的缓缓跪了下去。

    因为眼前这个一边抽烟,一边看夕阳的男子,是真正的神灵,是真正的对生灵发自内心中的冷漠。

    可笑他们之前内心还在嘲笑洛尘不敢与全城为敌,更不可能有那个实力。

    但是人家不仅敢,而且更有那个实力。

    一剑而已,好几万异人全部死了。

    “功勋!”洛尘丢掉烟头,看也看没这两个人一眼。

    刚刚他一剑屠掉数万异人,此刻他的功勋已经暴涨到六十万了。

    这个功勋值可就有点吓人了。

    金在钟是城主,这么多年搜刮下来,也只有十万点功勋而已。

    而南禅上人作为之前的神灵,还是收取三个城池的功勋神灵,十几年下来,身上的功勋也不过只是四十万而已。

    甚至整个亚洲地区,功勋最高的那位也不超过八十万。

    但是现在,洛尘一剑之后,就已经拥有了六十万的功勋。

    之前不是没有人没这么想过。

    但是不敢干,因为代价太大了。

    先不说恐怖游戏会对此事到底做出什么惩罚,单单是一口气杀掉数万异人,异人协会也不会放过你!

    全世界没有人敢这样做,也没有人敢跟异人异人协会这种顶级势力相抗衡!

    毕竟到时候全世界的异人都会对你出手,甚至异人协会内的传说中最顶尖的异人王和几大长老怕是都会亲自出手!

    看起来洛尘此刻占尽便宜,但实际上,已经惹下了天大的麻烦。

    不过此刻金在钟和南禅上人却只能乖乖的把功勋全部交给洛尘。

    接过南禅上人和金在钟的功勋之后,洛尘的功勋一下子就达到了恐怖的一百一十万!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北方雪国的一个军事戒严的地方,那个地方处于西伯利亚最北端。

    这个地方原本不怎么出名,但是如果提起通古斯大爆炸,怕是就没有人不知道了。

    毕竟1908年的那场大爆炸,威力比之核弹都还要大,爆炸后的几天里,亚洲与欧洲的夜空都呈现红色,甚至地球的大气层都变薄了不少。

    此刻在那爆炸遗址的不远处,有一座庞大的古堡!

    古堡内,一个年迈的老者怒目圆睁,不怒自威的坐在那里。

    光是从老者的捭阖的双目之中流露出的精光就能看出,这老者绝对是一位世界级的高手!

    狼王!

    “亚洲那边的功勋排名变了?”狼王缓缓开口道。

    “变了,现在的第一名拥有一百一十万功勋!”

    “去查他,我不喜欢有人比我的功勋还多,这是对我的不尊重!”

    “另外,告诉列托夫,水晶骷髅必须拿到,无论谁阻拦,都给我格杀勿论,出了事情,我担着!”狼王开口道。

    “另外,我听说我那小孙子,安德烈也去了高丽,还和高丽那个什么荣家扯上了关系?”狼王再次开口问道。

    “是的,陛下,小王子的游轮怕是已经快到了高丽的港口了!”

    而此刻确实有一艘游轮缓缓的驶入了高丽的港口。

    “安德烈先生,十分抱歉,我们的游轮可能靠不过去了,只能等别的船过来拖我们过去了。”

    一个穿着船长服的中年男子诚惶诚恐的看着一个年轻人道。

    那个年轻人带着墨镜,叼着雪茄,敞开着白色的北极熊大衣,露出胸口发达的肌肉和胸毛,看起来充满了野性与力量。

    狼族小王子,安德烈!

    他没有说话,游轮上的所有人都不敢说话。

    而且最为奇怪的是,整艘游轮除了船长,剩下的一百多号人全是女人。

    金发碧眼的,身材高挑的,皮肤哟黑的,各国的女人都有,个个衣着暴露,几乎都是清一色的比基尼,甚至还有许多什么都没穿。

    而且无一例外,这些女人都是极品中的极品。

    安德烈的好色在整个雪国都是出了名的。

    此次出行,女人都带了一百多个,可想而知这个安德烈到底有多好色了。

    “不用等了。”安德烈目光看了看十几公里外的海岸线。

    “可是,安德烈先生,我们?”

    “哼,这种小事还要等别人?”

    “我可丢不起这个脸!”安德烈冷笑一声,然后直接抓住扶手栏杆,整个人直接一跃而下!

    众人顿时一声惊呼,结果就看到了瓦列里已经抓住了船头的一条铁锚!

    铁锚宛如一辆小车一般大,但是现在直接被瓦列里一把扯下了船头。

    “安德烈先生,我们还不能抛锚!”船长顿时急得大声呼喊起来,毕竟雷达显示这片海域暗礁众多,要是不小心勾住了暗礁,今天可就麻烦了。

    但是船长这话刚落地,就见到安德烈已经落到水面上了。

    但是就在安德烈落入大海之中的那一刻,以安德烈脚下为中心,大海竟然迅速开始了结冰!

    很快,一道宽五十米左右的冰道直接延伸出去十几公里,直接延伸到了岸边。

    而接下来,即便是岸边的那些人也被眼前这一幕震撼住了。

    一个金发男子,光着膀子,露出健硕的肌肉,扛着水桶粗的铁链,拽着一艘巨大的游轮在冰面上行走。

    每走一步,就将游轮拖动一步!一个人,拖着一艘游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