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机不可失
    回到小区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Δ. kanshu.

    月光微凉,夜色渐浓。

    穆正尧停好了车,苏芜和他一起踩着楼梯上了楼。

    到了二楼楼梯口,穆正尧忽然一把拉住她,强行把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塞进了她的手心里。有点儿铬手。

    苏芜神一怔,低头去看。只见一串红绳编成而成的手链正静静的躺在她的手心里。

    红绳上,三片母贝的贝壳被手工磨制成了桃心的形状,在楼道温黄的灯光下散发着莹莹光泽。

    这不是他从老婆婆那里买的手链儿吗?没想到居然是个同心结!

    苏芜有点儿懵,指着自己的鼻尖儿,吞吞吐吐地问:给……给我的?

    问完她就后悔了,这不是废话吗?如果不是给她的,此时,东西怎么会在她的手里!

    穆正尧好像早就知道她会这么问,神色很平静,看着她点点头,声音也是波澜不惊的:今天在小摊儿上买的。

    闻言,苏芜看看手里的手链,又看看穆正尧,咕咚一声咽了一口唾沫。

    这是同心结啊!大哥!你确定没送错人?!

    穆正尧看着苏芜脸上复杂莫名的神色,心开始一点儿一点儿往下沉。

    她这幅为难的表情是不喜欢还是不愿要他送的东西?

    就在苏芜开口刚想说话的时候,他已经转过身去快速说道:随手买的,你要是不喜欢就扔了吧。

    苏芜:……

    扔了?不会吧?那多浪费、多可惜啊!

    看他的样子好像并不知道这是同心结呢!不然,就凭他对女人的那股子避之唯恐不及的抵触劲儿,他能送她才怪!

    这样一想,苏芜心里立马觉得轻松多了。她又看向手中的手链,仔细端详了一阵儿。

    还别说,这家伙的眼光还真不错,真的挺漂亮的。

    回头她给她店里摆在门口的女模特戴上。

    嗯……这种手工制作的小物件儿,清新淳朴,跟她店里卖的衣服风格也蛮搭的。

    苏芜在心里幻想了一下塑料模特戴上这条手链的效果图,莫名感觉还不错。

    这样想着,苏芜咳咳两声,在他身后说:那个……扔了多可惜啊!我收下了,谢谢啊!

    闻言,穆正尧没有回头,但唇角却不由自主的向上扬了扬。

    他就知道她会喜欢!她一直都喜欢这种闪闪发光又散发着大自然气息的小物件儿…..

    他慢慢转过身来:你喜欢就好。

    呵呵……喜欢!喜欢!

    那……顿了顿,晚安。

    苏芜:……晚安。

    两人互道了晚安,穆正尧又深深看了她一眼,这才拿出钥匙走到自己的门前去开门。

    苏芜也慢慢的从兜里掏出钥匙,慢慢的插进锁孔,然后慢慢的的转了一圈儿。

    她之所以这么慢,那是因为她心里其实还有一件事很纠结,而且,这件事她都纠结了好几天了。

    到底要不要现在跟他说呢?如果说,要从哪里说起呢?

    踌躇良久,苏芜终于下定决心。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今天这么好的机会她如果错过了,搞不好又得去敲他的门。她可不想再碰到像上次那样……咳咳……那样尴尬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苏芜快速转过身去,说时迟那时快,张口就唤住了已经打开房门、正准备进屋的穆正尧。

    穆先生。她说。

    穆正尧闻言,几乎是立刻转过身来,眸色深深地望向她:还有事?

    他低沉清冽的嗓音带着丝丝温软,让苏芜的心莫名一颤。

    那个……那个你还记不记得……苏芜垂下眸子,前几天,你在外地时,我给你打过一个电话?

    穆正尧沉吟片刻:记得。

    那我那天在电话里跟你说的事情……

    穆正尧闻言,脸色顿时僵了一下,声音也骤然冷了几分:你要还我钱?

    嗯。苏芜的头更低的垂了下去,小声道,本来一开始说好的等你回来就还给你的,这不……这些天我都没时间,就……就耽搁了嘛!正好今天……

    苏芜的话还没说完,便听到对面脚步声起,一双黑色的男士皮鞋映入了她的眼帘。

    紧接着,穆正尧低沉又克制的嗓音随即在头顶响起:你想怎么还?

    呃,那个……苏芜抬起头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上网查了一下你给我订餐的那个餐厅,大致算了一下,差不多两千块左右……

    穆正尧的脸色彻底黑了下来:不止!

    苏芜:……啊?

    不止两千块!他的目光刹那间变得深冷,紧紧锁住她的脸庞,那是特别定制,再加上包装费、送餐费等等,至少要翻两倍!

    苏芜闻言,像被雷劈一样石化当场:……!!!

    两倍?!

    等等!翻两倍是多少?让她好好算一算。

    当那个数字出现在她脑海中,苏芜张大的嘴巴足够能塞进一个鸡蛋!

    四千?!

    老天!她两天居然吃掉了四千块?!妈呀!为什么会这么贵?!

    本来两千块都已经让她心疼的快要死掉了。现在倒好,摇身一变居成了四千!这架势是要把她活活儿剥一层皮下来啊!

    苍天啊!大地啊?她生意好的时候,一个月也才挣这么些啊!

    而且,她现在手里根本就没那么多现金好不好?她每个月挣得钱除了自己的日常开支,其余的都还债了。

    当时,钟珂的妈妈把这个店盘给她的时候,她可是一穷二白的穷学生,全靠这张脸赊来的。

    现在又是大晚上,月黑风高的,她要去哪里再去凑两千块钱还给穆正尧啊?!

    那个……穆先生,苏芜干笑,我……现在没那么多钱,要不先给你两千,剩下的两千……过几天再给你,行吧?

    她说完就低下头去,不敢看他。

    真的……好丢脸啊!一开始说要还钱的是她,现在说没钱的又是她……他会不会怀疑她还钱的诚意啊?

    穆正尧的危险地眯起眼睛,紧紧盯着站在她面前的小女人。

    本来他以为经过了今天,她即便再懵懂迟钝,也能多少明白一些什么。所以,她刚刚才会收了他的同心结。

    可是,她居然转眼就跟他掰扯得这么清。她这是什么意思?想跟他来个分个楚河汉界?

    很好!她果然有把他惹火的本事!一直都有!

    多年来的冷静自持、成熟沉稳,在这一刻,全都荡然无存了!

    他可以忍受她把他当陌生人,可以忍受她在感情上异于常人的迟钝,但他绝对不会允许她时时刻刻想着把他往外推,连让他走近的机会都不愿给他!

    她不是想要跟他划清界限吗?她不是想要躲着他吗?那么,他偏偏不让她如意。

    这样想着,穆正尧唇边突然漾起一丝迷之微笑。

    他慢慢地说:其实,不用这么麻烦。

    苏芜抬起头来,大大的、清澈的眼睛里写满了疑惑:……什么意思?

    穆正尧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而是反问道:你会做饭?

    苏芜不明所以,呐呐地点点头:会啊!说完之后似是想起了什么,立刻没了底气,如果是跟品雅居的大厨比起来,那我只能算是会煮熟。

    穆正尧闻言,微阖的眸中几不可见地快速闪过一丝浅淡的、意味深长的笑意。

    然后,他抬眸,目光直直落在她的脸上,语调轻慢:你觉得,四千块在你这里,能让我吃多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