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秀色可餐
    明亮的灯光下,他的眉眼越发乌黑浓郁,面容也越发深刻俊朗。

    而且,苏芜注意到,他原本熨帖平展的衣衫上,胸前和腰间多出了很多道深浅不一的皱褶,看上去居然有些凌乱……

    苏芜的脸红了。

    她立刻移开视线,站起身来,说:穆……穆先生。

    穆正尧看她一眼,几步走过来,在她身前站定:有没有好一点儿?

    她摇摇头:没事了。

    坐吧。他说,我点了几个菜,很快就会上来。

    苏芜有些不安地落座,而他则紧挨着她的座位坐了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离得太近,苏芜又看见了他衣服上的皱褶,心跳突然有些不稳。

    她立刻把视线从他身上移开,望向别处。

    而穆正尧也低头看一眼自己的衣服,倏地笑了。

    听见笑声,苏芜身子一僵,抬起头来,却发现他正看着她。那双漆黑狭长的眼睛里,分明都沾染上了浅浅的笑意。

    苏芜更囧了,避开他的视线,吞吞吐吐地说:对……对不起,把你的衣服弄成这样,我很抱歉……

    苏芜。他突然唤她,不用说对不起。

    苏芜微怔。

    我并不在意。所以,不用说对不起。他静静的看着她,眸光越发深邃。他在心里说,恰恰相反,我很高兴。你或许不知道,我已经有多久没有像今天这么开心过了……

    苏芜怔怔地抬起头来望向他,发现他的目光正停驻在她的脸上。

    那目光沉沉湛湛,幽幽暗暗,里面包含着太多太隐秘的东西,苏芜完全看不真切,也看不明白。

    但那深黑的眸子深处流露出来的柔软,却让苏芜心中微颤。她只觉一种说不出的陌生情愫在胸口处渐渐蔓延开来。

    恰在这时,服务员把菜送了上来。精致的菜肴盛在白玉一般的骨瓷餐具中,香气顿时弥漫了整间屋子。

    可是,一顿饭下来,苏芜却吃得有点儿心不在焉。

    她还从来没跟任何一个男人这样近距离的单独同处一室、共进晚餐过。她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像平时吃饭那样风卷残云,无所顾忌。

    简单的说,她的吃相并不好。

    而穆正尧却吃的很安静,除了给她夹菜添汤之外,他几乎都没怎么说话。

    从他的表情来看,他似乎……很享受这样的时光。

    苏芜还发现,像他这样冷峻硬朗的男人,吃起东西来居然出乎意料的斯文。

    他坐姿端正,脊背挺得很直。眉眼低敛着,夹一口菜,吃一口饭,嚼的不紧不慢、不疾不徐。

    每嚼一下,都带动他脸部肌肉细微的牵扯,每一次吞咽,修长的脖子里,那性感的喉结都会上下浮动两下。就连他拿起汤匙喝汤,都不会发出一丝声音。

    他的动作很自然随意,却给人一种十分优雅的视觉冲击。特别的……赏心悦目、秀色可餐!

    再想起自己的吃相,苏芜顿时觉得那真是不堪入目、无地自容,简直就是一妥妥的饿死鬼投胎啊!

    就这么偷偷看了一会儿,苏芜怕他发现,也低下头去吃自己碗里的。

    只是在吃的时候,她也下意识就放慢了动作,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奇怪的声音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夹菜的时候,眼角余光朝他无意中的一瞥,好像看到他的嘴角微微翘起,向上弯了弯。

    苏芜手中的筷子猛地顿住,一阵心虚。

    难道……被发现了?!

    可等她再仔细去看时,却发现他依然在很专心的吃饭,那张英气十足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异样……

    吃完饭,走出餐厅的大门,苏芜才赫然发现,刚刚他们吃饭的这个餐厅居然是市中心知名的品雅饭庄。

    苏芜愣住了。

    怪不得……

    无论是雅间的装修环境还是菜品的精致程度,她早就应该想到不会是普通的餐厅的。

    可是,在这里吃饭,一顿饭至少要花好几百块钱吧?

    天啊!好几百块钱都快够她一个月的伙食费了。现在倒好,几百块就吃一顿饭......

    苏芜顿时捶胸顿足,太奢侈了!太浪费了!

    穆正尧一回头就发现苏芜站在餐厅门口的霓虹灯下,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流光溢彩的《品雅居》三个气派的鎏金大字发愣。

    她微仰着头,白皙的小脸上神情复杂,一幅若有所思的模样。

    烟火般绚丽缤纷的灯光下,她纤细玲珑的身影,让他刹那间有一种置身于梦幻中的错觉。

    胸口处又不可遏制的微微疼了起来。

    他站在车边,静静看了一会儿,走过去:苏芜。

    苏芜木然的回头,表情怔忪,看起来有点儿呆,明显一副在想什么事情还没完全回过神儿的样子。

    穆正尧见状,眼睛里不自觉的染上几分笑意,轻声道:走了。

    半天过去,苏芜回神:……哦。

    有了上次的事情,苏芜一上车就自己先系好了安全带,端端正正坐好。

    穆正尧也上了车,状似无意的朝她看了一眼,自己也扣好了安全带,启动了引擎。

    穆正尧选择走的这条路是整个凤城的主干道,也是凤城夜景最漂亮的一条路。

    头顶上,七彩的琉璃小灯结成各种各样的吉祥图案,一排连着一排横跨整个路面,一直延伸到道路的尽头。

    路两边,绿化带的花草树木上也都缀满了彩灯,灯光如下雨般一阵连着一阵从树顶倾泻而下。

    蜿蜒的灯光映在车窗玻璃上,不断的向后退去。

    白天还冷冷清清的街道上,到了晚上居然热闹了起来。路边树荫下的绿道上,散步遛弯的人也很多,还有很多麻辣串、铁板鱿鱼的小吃车……

    苏芜把车窗打开一条缝,清凉的夜风混合着鱿鱼的香味儿飘了进来,她暗暗深吸一口气。

    好香......

    可是......

    她侧过头来看一眼身侧目不斜视,专心开车的男人,独自纠结了一会儿,慢慢关上了车窗。

    穆正尧的手轻轻搭在方向盘上,目视前方,面色平静,驾驶姿态自然而放松。柔和的灯光他脸上流淌而过,勾勒出他模糊又俊毅的侧脸轮廓。

    不知为何,苏芜觉得,他有些不一样了。

    具体哪里不同,她自己也不是很明白。

    纯粹就是一种感觉。

    或许,是看到他对她莫名奇妙发脾气之后,一个人在垃圾桶旁边猛抽烟的时候;也或许,是在看到他递给买手链的老婆婆一百块,却说不用找了的时候;还或许,是他搀着自己走下那段漆黑又陡立的楼梯的时候;再或许,是她下意识伸手拉住他手臂、还因为一只猫而扑进他怀里、紧紧抱住他的时候……

    她有限的脑细胞,已经不能分辨这其中的原因。

    大概……都有吧!

    也许……这个男人,并不像他的外表那般不近人情的冷冽刚硬……

    苏芜想着想着又出了神,完全没有注意到在路过文化广场时,那宽大的led大屏幕上正在播出一条晚间新闻。

    屏幕画面上,女播音员正用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讲述着:下面播报一条简讯。今日,有神秘爱心人士以私人名义,向凤城社会福利院低调捐出一笔高达五百万元的巨额善款……另外,据知情人士透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