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梦见你了
    下船的时候,起风了。

    本来平静的湖面也变得不安动荡起来,小船摇摇晃晃的怎么也停不稳。

    苏芜的肢体协调能力本来就很不好,要不然也不会三年都学不会一套简单的广播体操了。而且,她还是个旱鸭子,看着水光波动的湖面,顿时一阵胆战心惊。

    穆正尧看她一眼,站起身来先行下了船,然后转身探下腰身把手递给她:扶着我走过来。

    苏芜脸上的热意刚刚退下去,如今看见面前这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又忍不住脸上一热。

    不……不用了……

    说着,她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并没有去拉穆正尧的手,小心翼翼的一步步离开船舱,迈上船头的甲板。

    听话,别逞强。穆正尧的声音因为担忧,冷了下来。

    我自己可以…..

    谁知,她的话还没说完,穆正尧忽然上前一步,大手一伸便把她捞了过来。

    苏芜:......

    这也太霸道了......

    一上岸,她立刻从穆正尧的怀里挣脱出来,小声地说:谢谢……

    一旁那位帮他们拉着船绳的工作大妈见状,呵呵就乐了:小伙子,你们俩这是刚谈恋爱吧?

    苏芜一听,更囧了,连声说:不是、不是!

    说完才觉得哪里不对,什么不是?不是刚谈恋爱还是不是男女朋友关系?怎么好像越解释越乱了。

    哎呀!反正说不清楚了!不管了!走为上策!心里打定主意,干脆低着头跑开了。

    等她回头看时,穆正尧正一边退押金,一边神色自然地跟那位大妈说了一句什么。

    然后,那位大妈意味深长的朝她的方向看了一眼,哈哈笑了。

    逆着风,苏芜隐隐约约听见呵呵…….女娃娃嘛!脸皮薄很正常……小伙子,你条件这么好……主动一点儿……一定能得偿所愿的……

    苏芜:……

    好像全天下的人都误会她了......

    过了一会儿,穆正尧走过来,在她身前站定,双手插进裤兜里,低头看着明显还有些不自在的小女人,笑了一下,缓缓地说道:陪我走走。

    苏芜怔怔然的点头。

    两人沿着湖边弯曲的鹅卵石小路慢慢的走着。

    谁知,这一走就走过了热闹的沙滩浴场,走过了神似悉尼戏剧院的明珠剧场,走过了乳白色的横跨湖面的大桥,走过了古城幽深的青石板小路……站在了古城高高的宣武门的城楼上。

    放眼远眺,正值夕阳斜沉,彩霞满天。环岸依依垂柳,湖面烟波漂渺,水天一色,迎面吹来的风清透又凉爽。

    这样如诗如画的景色,让苏芜心神皆醉,觉得自己也仿佛成了画中人,同时内心也不禁生出一丝身为凤城人的自豪。

    她转过头,一时间笑的灿烂无双,看着身侧身姿挺拔的男人,有些得意的问:怎么样?我们凤凰古城是不是名不虚传?

    穆正尧一转头,就看见女孩眉梢飞扬,清澈的眼睛在夕阳下闪闪发亮,脸上的笑容竟比这漫天晚霞还要绚丽夺目。

    她在骄傲个什么劲儿?

    他看着她愣了一小会儿,然后慢慢笑了:嗯,确实不错。

    闻言,苏芜脸上的笑意更胜。

    穆正尧觉得,这笑容有点晃眼。

    她却丝毫不觉的转过头,望着远处:等一会儿天黑了,这里、这里、还有那里,所有的灯都亮起来了,这里的夜景会更美!

    她连说带比划,神情动作颇为夸张。

    穆正尧定定地望着她,心头微微震动。

    这样的她,这样毫无防备的笑,让他无比怀念和心痛……

    他想靠近,想把她拥进怀里,但他却只能克制,唯有眸色愈加幽深,沉淀出破碎的温柔……

    苏芜。他轻唤她。

    她转过头来:嗯?

    那我们就在这里等到天黑。他说。

    然后他看见她愣了一下,笑的明显有点傻:嘿嘿……好!

    天色很快就暗了下来,几乎所有的灯在同一时间亮起。七彩霓虹,勾勒出白日里的长廊、凉亭、石桥炫目又模糊的轮廓,波光粼粼的湖面又把它们倒映其中,随着晃动的波纹慢慢荡漾开来,影影绰绰,犹如幻境。

    穆先生!瞧!我没骗你吧?是不是很美?

    苏芜雀跃地准备献宝,一回头却发现穆正尧正定定地望着她,也不知道看了有多久。

    浅浅夜色的遮拦下,他颀长的身形越发英挺笔直。映着城楼上照射下来的昏黄灯光,那棱角分明的五官轮廓明明有些模糊,但那双眼睛却依旧沉湛晶亮,如夜空中的星。

    叮叮当当的手机铃声这时突然响了起来。

    难听又怪异的铃音引得城楼上的几个赏夜景的人纷纷侧目,穆正尧也微微皱了一下好看的眉毛。

    苏芜却挽起唇角笑了。

    是钟珂!

    奇怪,今天又不是周末,这家伙怎么给她打电话了?

    她走开两步,接起,她对着电话说:喂,钟珂。

    哎呀!姐姐!手机里传出男孩子清清透透又无可奈何的叹气声,你每次都这么慢接电话,我都不知道该说你啥好了!

    那你还是不要说了,反正你也说不出什么好话来!苏芜故意板起一张小脸,还有!你不要叫我姐姐!我可没有比我自己还大两岁的弟弟!

    电话那头儿传来了低低的笑声。

    苏芜则翻了个白眼儿。

    钟珂兀自笑了一会儿,才说:好好好,我比你大,不叫你姐姐,那你喊声哥听听呗!

    钟珂!你再这样没个正经我挂了啊!苏芜警告道。

    这时,城楼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有些闹哄哄的。

    别别别……电话里突然一顿,静了一会儿,钟珂不确定的问,你没在店里?

    我在外面。苏芜说。

    钟珂的声音明显有些担忧和紧张起来,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苏芜一时间有点儿哭笑不得:我能有什么事情啊?你就不能想我点儿好?!

    那你在外面干什么?

    看夜景啊!

    哎?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怎么舍得放下放下店里的一堆事情去看夜景了?钟珂明显一副不相信的样子,你有事可不要瞒着我,哥的肩膀随时让你依靠。

    苏芜听得心头一暖,忙说:没事,真的没事。顿了顿,我就是临时接了一个做导游的活儿,正领着雇主逛古城呢!

    你还接导游的活儿?!电话里,钟珂一听就炸了,谁给你介绍的?雇主是什么人?男的女的?你一个女孩子,安不安全啊?

    苏芜:……

    这个钟珂越来越婆婆妈妈的了,真是拿他没办法。

    叹口气:唉!您老人家就放心吧,是裴老头儿让我来的!

    裴院长?哦哦哦……那我就放心了!

    苏芜:……

    过了一会儿,钟珂又说:苏芜……

    嗯,在呢!

    ……我……我昨天晚上梦见你了!说完,钟珂就屏住了呼吸,大气不敢出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