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好看吗?
    一路穿过阴凉的百竹园,就到了胭脂湖畔。

    碧绿的湖水如一块儿巨大的上好的碧玺,湖面波光粼粼,薄雾蒸腾。三三两两的游船漂浮在湖面上,摇摇晃晃。正南方,一弯白色拱桥跨湖而过,直通古城。

    映着夕阳,湖里的荷花开得正盛,一直延伸到湖心深处的小岛上。

    岛上亭台楼阁错落有致,飞檐拱壁如画,假山怪石林立,以远处若隐若现的灰黑的古城城墙为背景,一眼望去竟美得古香古色,好似入了人间仙境。

    南西子,北胭脂,还真不是盖的!

    绕是苏芜从小在这里长大,也每次都会被眼前美景折了心神,只想驻足观望,静静体会身在其中的意境。

    穆正尧也静静地看了一会儿,最后把目光落在身边的小女人身上,眼眸沉沉湛湛,一如这胭脂湖的湖水澄澈幽深。

    夕阳西照,在地上投下一高一矮的两道相邻的身影。

    穆正尧看着看着,眼睛有些模糊起来……

    是谁又在脑海里叽叽喳喳的喊着正尧正尧正尧……

    是谁在拽着他的衣袖,仰着小脸,托着下巴,傻傻地问他:正尧,你为什么长得这么好看?

    又是谁在夜里,突然抱着枕头闯进他的房间,语出惊人地说:正尧,我想跟你一起睡!

    犹记得,当时他听到这句话时,被她的直接惊得目瞪口呆之余又心生悸动,她却接着又来一句:我做噩梦了,我一个人睡害怕……

    说着,就爬上了他的床……

    然后,她是睡得香甜了,他却浑身燥热,冲了三次冷水澡都不管用,愣是失眠了一整晚……

    苏芜。

    她的名字一出口,穆正尧的心就重重一颤,整个胸腔都被搅动起来,再难平静。

    苏芜一怔,转过头来。

    斜阳下,男人的眼眸漆黑如墨,正静静的看着她。

    是他刚才喊了她的名字?不是苏小姐,而是苏芜?

    苏芜臭美的想,自己的名字被他这么叫出来,好像……还挺好听的啊……

    然而,还不等她问什么事,他却说:走吧。

    去哪里?

    坐船。

    苏芜愣了一会儿,呃,也对!来了胭脂湖,当然要去湖上溜儿一圈才不虚此行!

    十分钟后。

    尖尖小船儿温柔的划开水面,缓而慢地在湖面上漂行。

    穆正尧身穿橘红色的救生衣,坐在船舱里,修长的手指像他开车时一样,轻轻搭在小船控制方向的圆形转盘上。

    他一直看着前方,目光深邃而平缓。

    苏芜就坐在他的身侧,抬头便可见他挺秀俊毅的侧脸。

    此时,迎着斜阳,在这潋滟的湖光水色中,他清晰而分明的面部轮廓线条也仿佛变得柔和下来,看着竟让人生出一种十分静好的感觉。

    苏芜原以为,穆正尧会选择那种又大又宽敞、还带有空调的大型游船或者画舫,却没想到他居然租了一艘两人坐的机动小船。

    一般情况下,一家人出游或者是情侣约会才会选择这种小船,私密性好又浪漫。

    如今,她和他共乘一艘小船,这感觉好像哪里有点儿怪怪的,似乎有些……不妥。

    想起上船时租船公司的中年大妈说的那句哇!小姑娘,你男朋友很帅啊!她就一阵脸红。

    当时,她刚想解释来着,谁知他却已经开口回道:谢谢。语气自然而礼貌,真真搞得她一脸窘迫。

    他好像用自己这块儿挡箭牌,用得越来越顺手了啊!她要不要考虑跟他讨点名誉损失费?或者女友租赁费?

    想到这里,苏芜兀自笑了。

    他却突然转头看向她,问:什么事情这么好笑?

    呃……没什么没什么……苏芜一边回答着,一边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头发。

    这种掉份儿的事情,她才不要告诉他呢!

    他却继续看着她,目光落在她的一头齐耳短发上,说:你......的头发一直这样?

    苏芜:……?

    你们女孩子不都是喜欢长发飘飘的吗?

    呃……苏芜傻傻地一笑,小时候就这样,习惯了。

    习惯了……穆正尧顿细细咀嚼着苏芜的这一句话,只觉莫名心疼又心酸。

    他静静看了她一会儿,收回了目光,没有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苏芜说:穆先生,谢谢你给福利院的孩子们捐款,还有刚才……我都看到了。你是个好人。

    好人……穆正尧淡淡重复着这两个字,心里一阵酸楚,苦笑一声问,你觉得,我就只是个好人?

    当然不止!是个很好很好的人!想起一开始对他的误会,苏芜不好意思挠挠头发,低下头去,小声地说,你都不知道,我一开始以为你是抢劫犯、神经病来着……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个字时,已经几不可闻了。

    穆正尧听着,愣了一会儿,幽幽说道:也许你的感觉是对的也说不定。

    他转头看她一眼,只觉心中巨恸,却又无可奈何。

    我早已相思成疾,病入膏肓,铭心又刻骨……可是你却……浑浑噩噩,懵懂不知……

    现如今,有的……只不过是我一个人的进退两难,一厢情愿……

    苏芜闻言也是一愣,望向他沉寂如水的侧脸。

    他……这是在跟她讲冷笑话吗?

    呵呵……呵呵……

    虽然并不觉得好笑,但苏芜还是很配合地讪讪笑了两声。

    然后她突然听见穆正尧问:还有呢?

    苏芜被他问的一愣:什么?

    只怕除了抢劫犯、神经病之外,还有别的罪名吧?他的目光灼灼,好像能把她看穿。

    苏芜一阵心虚。

    有!当然有!什么赌鬼、强奸犯、变态杀手啊之类的!但是这种话她不能说!绝对不能说!打死也不能说!

    没了!她几乎立即矢口否认,真的没了!我保证!那小眼神儿绝对十二分的真诚。

    穆正尧静静看了她一会儿,收回目光:好吧,相信你了。

    苏芜偷偷松了一口气。

    然后呢?穆正尧又问。

    然后什么?

    你冤枉了我,难道就不想说点儿什么?

    苏芜的头低低地垂了下去:对不起……

    他听着她如小猫一般的声音,心中一阵发软,竟慢慢弯起唇角笑了。

    虽然并非全部实话,但如今她敢直视他的眼睛,又对他说了这么多,他是不是可以认为,她对他已经放下戒心,没有那么排斥了?

    苏芜本来想偷偷打量穆正尧的神色,看他会不会生气,谁知一抬头居然看见他……在笑?!

    她一下子愣住了。

    那如大雪初霁,寒冰乍融一般的轻浅笑容绽放在他的唇边,连那双漆黑狭长的眸子里都蒙上了一层莹莹的光泽。

    就因为这一点点的笑意,让他整个人都显得温和起来,那张本来就十分英俊帅气的脸就更加耀人眼目。

    苏芜傻傻地看痴了!

    直到穆正尧再次看过来,两人目光相触的那一刻,苏芜才快速回神,立刻移开视线,把头转到一边儿。

    脸无可避免的红了。

    好看吗?

    低沉清冽的嗓音在身侧轻轻响起,苏芜胸腔里的那颗心突地一跳,乱了节拍。

    什……什么?她不安地绞着手指,眼睛左闪右顾,决定装傻。

    风景。顿了顿,波澜不惊的男低音带着浅淡笑意再次响起,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苏芜猛地咳了起来,双眼沿着远处的湖景胡乱地扫了一圈儿,连声道:好……好看!咳咳……好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