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现在就想
    转过拐角,直到再也看不见那几个女孩儿的身影,穆正尧才慢慢松开了苏芜的手。

    两人面对面站着,中间只隔着两步不到的距离。

    穆正尧神色清淡,眼眸却幽深,定定的看着她。

    苏芜低低的垂着头,脸红得像煮熟的虾米。

    他干嘛用这种眼神儿看她?不会是以为她也跟那些女孩子一样,对他有所企图吧?咳咳……她才没有好不好?

    对不起。他突然说。

    苏芜一怔,抬起头来。

    我不喜欢拍照,所以刚才……

    苏芜愣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她连忙摆手,一副很通情达理的样子,说:没关系没关系……!我懂!我都懂!穆先生你完全不用担心的!

    穆正尧却听得眉头轻蹙:我担心什么?

    苏芜立刻举起三根手指,一张小脸十分严肃,答:穆先生放心,我保证,你说的那些话我不会当真,更不会像刚才那几个女学生一样对你有非分之想!

    闻言,穆正尧身子一僵,只觉一阵滞涩的疼从胸口处猛地蔓延开来,侵蚀着他的整个胸腔,痛的他连呼吸都为之一滞。

    他的脸色一点儿一点儿阴沉下来,使得他整个人看上去越发的沉冷孤绝。

    苏芜下意识就后退了一步。

    她……没说错什么话吧?好好的,这……这怎么突然就阴天了?

    穆正尧却在此时突然上前,伸手便扣住了她的手腕,不由分说把她逼到了墙角,抵在了墙上。

    他高大修韧的身躯完全笼罩住她,把她困在墙壁与他双臂之间的那方寸之地。

    苏芜一抬头,就看见他那双黑漆漆的眸子里全是压抑又克制的碎光。

    他紧紧盯着她的眼睛,极其隐忍地开口:你说!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闻言,芜芜莫名慌张起来,她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唾沫,吞吞吐吐的说:我……我刚刚都说了不会……不会对你……对你有什么想法……

    他突然发狠:那你就现在想!

    苏芜吓了一大跳,睁大眼睛站在原地傻傻不敢动弹,她好怕那双大手会突然伸过来掐断她纤细的脖子。

    过了好久,她才结结巴巴的道:什……什么意思?

    听着苏芜的话,穆正尧突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挫败。

    他又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缓缓放开了她的手,颓然垂了下去。

    算了……我知道了,走吧。说完,他便转过身去,再没看她一眼,大踏步向前走了。

    苏芜:……

    她都说了不会对他有不该有的想法了,他怎么还这么生气?

    她一个女孩子被他毁了清誉,当成挡箭牌都没往心里去,他一个大男人究竟在气个什么劲儿?真是不可理喻!

    苏芜揉了揉被他捏的发红的手腕儿,不屑地对着穆正尧离开的方向冷嗤一声,小声嘟囔道:哼!看在你给孩子们捐钱的份儿上,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一般见识!

    ******

    出了博物馆门口,苏芜就看见穆正尧正站在树荫下吸烟。

    他微低着头,修长均匀的手指夹着烟蒂,一口一口抽的很深、很沉默。

    白色的烟圈儿凝聚在他的周围,掩映着他高大挺拔的身形,愣是弥漫出一种寂寥又哀伤的味道来。

    苏芜一怔。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他抽烟的样子,居然抽得这么凶、这么狠!

    好像……跟烟有仇似的!

    难道他不知道吸烟吸多了对身体有害?真不知道这人到底是跟烟有仇还是跟自己有仇啊?!

    苏芜看着看着,不知怎地,心头就涌上一种连她也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让她的整颗心都有些微微发软。

    隐隐有些……心疼?

    苏芜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一大跳,她立刻使劲儿摇了摇头,把脑中的刚刚升起的念头晃散。

    唉!她泛滥的同情心又在作祟了……

    穆正尧一抬头便看见苏芜站在门前的台阶上,白净的小脸上,黑白分明的眼睛如潺潺泉水,正皱眉看着他。

    那双眼睛一如六年前他记忆中的一样清澈纯净,只是如今,里面却再也没有了那毫不掩饰的浓烈情愫。

    毫无预兆地,他的心像是被针扎似的疼了起来,抬手把烟头扔进一旁的垃圾桶里,迈开长腿,大步朝她走了过来。

    走吧。他说。

    哦……苏芜呐呐地跟上。

    走着走着,也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奇怪的心态,她竟说了句:吸烟对身体不好,少抽点儿。

    闻言,穆正尧明显身形一顿,停下脚步,转头看向她,狭长的眼睛里里面有暗光浮浮沉沉,浓郁流转。

    苏芜被他看的有点不自在:干……干嘛这么看我?

    谁知他静静地看了一会儿,不答反问:你在关心我?

    谁……谁关心你了?我……我只是在叙述事实。

    说完,她快走几步,越过他走在前面,拉开与他的距离。

    走了十几步远,突然听到从后面传来一句:我会戒掉。

    ******

    接下来,苏芜和穆正尧又去参观了英雄纪念碑广场、革命烈士纪念堂。

    苏芜看看两边玻璃柜里摆放的那些抗战时期用的硬扎扎的盒子枪、子弹夹、马灯、炮弹……又看一眼走在前面的身姿笔挺的穆正尧。

    心想,他这样的男人要是生在那个混乱的年代,穿上一身军装,扎起马腿,会是个什么模样?

    苏芜喝一口水,她猜不出来。

    当然,她心里胡乱猜想的这些事情,穆正尧也是无从知道。

    离开纪念堂的时候,日头已经西斜,气温也渐转凉爽。

    水喝多了的后续生理反应就是……

    那个……穆先生,苏芜停下脚步,看一眼身侧没什么表情的冷峻男人,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那个……你先等我一下,我去下洗手间。

    穆正尧看她一眼,眸色很淡:走吧,一起。

    说完,他抬腿就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苏芜僵在原地,傻傻不能反应:……啊?

    穆正尧走了两步,回头发现苏芜还杵在原地,他略有些无奈地说:我也要去洗手间。

    哦哦哦……苏芜一下子反应过来,讪讪干笑两声,呵……一起、一起……赶紧跟上。

    可是,这一起两个字听起来怎么就这么别扭?

    当她甩着手上的水珠,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穆正尧已经先她一步出来了。

    他极致挺拔的身姿和周身冷冽的气质,在人群中实在太过醒目扎眼,苏芜第一眼就看到了他。

    他正站在不远处的一个地摊前,好像在……买东西?

    摊主是个头发银白的老婆婆,穿着朴素,看起来年龄很大了。

    她的前面,是一个半人高的长方形小推车,底下四个小轮子的那种。推车上摆着一些用贝壳、石头、珍珠串起来的手串、项链之类的小物件,看起来五颜六色的。

    苏芜看着,不免有些想笑。

    他一个大男人,居然会对这些女生才喜欢的、花花绿绿的小玩意儿感兴趣?这跟他的冷酷的外表实在太违和了。

    只见,穆正尧看了一会儿,伸手拿起一串用红绳串起来的贝壳手串,问:多少钱?

    老婆婆答:十块。

    然后,他把手串握在了手心里,又从裤兜里摸出一张一百元的钞票来,递给了老太太,轻轻地说:不用找了。

    老太太明显愣住了。

    苏芜看看他,又看看那位满头银发的老太太,忽然明白了他的那句轻轻地不用找了的真正含义。

    那一瞬间,她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轻轻一颤。

    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