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喜欢就好
    穆正尧的手轻轻地搭在方向盘上,目光专注的看着前方,神色清淡。

    没有人知道,此时的他,其实心中并不像他表面表现的那么平静自如。

    越靠近她,他越是觉得她和六年前的苏芜根本就是同一个人。只不过,六年前的苏芜看他时,眼睛里毫不掩饰对他的喜欢。

    而如今的苏芜……

    他微微侧过头,望一眼副驾驶坐上,把头转向车窗玻璃还嫌不够,又用手捂住半张脸的女孩儿,心头一阵闷疼。

    她不但把他当陌生人,而且对她有着很强的防备心。甚至,连见面都不想见他,还想方设法的躲着他。

    他抛下北京的一切,千里迢迢跑到这里,为的是什么他比谁都清楚。

    他的心已经荒芜了太久,久到他已经不知莺飞草长、春暖花开的滋味儿,久到他已经忘了阳光和泥土的颜色。

    六年了,真的太久了啊!

    他甚至不知道这六年来,在毫无希望的情况下,自己究竟是怎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忍着那撕心裂肺之痛熬过来的。

    或许是连老天都不忍心看他再这样受折磨下去,他终于再次见到了她。

    他不管这背后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他也不想知道其中原因,他只想求一个结果。

    一个与她有关的结果,一个能让他的心和灵魂有处安放,一个能让他的后半生都完整的结果。

    这个结果他势在必得!

    可是……目前看来,这好像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穆正尧握着方向盘的修长手指不自觉的加重了力道,浓浓的挫败和无奈最后在心头都化作了一道无声的叹息。

    他压下胸口处翻滚不停的情绪,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

    既然自己心中早就已经有了计较,那么,对于她,六年的时间他都熬过来了,他又何必急于这一时?

    就像他对她说的,来日方长,无论多久,他都愿意耗下去。

    可是今天,他却失控了……

    握住她的手时,他不是不想放开,而是根本就放不开。

    那久违的感觉让他心头重重一颤。

    那一刻,柔软的触感从他的掌心传来,连同他空了六年的心也一同被填满了。

    那一刻,他只想遵从他的内心,就这样牵着她一直走下去,直到天荒地老,沧海桑田,永远也不放开……

    呵……说起来还真是可笑!

    天荒地老、沧海桑田......多么的俗气又平凡的字眼儿!可是却是他当时内心深处最真实的写照,他竟一时找不出比它们更合适的文字来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

    看着她的脸红到了耳根,看着她眼神闪躲,慌乱的不知所措,他居然是近乎疯狂般的怀念和贪恋。

    他想离她近一点儿,更近一点儿,再近一点儿……

    结果,她就变成了像现在这般,恨不得挤破车门坐到车厢外面,然后再拿个麻袋,把自己给严严实实罩起来的鸵鸟模样儿。

    是他太过着急了吗?那也是因为他实在等的太久。

    但无论怎样,他也绝不允许她对他避让和退缩。

    他看她一眼,不动声色的从一旁的车载小冰箱里拿出一瓶水,递到她面前:“要不要喝水?”

    苏芜一愣,把手慢慢从脸上拿开,呐呐的接过:“谢……谢谢。”

    “不客气。”

    车子继续平稳的向前行驶着,车子里的两人谁都没有再说话,车厢里静悄悄的。

    半瓶水下肚,清凉的感觉冲散了心头的躁动不安。苏芜悄悄转过头来,朝驾驶座上的男人偷瞄一眼。

    他一直专心开车,好像并没有多注意她,她不由得暗自松了一口气。

    又过了一会儿,她脸上的绯红逐渐褪去,身体也渐渐放松下来。

    她把目光投向车窗外。

    夏日的午后,太阳很大,光线耀眼灼热。道路上行人稀少,来往的车辆也不多。

    隔着车窗玻璃,她都能感受到外面空气中那浮动着的闷热气息。

    望着有些冷清的街道,苏芜一时竟想不起来要带着穆正尧去哪里转转。

    ******

    古城运河文化博物馆。

    这是苏芜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路程规划后,带穆正尧全面参观古城的第一站。

    她之所以选在这里,一是因为正值午后,天气炎热,不适合室外活动。二是因为,它坐落在胭脂湖风景旅游区附近,在接下来能省不少路程,还可以更好的让人了解古城悠久的历史文化。凡是来到古城旅游的人,博物馆是必去的地方之一。

    车子在博物馆的门口缓缓而停,穆正尧和苏芜先后下了车。

    驻足望去,博物馆的外形像极了一艘正乘风破浪前行的巨大的帆船,整体建筑气势雄伟、壮观。

    博物馆是免费开放的,但是为了馆内文物的安全考虑,凡是入馆参观者需要提交身份证信息,来换取门票。

    可当苏芜看到穆正尧身份证上的照片那一刻,苏芜愣住了。

    照片上的那个男人……哦,准确的说应该是男孩儿更恰当一些。

    照片上的男孩儿肤色白皙,眉眼乌黑,目光清澈,嘴角还噙着一丝淡淡的笑意。头发也比现在要长一些,遮住了大半个额头,虽然看上去多了些许少年的无畏和不羁,但整体给人的感觉竟然是……十分的清俊漂亮!

    没错,就是漂亮!

    苏芜从来没想到,有一天会把漂亮这个词用在穆正尧的身上。

    她诧异的看看身份证上的照片,又看看站在身侧的男人。

    同样的眉眼,同样的五官,除了肤色偏暗一些外,仔细看来明明就没有太大的变化,可是气质却截然不同,判若两人。

    现在的穆正尧太过深沉内敛,眉目之间尤为冷肃,脸部线条过于刚硬,举手投足间皆是一副自带低气压,生人勿近的孤傲模样。

    她又看了一下身份证上的日期,在心里算了一下,他今年才二十八岁。离他照身份证的年纪也才过去了八年,变化居然会这么大?

    这几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能把一个清隽漂亮的少年,活生生磨砺成了现在这般眉目冷峻的深沉男人?

    难道……是因为他的工作原因?

    这么一想,苏芜觉得极有可能!毕竟他从事的职业特殊,即便现在风化开放,也为大众所不能接受……咳咳……

    就在这时,穆正尧却突然开口,说:“身份证是上大学的时候补办的,再过两年就过期了。”

    闻言,苏芜又是一愣,这才发现自己盯着身份证上的照片已经看了很久了。

    她立刻移开目光,尴尬地笑笑,胡乱地回答:“呃,那个……照片拍得很精神,很精神……”

    他静静看着她,语气自然而平和:“你喜欢就好。”

    苏芜:“……”

    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呵呵干笑了几声,低着头向前快走几步,拿着身份证在自动售票机扫描信息,兑换了门票。

    之后,两人谁也没再说话,一前一后从安检入口进入了博物馆内。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