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劫财劫色
    “什么?!要我去给他当导游?!”苏芜听着裴老头儿的话,拒绝的毫不犹豫,“我不去!”

    “老头子我都答应人家了!你这丫头想让我一大把年纪说话不算话啊?!”裴老头儿一听,立马吹胡子瞪眼,“不去也得去!”

    “谁答应的谁去呗!反正我没答应,我店里还有一大堆事儿要忙呢!”苏芜仰头望天,装作看不见,抬脚便走。

    “站住!你这丫头!你知不知道人家穆先生为福利院捐了多少物资?”裴老头儿喊住了她。

    苏芜停下脚步,转过头来,表情不以为然:“多少?”

    她就不信他一个……咳咳……还能捐多少出来,也就千儿八百的事儿!

    不料……

    “这个数!”裴老头伸出五个手指头。

    苏芜看着,忽然有点哭笑不得。

    “五百?”

    裴老头儿摇了摇头。

    “五千?!”

    继续摇头。

    “难不成还是五万?!”这下苏芜有点儿不淡定了。

    裴老头儿认命地看她一眼,叹口气,没说是,也没说不是,明显不想再跟她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了。

    苏芜却瞪大眼睛,一脸的不敢置信:“裴老头儿,他真的捐了五万?!”

    裴老头儿忍不住又叹了口气。这丫头,也就这点儿出息了!五万她都惊讶成这样,如果告诉她实话,估计能傻上半天缓不过劲儿来,还是算了吧!

    “丫头,你别管他五千还是五万,你就说你去还是不去吧?”裴老头儿说。

    苏芜赌气:“说不去就不去!”

    不就五万块钱么!五万块钱就想收买她?切!她苏芜虽然穷,但也不是为了五斗米就折腰的人!

    裴老头儿看着苏芜,这丫头!倔脾气又上来了!

    他放软了语气:“苏丫头,你也是从这里走出去的,你看看这些可怜的孩子,看看这些无依无靠的老人。你也希望他们好不是吗?你再看看甜甜,她马上就要做第二次修复手术了,难道你不希望她能快点儿好起来,重新拥有一个家吗?”

    裴老头儿说着说着,神情忽然变得凝重起来,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你也知道,我们福利院都是靠政府的补给和这些爱心人士的捐赠,才得以维持。如果世上能多一些像穆先生这样慷慨的人,这些孩子们也许就不会过得这么艰难了……”

    苏芜听着,胸口处忽然像压了一块大石头,沉甸甸的。

    她看一眼远处的甜甜,不禁又想起她之前哭着的时候说的话,心里一阵难受。

    她当然希望甜甜能赶快好起来,希望她有一个家,希望她的笑容能比这夏日的阳光还要灿烂。

    沉默了一会儿,苏芜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她看一眼裴老头儿,低下头去小声咕哝:“去就去呗!干嘛还跟我打感情牌......”

    裴老头儿一听,随机喜笑颜开,呵呵笑了:“这就对了嘛!”

    看着裴老头儿高兴的样子,苏芜心里又有些不是滋味儿。

    她虽然一口一个裴老头儿的叫着,但心里却是把他当爷爷敬重的,从小到大裴老头儿待她也像亲孙女一般。可是现在,为了五万块钱就把她推给一个外人,她心里多少有些憋屈。

    苏芜眼珠一转,凑上前小声问:“老头儿,你就这么放心让我跟一个陌生人走?你就不怕他是个坏人?!”

    谁知裴老头儿听完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哈哈笑了起来。

    苏芜被他笑的有些莫名其妙。

    笑了一会儿,裴老头儿说:“陌生人?丫头啊,你还真当老头子我老眼昏花了?”

    “什……什么意思?”苏芜心里一阵发虚,眼神儿闪躲。

    “他刚刚可是一直在向我这老头子打听你的事情,你这丫头可别再跟我说,你真的不认识他?”

    “他跟你打听我?!”苏芜指着自己的鼻尖儿,一幅很惊讶的样子,“他都问了些什么?”

    “这你就别管了,”裴老头儿看一眼苏芜,“丫头你也不用诓我,老头子我啊!心里可清明着呢!你也别再跟我说什么不认识他之类的。你呀!”他笑着摆摆手,“你的话我不信!”

    苏芜一听裴老头儿说的这么肯定,自知理亏,但她哪里是轻易就服软的人。

    她脖子一梗:“就……就算见过几面又如何?!我跟他又不熟,万一他把我拐跑了怎么办?你就不担心我的安危?!”

    “呵呵,老头子我活了这么大岁数,别的本事没有,这看人还真基本上没错过。”顿了顿,“这小伙子相貌出众,气度不凡,一身正气……绝对不是坏人!”

    苏芜见裴老头儿恨不得把正本成语书上所有好听的成语都用在穆正尧的身上,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那……再怎么说,他……他也是个男的!万一他……他对我图谋不轨,劫财劫色呢?!”

    裴老头一听,这下还真止住了笑意,变得严肃起来。

    苏芜的心里偷偷一喜。看来,这老头儿还是挺关心自己的!

    谁知,裴老头儿认认真真、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打量了苏芜半晌,最后无奈地摇着头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道:“苏丫头啊!如果你们俩在一起,要说这劫财劫色的事儿,咳咳……老头子我倒是比较担心那位穆先生!”

    说完,裴老头儿就转过身子,慢悠悠的走了。

    苏芜一下子懵了:“……”

    楞在原地半晌,她才终于明白过来裴老头儿话里的意思。

    她气呼呼的一跺脚,对着裴庆年的背影喊道:“裴老头儿!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给我说清楚!我有那么差劲儿吗?!你给我回来……”

    “小穆让我告诉你,他在停车场等你!老头子我岁数大了,耳朵不好使了,腿脚也越来越不利索,就不送你们这些年轻人喽!”

    说着,裴老头儿头也没回,背着手越走越远了。

    苏芜睁大了眼睛:“小……小穆?!”什么时候这老头儿跟他走的这么近乎了!

    ******

    福利院的大门内就是停车场,两者紧紧相连。所以,只要是出入福利院,那停车场是必经之地。

    苏芜背着她的帆布背包从后院出来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穆正尧,还有他的那辆不走寻常路的白色奔驰车。

    他单手插在裤兜里,笔直的站在车子前的树荫里,正在打电话。

    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下来,在他的身上投下深深浅浅、大小不一的跳跃的光斑,连带着他整个人都有些晃眼。远远望去,更显身姿修长挺拔,侧脸也越发深刻俊毅。

    苏芜听不清他说什么,也看不清他脸上的具体神情。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那张脸上估计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表情。

    苏芜正这样想着,他似是觉察到什么,忽然转身朝她的方向看过来。

    迎上他深邃的目光,苏芜心头一跳,突然有一种想要逃跑的冲动。

    然而,他却已经挂了电话,随手把手机放进裤兜里,迈开大步,径直朝她走了过来。

    阳光下,他穿着简单的白色短袖polo衫,修身的剪裁恰到好处的勾勒出他紧实窄瘦的腰身,深色的休闲西裤包裹得那双腿修长而笔直,皮鞋锃亮。

    因为腿长,他的步幅很大,但每一步都走的十分沉稳、有力。脚步起落间,仿佛带着一种能安定人心的力量,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比这炎炎烈日还要夺人眼目。

    周围的一切瞬间都黯淡无光,唯有他挺拔修长的身姿仿佛披着一道光,强硬又霸道的闯入她的视野。一切是那么的遂不及防,她都还没来的及准备。

    苏芜像被施了定身术一样,不能移动分毫,只能傻傻站在原地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近。

    终于,他在她面前站定,静静看了她一会儿,开口:“苏小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