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她肯定愿意
    苏芜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轻轻咳了几声,用手挠挠头发,干笑:“我们怎么可能会认识?呵呵……呵呵……”

    “不认识啊!”裴院长说着,突然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根枯树枝,扬手就向苏芜挥去。

    苏芜见状,一下子跳开,躲得老远,瞪大眼睛问:“裴老头儿!你做什么?!”

    “做什么?!”裴老头两眼一瞪,“老头子我今天就替你苏妈妈好好教训你!让你爬那么高!让你不省心!你要是摔出个好歹来,我怎么跟你苏妈妈交代?!我打死你算了!”

    说完,裴老头儿就追着苏芜去打。

    苏芜:“……”

    这老头儿!又拿苏妈妈说事儿!

    无奈之下,她只得一边躲,一边跑:“我……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老头子才不担心你有没有事!你摔坏了不要紧,万一砸到孩子怎么办?”

    “没砸到孩子。”

    “那万一把穆先生砸坏了怎么办?”

    苏芜嘴角一抽,看一眼静静站在一边儿看好戏的穆正尧,顿时有点儿哭笑不得:“我怎么会把他给砸坏了?他不是站在那儿好好的吗?”

    裴老头儿冷哼一声,停下脚步,弯着腰喘着粗气,两只眼睛却依旧瞪着苏芜:“就算穆先生没事儿,砸到了花花草草那也是不好的!”

    苏芜:“……”

    故意的!这老头儿绝对是故意的!

    这时候,穆正尧迈开双腿,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他的目光在苏芜的身上扫了一圈儿看向裴庆年,表情一本正经:“裴院长当心身体。苏小姐爬那么高也是为了给我摘果子尝鲜,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我也是难辞其咎的。”

    “咳咳……!”这次轮到裴院长重重咳了起来。

    “您没事吧?”

    “没事没事……年纪大了就是这样,咳咳……”

    苏芜听着,再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得!这下球儿被人家踢过来了吧?

    听见笑声,裴老头儿一眼瞪过来,她又生生憋住。只是那肩膀微颤、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样,让穆正尧也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裴院长。你看,我们是不是.....”

    穆正尧说到一半儿故意打住,裴庆年立刻道:“好好,我们边走边聊,边走边聊。”

    苏芜一听,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她逮着这个机会赶紧道:“裴院长、穆先生。你们先聊,先聊,我去找孩子们了。”

    裴庆年无奈地摆了摆手,苏芜便一刻不停留,迅速溜走了。

    两个小时后。

    院长办公室里。

    裴庆年看一眼捐赠意愿书上的一大串数字,又看一眼穆正尧,紧紧握住他的手老眼含泪:“穆先生,您可真是一个大好人啊!像您这样年轻有为又有爱心的青年才俊,现在真的是凤毛麟角,屈指可数啊!老头子我替福利院的这些老人孩子们谢谢你了!”

    “裴院长言重了,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我只不过是尽自己的一份微薄之力罢了。若是跟那些大慈善家比起来,这点儿善款,实在算不了什么。”

    “好!好!好!”裴老头儿一连说了三个好字,仍然难掩激动心情。

    两人又寒暄了一阵子,穆正尧把目光投向窗外。

    院子里,梧桐树的树荫下,苏芜正和一群孩子玩游戏,欢声笑语不断传来。

    他静静看了一会儿,问:“裴院长,苏小姐她很喜欢孩子?”

    “是啊!”裴老头儿叹一口气,“说起来,这丫头也是个苦命的,她也是在这福利院里长大的。”

    “那她的家人呢?”

    “唉!”裴庆年又叹了口气,“苏丫头是个孤儿,刚出生没几天就被狠心的父母遗弃在路边的花池里。”顿了顿,“也幸亏啊!这丫头命大,不然……那大雪的天…….”

    穆正尧静静的听着,心中一阵揪疼。

    而裴庆年说到这里,声音有些哽咽,也有些说不下去了。

    他压了压浑浊的眼角:“这人啊!年纪大了就容易伤春悲秋……“摆摆手,“不说了,不说了……苏丫头都已经这么大了,还提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做啥,都已经过去了!”

    半晌,穆正尧缓缓转过身来,沉敛的眸子中一片坚定:“是的,都已经过去了。未来的日子还很长,她一定会幸福的!”

    “会的会的!苏丫头啊!是个善良的好姑娘,她以后一定会找个心疼她的男人,和和美美的过一辈子的!”裴庆年说着说着又笑了,“说起来这苏丫头年纪也不小了,老头子我过几天就托人给她介绍对象,她的终身大事也该张罗张罗喽!”

    闻言,穆正尧的脸色变了变,垂下眸子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他问:“裴院长,苏小姐她……有没有去过北京?”

    “北京?”裴庆年几乎没有任何考虑,“那肯定没有去过!”

    “早些年呢?”

    “那就更不可能了!这丫头从小到大最远就去过省城,还是跟她的一个同学的妈妈去的……”说到这里,裴庆年突然顿住了,不确定的说,“好像她的这个同学现在就在北京念大学,”又仔细想了想,“对!好像是个男同学,名字叫叫…….钟珂!是的,就是钟珂!他以前和苏芜来过几次,品学兼优,是个挺不错的男孩子。”

    一抹儿淡淡的失望几不可见地在穆正尧的眼底一闪而逝:“这么说,苏小姐是土生土长的凤城人了?”

    “当然!”

    “那她对凤城是不是很熟悉?”

    裴院长一愣之后,便“呵呵”笑了:“凤城比不得北京上海那些大都市,总归就这么巴掌大的地方,哪能不清楚呢!”

    “这样啊,”他略一沉思,继续说:“是这样裴院长,您也知道,我刚来凤城不久,人生地不熟的,也没有什么朋友。本来想找个导游带我到处转转,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裴老头儿哪里还有不明白的,他呵呵笑着:“穆先生你这可算找对人喽!这丫头啊,凤城的哪个小胡同里卖什么好吃的她都清楚的很!”

    “就是不知道她愿不愿意?我一个外乡人也不好亲自去找她,毕竟男女有别,还得麻烦裴院长去问她的意思了。”

    “没问题没问题!这丫头热心的很,她肯定愿意的!”

    “那就麻烦裴院长了。”

    “不就几句话的事儿,不麻烦,不麻烦!”

    此时,正和孩子们笑的一脸毫无防备的苏芜哪里会知道,她已经被某个心思深沉的男人三言两语给算计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