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我们不认识
    更恐惧的是,这种高高在上,脱离了地面的悬空的感觉,让她突然想起来几天前的那个晚上,做的那个奇怪而又可怕的梦。

    梦里面那种极速坠落的失重感,让她莫名恐惧。

    她的脑袋眩晕的厉害,踩在树枝上的双腿也阵阵发软,只能闭着眼睛,双手死死抱住树干。

    怎么办?怎么办?

    今天之前,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居然是恐高的。她记得,小时候的自己爬梯子到房檐下看燕子窝,也没有像今天害怕成这样啊!

    最重要的是,下面的一群孩子还在仰着脸看着她,等着她下来呢!

    “苏姐姐……苏姐姐……快点儿下来啊!”

    “好!你们先去把果子洗了,苏姐姐马上就下来!”苏芜嘴里答应着,可是她动也不敢动,连眼睛都不敢睁开。

    孩子们心性多单纯,听完苏芜的话,便一溜烟儿跑到池子边去洗果子去了。

    苏芜听着孩子们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心中松了一口气。

    她本来就是想先把孩子们支开,免得她万一坚持不住,掉下来砸到孩子就坏了。

    苏芜深呼吸几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尝试着一点儿一点儿往下挪。

    谁知,就在这时,忽然传来一声苍老的怒喝:“苏丫头!你爬到树上干什么去了?!”

    苏芜听着声音,动作一顿,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

    树下不远处,端端正正站着一黑衣黑裤,头发花白的矮老头儿,正翘着胡子气呼呼的瞪着她。

    此人正是裴庆年,自从苏妈妈去世后,就由他担任福利院的院长。福利院的孩子们都叫他裴爷爷,是个面冷心热、且十分有趣的老头儿。

    苏芜看见他一阵心虚,干笑两声,吞吞吐吐道:“裴……裴院长……呵呵……呵呵……您也在啊?”

    “呵什么呵!少给老头子我打马虎眼!”裴老头儿指着她,一幅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你这丫头!一会儿有贵客要来,你挂在那儿算怎么一回事?扮猴啊?!赶紧给我下来!”

    苏芜一听就明白了裴老头儿的意思,感情今天是有人来福利院捐献爱心。能让裴老头儿称为贵客的,那肯定来头不小,搞不好是一个团体捐献活动。

    可问题是,她这会儿腿软脚软,根本就不敢动弹分毫啊!而且…….她看一眼已经洗好了果子的两个孩子正在树下望着她,她怎么也不能在孩子面前承认,她这个无所不能的超人姐姐被一棵树给难住了啊!

    打定主意,苏芜忍着心中的恐惧,干笑两声:“嘿嘿……裴老头儿……哦!不不不,裴院长!要不,您先去招待贵客,我在这上面再凉快一会儿就下去?”

    她的话刚说完,就换来裴老头儿的一声爆喝:“什么?!你这丫头知不知道…….”

    “裴院长。”

    一道低沉清冽的男声忽然响起,打断了裴院长的话。

    苏芜一愣,这声音……竟有点儿耳熟。

    她慢慢转过头,拿眼睛去瞄,这一看不要紧,她一下子僵住了。

    不远处那个身姿挺拔、迈着大步,正向她和裴老头儿这边走来的年轻男人,怎么那么像穆正尧?!

    苏芜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的跳!

    他怎么会在这里?!裴老头儿刚刚说的贵客不会就是他吧?

    就在苏芜胡思乱想的空档儿,穆正尧已经来到了树下。

    裴院长立刻迎了上去,两人相互握手寒暄着。

    苏芜见状,立刻转过头来,把脸埋进枝叶间,默默祈祷: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然而……

    “裴院长,树上这位是……”

    苏芜闻言,手一抖,脚下一滑,身子晃了两晃差点儿掉下来,下意识赶紧双手抱紧树干。吓得她一颗小心脏“扑通扑通”快要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浑然不觉脚下踩的那一根树枝已经有了断痕。

    树下。

    “哦,穆先生,这是苏丫头。这不,听说你要来,特地爬到树上摘果子,想让你尝尝鲜呢!”裴老头儿呵呵一笑,语气特别的温和,跟刚才吼苏芜的时候简直两个模样。

    苏芜不以为然地撇撇嘴。啧啧!瞧瞧,瞧瞧,这话说的多好听!

    穆正尧抬头看一眼枝叶间那道只恨自己没有变色龙的那身本领的纤瘦身影,悄悄勾了勾唇角,非常客气地说:“那真的是太麻烦苏小姐了。”

    “不麻烦,不麻烦!她心里乐意着呢!”

    苏芜:“……!”

    谁乐意着呢!谁乐意着呢!裴老头儿,您一大把年纪,这样睁着眼睛说瞎话不觉得害臊么?

    就在她吐槽完裴老头儿的时候,脚下踩得那根树枝断痕却越来越大,等苏芜觉察有异,已经晚了。

    只听随着“咔嚓”一声脆响,苏芜的一只脚突然失去了着力点,本就已经两腿发软的她再难保持平衡,身子一歪就从树上摔了下来。

    “啊——!”

    苏芜惊叫一声,只觉一股巨大的眩晕感和失重感迅速袭遍她的全身,除了恐惧,她已经做不出任何反应。

    与此同时,树下,一道敏捷矫健的身影快速向前,展开双臂牢牢把她接在了怀里。

    苏芜整个人都是晕的。

    晕晕乎乎的她,还在心里稀里糊涂的想:原来摔下来也没那么疼,早知道,她在树上就不用心惊胆战这么久了。这么热的天,害得她衣服都快湿透了……

    “苏丫头!苏丫头!你没事吧?你可不要吓唬我这老头子啊!快醒醒!快醒醒!”

    迷迷糊糊中,苏芜耳边传来裴老头儿焦急的声音。

    她缓缓睁开了眼睛。

    谁知,映入眼帘竟是一双漆黑狭长的眼睛,这双眼睛幽深沉湛,睫毛长而浓密,眼底满是紧张担忧的光,就那么直直看着她,一眨不眨。

    这种情况下,苏芜首先想到的居然是——她又被他给抱了!

    她一个激灵挣扎着脱离他的怀抱,站起身来,后退几步,局促不安的打着招呼:“穆……穆先生……”

    穆正尧盯着她上下打量了一小会儿,这才淡淡开口:“没事就好。”

    “你这个丫头!刚刚可吓死老头子我了!幸亏穆先生,要不然从那么高的树上掉下来,那得多危险!还不赶紧过来谢谢穆先生!”

    裴庆年上来就是一顿毫不留情地训斥。

    虽然听起来语气严厉,但字里行间的关心却是显而易见的。

    苏芜心里一暖,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走过去:“谢谢穆先生。”

    “不用谢。”顿了顿,他又说,“苏小姐,又见面了。”

    裴庆年闻言一愣,看看苏芜,又看看穆正尧,不确定的问,“你们俩……认识啊?”

    “我们......”

    穆正尧刚一开口,苏芜立刻飞快地抢了过去:“不认识,不认识,我们不认识!”

    闻言,穆正尧轻轻蹙起眉头,看着她不说话。

    不认识?呵......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