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可怕梦境
    黑!冷!一眼望不到边的黑和冷!

    周围很静,寂静!除了风声什么都没有。

    她站在一个很高很高的地方,那地方如悬崖般陡峭耸立,如深渊般深不见底!

    即便在梦里,她都能感受到自己内心深处的害怕和恐惧。她想离开,可两腿却不听使唤,怎么也迈不开脚步。

    这时,一个黑色的影子,如幽灵般在黑暗中渐渐显现,向她慢慢逼近。

    他全身上下都是黑的,那黑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他的脸也隐藏在黑暗中,她完全看不清他的样子,也不知道他是男是女。她只看见一双眼睛,散发着如野兽般凶狠幽冷的光,仿佛下一刻就要伸出利爪把她给片片撕碎!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她颤抖着身子朝他大喊。但是无用,他依然在向她逼近。

    不由自主的,她只能向后退去。

    一步……两步……三步,她终于退无可退,脚下一滑,她整个人便如枝头飘零的枯叶,从那高高的地方摔了下去……

    苏芜“啊”的一声吓醒了,她猛地一下坐直了身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这是一个什么奇怪的梦啊!梦里那种极速下坠的失重感和死亡的气息,是那么的真实!真实的即便她现在清醒着也依然止不住的牙齿打战,浑身颤抖!

    她颤抖着手,快速摸索着打开床头的小台灯,温黄朦胧的灯光下,她已然满头大汗、小脸苍白如雪色。

    苏芜使劲儿往上拉了拉薄被,双手抱肩把自己蜷缩成一团。仿佛只有这样,她才能找到一点点儿安全感,才能缓解刚刚的那个梦带给她的强烈冲击和不安。

    直到一声清脆的鸟啼声从窗外传来,她才豁然发现,不知何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了。

    苏芜像是见到了救星一般,一把掀开被子跳下床,连鞋都不顾得穿,一下子冲到窗边,“呼啦”一声拉开了窗帘。

    明亮的光线和新鲜的空气一下子涌了进来,驱散了一室昏暗,也驱散了梦中的阴冷和慌乱。

    她闭上眼睛,长长呼出一口气,心里总算踏实了些。

    自己这是怎么了?左右一个梦而已!并不是真的。

    她居然被一个梦吓成了这样,也真是没谁了!记得以前她小时候还梦到过长发的红衣女鬼呢!醒来后反应也没有这么大啊!

    “唉!还真是越长大越没出息了!”她叹口气,自嘲的笑了笑,望向窗外。

    太阳已经升起来了,光线耀眼灼人,空气里也有了丝丝热意。

    夏天,好像真的来了。

    不远处,一个晨跑的年轻男人已经穿上了短袖短裤,步履沉稳的向这边慢慢跑过来了。阳光照在他颀长修韧的身躯上,更显利落的俊朗和帅气。

    这个男人……这身影,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

    近了,苏芜一下子愣在当场!

    居然是穆正尧!

    他身穿短袖版的宽松运动套装,露出结实的手臂和有力的小腿,随着他每一步的起落,都带动他身上的肌肉细微的牵扯。

    他神情淡漠,目不斜视,一直看着前方,侧脸轮廓冷峻而锋锐。

    苏芜没想到自己刚睁开眼就看到他,不由得又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小脸上浮现一片赧色。

    就在这时,穆正尧已经跑到了她的楼下,不知是有意无意,他突然抬头向她窗户的方向看了过来。

    苏芜一惊,迅速躲到一边儿,拿窗帘一角挡住自己的身形,眼睛却在窗帘缝隙里偷偷观察着楼下的动静。

    他盯着自己的窗户静静看了几秒钟,表情并没有任何变化。他很快就收回了目光,继续向前跑走了。

    直到穆正尧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楼的拐角处,苏芜才站起身来,拍拍自己的胸口,喃喃道:“好险好险!差点儿就被他看到了!”

    说完之后,苏芜就觉得哪里不对了。

    她到底在躲什么躲啊?她又没做什么亏心事!

    这小区又不是他一个人的!难道只许他穆正尧在小区里跑步,不许她苏芜在自己的阳台上放风?!

    咳咳……这“放风”两个字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哎呀!不管了,反正就那么个意思,都差不多就是了。就算论个先来后到,那也是她苏芜先住进这里的,穆正尧他也得往后站!

    话虽说得这么漂亮,但是苏芜打内心眼儿里还是不愿意跟他打个照面。毕竟……呵呵……

    接下来的几天,苏芜每天早晨都会看到穆正尧在楼下跑步的身影。

    她渐渐发现了一个规律,穆正尧每天绕小区慢跑三圈,用时大概四十分钟。

    等等!三圈?!苏芜心中一阵恶寒,这让她情不自禁想起了小时候听过的一个故事。

    故事的内容是这样的:

    一个小男孩儿把一条通体黑色的蛇砍成了两半儿,可是很快,这条蛇就把自己断掉的身体给接好了。

    小男孩儿见状又砍,而且把其中的一半儿扔出去了好远。可谁知没多久,那半截蛇身自己找了回来,黑蛇又变成了一条完好无损的蛇。

    这下,小男孩儿终于知道害怕了,扔下砍蛇的刀就跑。

    他跑,蛇就追。他一直跑,蛇一直追。终于,他气喘吁吁的回到了家,跟自己爷爷说了这件事。

    爷爷听闻后把小男孩儿藏在了一口没有水的大水缸里,并盖上了盖子,自己也躲了起来。

    不一会儿,那条蛇也追到了家里。

    它尝试了好多次,左右爬不上去光溜溜的水缸外壁。无奈之下,只见它围着水缸绕了三圈儿,爬走了。

    小男孩儿的爷爷见蛇爬走了,就走过去喊他的孙子。谁知,等他掀开盖在水缸上的盖子,里面哪里还有小男孩儿的影子?

    只见原来空无一物的水缸里,是半缸鲜红的血水……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苏芜也打了个寒战。

    幸亏穆正尧是绕着整个小区跑三圈儿,而不是单独绕着她住的这栋楼跑三圈儿!不然,真的是思之极恐!思之极恐!

    她向来就怕蛇,不光是蛇,她怕一切表面软乎乎、冰凉凉、滑腻腻的条状生物。甚至,包括虫子。毛毛虫、菜青虫、棉铃虫等各式各样的虫子。

    好在穆正尧不是蛇也不是虫子,好在她也不是那个得罪了大黑蛇的那个小男孩儿。唉!可谁让她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以后还是躲着他走吧!不然见了面多尴尬。

    于是,苏芜每天等穆正尧跑完步回家了,她再去上班。嘿嘿!居然真的一次都没跟他正面遇到过!

    苏芜窃喜。

    当然,苏芜也想过要还他饭钱的事儿,但她每次站在楼道里,看着对面那禁闭的房门,心里就突突乱跳,一阵阵发虚,连带着看那深红色的门板也觉得烫人硌手了……

    反正她暂时,是真的没有勇气再去敲他的门了。

    索性,再缓几天,等这次的事“凉凉”一些,大家彼此都忘得差不多了,没那么尴尬了,再找个合适的机会还给他就是了。

    可苏芜忘了,生活中愿望总是美好的,现实却往往很残酷。

    她没想到这么快就跟穆正尧又碰面了,而且还是躲无可躲,特别囧、特别坑的一次碰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