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美男出浴
    “咚咚咚”

    没人应。

    “咚咚咚”

    还是没动静!

    明明在家的啊!苏芜又去敲。

    过了好一会儿,这次房门终于从里面打开了,一股沐浴露的清香和湿润气息扑面而来。

    “有事?”穆正尧站在门内看着眼前一直低着头的小女人。

    “穆先生,真的谢谢您的好意。但是我……”苏芜抬起头来的那一刻,脑子里好像有根弦突然断了,提前想好的说辞,全部都被她忘了个一干二净。

    只见眼前的男人身上只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赤着上身,露出精壮的胸膛和结实的小腿。胳膊和腹部的肌肉块块儿凸起,腰线紧实有力。他的头发还挂着水珠,不停的往下滴着水,蜿蜒而下的细小水流缓缓划过他乌黑的眉眼,俊毅的脸颊,然后经脖子、胸膛、腹部,最后没入他浴巾里半遮半掩的人鱼线……

    这……这是什么情况?她为什么会看到这样一副引人遐想、活色生香的画面?

    苏芜傻傻的僵在原地,忘了反应。

    向来慢半拍的她,这才后知后觉的想到,怪不得他刚刚那么久不开门,原来是在洗澡。

    苏芜一下子红了脸,慌忙转过身去,眼睛盯着自己的脚尖,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穆先生!我我我……我不知道你在洗澡!”

    “看都看了,现在才转过去,你觉得还有用吗?”

    淡淡的男声带着三分沐浴过后的慵懒和低哑,漫不经心的从身后传来,苏芜身子一震,臊得连耳根都是滚烫的。

    此时此刻,她真想就地挖个坑,把自己给埋进去啊!

    她发誓她真没想看他,可谁让她天生迟钝,反应向来都比别人慢半拍呢!再加上刚才那画面、那身材简直跟某杂志上的封面模特一样秀色可餐,她无意中见到了实体版,没控制住,也就多看了两眼。她发誓,真的只是多看了两眼而已。她可没有动过什么别的其他想法。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刚刚什么都没看到!”她背对着他,连声道歉,头低的恨不能低到地上去。

    然后,她听见身后传来一句极淡的:“没关系。”

    闻言,苏芜在心头松了一口气,刚想开口要把手里的披萨还给他,却又听见他用极淡的语气说道:“又不是没看过。”

    苏芜:“……”

    他他他……他这是什么意思啊?是在说她之前在初次见他的那晚,就看见过他的身体了吗?

    噢!天哪!真是冤枉啊!

    苏芜仰天长叹,当晚她被他吓个半死,还以为是哪个疯人院里跑出来的神经病。当时那个情况,就算她有那个色心,也没那个色胆啊!

    呸呸呸!越说越乱了!无论是色心还是色胆,她可都没有!

    可是现在,他居然这样说,就算她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啊!呃……只怕这种事情,嘴多好像没啥用处,搞不好嘴越多,就会描得越黑!

    “咳咳…..那那个……穆先生,你先忙先忙,我我……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事……再见、再见!”

    苏芜手忙脚乱,落荒而逃,连披萨都忘了还。

    穆正尧神色淡然地看着那慌里慌张的小女人,神速消失在对面门内,紧接着又听到从里面传来一连串桌歪椅倒的“叽哩哐当”的声音,他微微皱了皱好看的眉毛,唇角却极轻、极浅的慢慢勾起……

    ******

    苏芜又失眠了。

    穆正尧裸着上身,腰间只围着一条浴巾的画面,老是自动跳进她的脑海里,赶也赶不走,挥也挥不去。

    那宽而厚实的胸膛,肌肉紧实的腹部,窄而精瘦的腰身,那流畅柔韧的身体曲线……噢!这么一具野性和力量并存的年轻男人的身体……

    好吧,她承认,确实很养眼!但她都闭上眼睛准备要睡觉了,他干嘛还一直在她面前晃啊晃的?!

    苏芜烦躁的翻了个身。

    如果她知道他当时在洗澡,打死她,她也不会赶在那个节骨眼儿上去敲他的门。苏芜躺在床上越想越后悔,肚子里的肠子都成青色的了。

    不过,他也真够可恶的!

    虽然她敲门敲得不是时候,但他好歹穿件衣服再出来见人啊!他居然就那么大大咧咧的裹着一条浴巾就……再想起他说的话:

    “看都看了,现在才转过去还有用吗?”

    “……又不是没看过。”

    苏芜一把扯过被子,蒙住头哀嚎:“大哥!看破不说破,懂不懂啊?!难道你觉得被人看光是件很值得炫耀的事儿?你干嘛还要说出来?!这下搞得更尴尬了,你是不是故意的啊你?!”

    捂着被子发泄了一通,苏芜觉得心里好受多了。看来,人都有倾诉的**,说出来比憋在心里强多了。

    思来想去,苏芜突然发现自己刚刚发牢骚说的话特别有道理。

    考虑到穆正尧的工作性质,苏芜的脑中无可避免的浮现出,穆正尧和那些女人在一起时,少儿不宜、不可描述的旖旎画面。

    她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或许他以前被形形色色的女人看的多了,早就已经习惯和麻木了。所以,在她敲门时,他才会丝毫不顾忌的围了一条浴巾就出来了。

    至于他说的那句“又不是没看过”的话,极有可能不是针对她的,而是在叙述他被很多女人看过的事实。否则,他不会用那么平静淡然的、仿佛事不关己的语气说出来。

    对对对!一定是这样的!跟她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这样一想,苏芜心里仿佛卸下了一块儿大石头,整个人一下子轻松畅快了不少。

    她把自己从被子里剥出来,长长呼出一口气,闭上眼睛,小声催眠自己:“睡觉睡觉睡觉……”

    肚子却在这时“咕噜”一声叫了起来。

    苏芜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吃晚饭。本来就睡不着,估计饿着肚子更睡不着了。索性起来吃点东西再睡,说不定把肚子填饱了,一会儿就能睡着了。

    就这么办!苏芜起身开了屋子里的灯。

    她光着脚在厨房里找了一圈儿,连包方便面都没找到。

    她无奈地叹口气,唉!这两天她脚腕受伤了,吃的一直都是穆正尧给她定的外卖,她根本就没下楼买过任何食材回来!再加上,她这是租的房子,也没有冰箱……

    可是,肚子却好像更饿了……

    她揉揉肚子,最后,她把目光落在客厅长几上的四方纸盒上,舔了舔嘴唇:“看来,只能是你了!”

    反正也还不了他了,不如吃了!就当自己也奢侈了一回,大不了还他钱的时候多加上这一份。不然天气这么热,说不定等到明天就馊掉了。

    浪费是可耻的,浪费食物更是天理不容!

    这样想着,苏芜很快坐到了沙发上,打开盒子开始大快朵颐。

    还别说,即便凉了,这厚厚的“圆饼”味道也还不错,如果是热的,估计会更好吃吧!

    十分钟后,苏芜满足的打了个饱嗝。酒足饭饱,苏芜收拾了一下桌子,心满意足的上床睡觉去了。

    都说温饱思**,可是苏芜吃饱了却只想睡觉。

    对于苏芜来说,此时此刻,天大地大,睡觉最大!至于还穆正尧钱的事儿……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吧!

    迷迷糊糊间,苏芜做了一个梦。

    一个可怕的、怪异至极的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