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他回来了
    .. ,未婚不相识

    在家休息了两天,到了第三天的时候,苏芜怎么也待不住了。

    她一心惦记着她的小店,毕竟,那是她的饭碗,是她赖以生存的全部生活来源。

    本来以为前两天刚上了夏季新款的衣服,生意应该会不错。谁曾想,一天下来,店里的生意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惨淡。

    从早上到下午四点,一共就卖出去了两件衣服,还是老顾客提前付了定金的预定款。

    生意不好,苏芜情绪自然也高涨不起来,连吃饭的胃口都没了。

    到了傍晚,太阳落下山去的时候,苏芜就像九月地里霜打的茄子一样,整个人都变得蔫蔫儿的。

    她坐在吧台里,双手托着下巴,眼睛巴巴儿的透过玻璃门望着外面。

    天色渐暗,道路两旁的路灯已经亮起来了。昏黄的灯光下,老槐树苍翠的枝丫随着徐徐晚风轻轻地摇着。大街上车来人往,熙熙攘攘,看上去好不热闹。

    苏芜纳闷了,街上这么多人怎么就没有来她的店里买衣服的呢?

    就这么看着出了一会儿神,苏芜叹口气,颓了下去。她用下巴杵在吧台上,双肩下垂,目光呆滞,一张小脸看上去无精打采,可怜兮兮的。

    忽然,一辆白色越野车驶进她的视野,缓缓停在了街对面的那家小吃店门口。

    她一愣,直起身子,使劲儿眨了几下眼睛。

    这车怎么看起来有点儿眼熟?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她才忽然想起来为啥觉得这车眼熟了!

    穆正尧!他的车子好像就是这个形状的!呃……之所以用形状来形容它,那实在是因为这车远远看过去,像极了一个直棱直角的方匣子,整体线条看上去又冷又硬,就跟他的人一样。

    难道真的是他的车?

    她看着那车打量了一会儿,在心里猜测,应该是别人的吧?昨天给他打电话时他还在外地,这车只是凑巧跟穆正尧的那辆是同款车型。毕竟,现在的人无论是撞衫还是“撞车”都不奇怪了。

    唉!苏芜一连叹了好几口气,又摇了摇头,一脸的惋惜。

    看来这又是一个跟穆正尧一样,眼光奇特的人啊!

    又等了半个小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店里依旧没有进来一位客人,苏芜低头看了看手表,彻底放弃了。

    估计今天再死磕下去也没用了,不会有人来了。

    做生意有时候就是这样邪门,忙起来的时候忙的要死,连喝口水都顾不上。闲下来的时候呢,说不定一天都开不了张。不过,比起不开张,好歹她今天还卖出去两件不是?

    胡乱安慰了自己两句,苏芜起身关了灯箱,锁了店门,准备回家。

    临走前,她又往那辆白色的越野车望了一眼,隐隐约约好像看见驾驶座上有一个人影。车里光线很暗,她看不清他的样子,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凭她的直觉,应该是个男人。

    呃,不过,紫藤说过,她的直觉从来都没准过。

    唉!自己想这么多干什么?管他是男人还是女人,反正她又不认识!苏芜骑上和她相依为命的老伙计走了。

    路灯昏黄,树影绰绰。

    徐徐夜风吹起她额前的短发,仿若情人之手温柔的抚慰。苏芜一天的不快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夜风给吹散了。

    偶尔遇到那么一两对小情侣手拉手迎面走来,苏芜觉得,他们的一举一动,甚至一个眼神都散发着一种叫做“甜蜜”的味道,沁染的周围的空气似乎都酣甜了几分。

    这就是爱情的味道吧?苏芜深吸一口气,慢慢地弯起嘴角笑了。

    迟早有一天,她也会遇到属于她的那个他。他清秀、文雅,温柔.....他的手会很暖很暖,牵着她漫步在夕阳下,漫步在小湖边……

    少女的情怀总是这样单纯而美好,时间也仿佛因此而过得比平时更快了一些。

    苏芜很快就到了自家楼下,谁知,不经意间的抬头一瞥,却瞧见二楼那一扇亮着灯的窗户。

    温黄的灯光透过玻璃窗照出来,让这浅浅的夜色都多了几分模糊的朦胧。

    苏芜一愣,咦?穆正尧回来了?!

    回头一想,呃,回来也好,她正好可以把之前的饭钱还给他。

    这样想着,苏芜把电瓶车停放妥当,走进楼道里。

    今天,她的运气总算还没有差到极点,至少,楼道里的感应灯没有出问题。

    她只喊了一声,整个楼道的灯依次都亮了,甚至比以往的时候都要亮。

    一片灯火通明中,苏芜脚步轻盈的上了楼,却没想,在她走到一楼和二楼之间的楼梯口时,一眼就看见了穆正尧。

    他的房门半开着,他侧身站在自己的房门口,一只脚在门内,另一只脚在门外,也不知道他这究竟是要打算要出去还是刚回来。

    明亮的灯光下,他一身深色休闲套装,身形高大挺拔,侧脸俊朗如玉,泛着莹莹光华。

    这样出色的男人,仿佛浑身都披着一道光,真的想让人不注意他都难。

    苏芜不知怎地,明明他就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她看着看着竟也刹那间恍了心神儿。

    穆正尧似是听见了她的脚步声,也回过头来望向她,黑漆漆的眼睛里,目光幽深沉湛,隔着短短几层楼梯的距离就那样直直的看着她。

    过了一会儿。

    “你还要在那里站多久?”他问。

    低沉醇厚的嗓音从他口中缓缓说出,听起来像是钢琴低音区连弹般悦耳动听。

    苏芜倏地回神,这才发觉原来自己已经盯着穆正尧看了很长时间了。

    她小脸一红,立刻移开目光,佯装捋一下额前的碎发,走上楼梯,站到自己的房门前与他面对面,呵呵干笑一声,说:“穆先生,你回来了?”

    “嗯。”一个字的回答,简洁明了。

    苏芜接下来却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站在原地极不自在的又呵呵干笑了几声。

    到底要不要现在跟他说还他饭钱的事情?还是等明天?

    苏芜正这样想着,穆正尧却突然开口:“吃饭了吗?”

    “还没……”苏芜条件反射的刚回答了两个字,立刻打住,赶紧改口,连声说,“吃了,吃了呵……刚刚吃过了。”

    她的话还没说完,突然感觉手里一沉,便听穆正尧说道:“还是热的,回家当夜宵吃吧。”

    等苏芜反应过来的时候,他颀长挺拔的背影,已经消失在了对面缓缓闭合的门缝里。

    顿时,空旷的楼道里,只剩下了苏芜一个人和穆正尧关门后还未散尽的余音。

    苏芜呆呆的站在原地,看一眼自己手中包装严谨又漂亮的四方纸盒,又看一眼对面已经关闭的房门,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说好的等他回来就还给他饭钱的,怎么到最后钱还没还他,这又多欠了他一次?

    看这个纸盒上的字样,里面应该是市区某个知名披萨店里的披萨。披萨这种圆饼一样的东西,真的是又贵又难吃,呃……当然,主要是贵……

    纠结再三,苏芜深吸一口气,决定去敲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