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旧伤难愈
    .. ,未婚不相识

    宽敞明亮的半山别墅内,灯火通明。中式的装修风格尽显庄重大气,私家定制的红木家具古朴沉稳又自带一种低调的奢华。

    穆正尧坐在红木圈背的沙发椅子里,双手交叉搭在膝盖上。

    他身上还穿着开会时的那套铁灰色西装,只不过领带被他松了下来,衬衣领子也解开了两颗扣子,露出一小片小麦色的结实的胸膛。他的眼睛透过大大的落地窗,望向远处连绵起伏、轮廓模糊的群山,目光深邃而悠远。

    这时,外面一阵汽车的刹车熄火声响起。不一会儿,戴景逸便如一只花蝴蝶般吹着口哨,甩着车钥匙推门而入。

    他一进门,看见穆正尧就笑了,单手插进裤兜里,懒洋洋的靠在门框上,挑眉说:“不是说暂时不回来的吗?怎么?那鸟笼子这么快就住腻了?”

    “回来处理一些公司的事情。”穆正尧没有动,声音淡淡的。

    “得了吧!”戴景逸冷嗤一声,把头歪向一边。对于穆正尧刚才的说辞,明显一幅不相信的模样,“我还不知道你!就你公司那点儿事情,一个电话你手下那帮精兵悍将就帮你搞定了,用得着你亲自回来处理?”

    穆正尧慢慢转过头,看着他:“你的意思是我这个做老板的整天很清闲?”

    “那可不是!哪像我这么苦命,还要天天往厨房里钻!”

    说完,他径直走过去,一屁股坐到穆正尧对面的沙发上,把车钥匙随手一扔,歪歪斜斜的让自己靠得舒服些,才接着说:“快说?!为什么回来?”完了又加一句,“是不是青菜萝卜吃腻了,想念这大都市的大鱼大肉了?”

    “都说了是来处理公司的事情。”

    “切!我才不信!”

    穆正尧沉默片刻:“我这次回来把公司近半年的事情都处理完了,明天我就要走了。”

    “明天就走了?去哪儿?”

    “回凤城。”

    “什么?!”戴景逸惊讶,“你的意思是还要回去住那鸟笼子?”

    “回来收拾收拾东西,明天就走。”顿了顿,“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打算在那里常住了。”

    戴景逸一下子坐直了身子,声调猛地提高了八度:“卧槽!你来真的啊?!你不会是想要在那里定居吧?”

    穆正尧一幅很认真的表情:“或许会。”

    戴景逸愣了愣,兀自笑了,说,“说的跟真的一样!行,你自己开心就好,就当给自己放了个长假。你放心!你想住多久住多久,没人想你!”

    过了片刻,他又说,“听说那个小城还是全国公认的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十大城市之一呢!小是小了点儿,但没有重工业污染,空气好啊!哪像咱们北京,一年到头吸得全是雾霾和汽车尾气。”

    穆正尧静静看了他一会儿,话中似有深意:“你要是哪天在这里待的透不过气了,可以去找我。”

    戴景逸一愣,旋即笑了:“我怎么可能会……透不过气?”他连连摆手,“不会不会!朕的三宫六院、三千佳丽可都在这里,我可舍不得撇下她们一群娇滴滴的美人儿,清心寡欲去住你那巴掌大的鸟笼子!”

    穆正尧深深看他一眼,没有说话,慢慢垂下眸子,不知在想什么。

    戴景逸看他一眼,也没有再说话。

    屋子里的气氛突然有些压抑。

    又过了一会儿,戴景逸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呵呵一笑:“你人都要走了,怎么着我们今晚也要好好喝一杯吧?就当给你送行了!”

    穆正尧答:“好。”

    戴景逸轻门熟路像在自己家一样,转身去酒窖取了一瓶红葡萄酒,启开,也不用醒酒,两人一人拿一个高脚酒杯,就那样慢慢的喝着。

    中间,戴景逸的手机打进来两个电话,他都笑眯眯的接起:

    “姗姗啊!……怎么会,忘了谁也不能忘了你呀!”

    “……丽丽!想!都快想死你了…..好!明天爷一定去看你哈!”

    戴景逸挂了电话,见穆正尧正直直的盯着他,眸中目光讳莫如深。

    他装作没看到,吊儿郎当地笑着,摊摊手说:“魅力太大,没办法!”

    穆正尧又看他一眼,没有说话,放下酒杯,拿起火机点了一支烟,慢慢抽着。

    戴景逸也点了一根,深吸一口,吐出一长串儿白色的烟圈儿。两人都很有默契的沉默着,谁也不说话。

    外面,漆黑夜色仿若泼墨,群山山顶在蔼蔼雾岚中若隐若现,迷蒙不清。

    沉默良久,穆正尧突然沉沉开口,说:“景逸,这样的日子你确定是你想要的吗?”

    戴景逸闻言,夹烟的手指微微一顿,脸上迅速闪现一丝异色,但很快又消失不见。他吸一口烟,呵呵一笑:“怎么突然问这个?”

    “这么多年了,如果我不问,谁还会问你?”

    “呵……什么时候你穆正尧也婆婆妈妈的爱管别人的闲事了?别说,我这一时半会儿还真有点儿不习惯。”

    穆正尧也抽一口:“你不是别人。”顿了顿,“你是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戴景逸表情一僵,片刻,他又笑了,只是这笑看起来竟透着深入骨髓的苦涩和哀伤,他说:“穆正尧,你今天叫我来是专门来我的伤口上撒盐的吗?”

    “既然你也知道是伤,为何不让它愈合?”

    “呵……那你呢?正尧。”

    穆正尧沉默良久:“我们不一样。”顿了顿,他又深吸一口烟,慢慢地说,“至少,我还是我,我没有把自己的生活搞得乌烟瘴气一团糟。”他抬起头,看向戴景逸,“你呢?景逸。曾经那个阳光单纯、乐观向上的戴景逸去哪儿了?”

    闻言,戴景逸脸上的笑容终于再也维持不住,他抬手把烟狠狠按灭在烟灰缸里,站起身来大声嘶吼:“你少跟我提以前!以前的那个傻~逼一样的戴景逸早就死了!穆正尧!你不是我,你又怎么会知道我的感受?!苏芜她虽然不见了,但至少她是爱你的!她曾经是那样的深爱着你!可是我呢?!我最爱的女人和我最尊敬的……”说到这里,他突然顿住,颤抖着手端起酒杯,仰头把杯中的酒一口喝干。

    不知是喝的太急被酒呛着了还是怎么的,戴景逸重重咳了起来,直咳得满面通红,两眼含泪。

    然后,他就这样流着眼泪,指向自己的胸口:“正尧,你知道我这里有多疼、有多恨吗?你尝过那种被全世界背叛,生不如死的滋味吗?!啊?!”

    ******

    这一夜,戴景逸喝的酩酊大醉,不省人事。

    他醒来的时候,睡在穆正尧家的地板上,时间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

    明亮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照在他的身上,晃得他睁不开眼。

    他死猪一样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喊了几声:“正尧!正尧!”

    屋里无人回应。

    又过了一会儿,他提高了声调:“家里还有会喘气儿的吗?!”

    依然无人回应。

    “看来是连个鬼都没有!”戴景逸嘟囔一声,彻底颓了下去,翻了个身继续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大约十分钟后,戴景逸揉揉发晕的脑袋,坐起半个身子。这一动却觉得浑身酸疼无比,一不小心碰到了自己的脸,疼的他忍不住“哎哟”一声皱紧了眉头。

    怔楞片刻,他似是想起了什么,一咕噜爬起来冲到衣帽间的镜子前。

    镜子里的男人头发凌乱,半边脸肿的老高,两个眼睛全是淤青,嘴角带血,紫黑一片。衣服也破了好几个洞,衬衫的袖子耷拉下来半截,看起来好不凄惨。

    片刻之后,衣帽间里传出来戴景逸杀猪般的怒吼声:“穆正尧!你又打老子的脸!”

    吼完之后,戴景逸突然发现镜子上面还贴着一张纸条,他一把扯下来,低头一看,只见上面用钢笔写着五个大字——你先动的手!

    他愣了几秒:“卧槽!”三两下把字条揉烂狠狠扔在地上,“穆正尧,老子跟你没完!嘶——!疼死我了!我英俊的脸哟!我还怎么去见我的姗姗……噢,不对!是丽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