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第一个电话
    .. ,未婚不相识

    苏芜一愣:“穆……穆先生?”

    “是我。”低沉的男声再次隔着屏幕传来。

    苏芜手一抖,差点把手机扔出去:“您……您有什么事吗?”

    “开门。”说完,对方便挂了电话。

    苏芜呆呆的望着手机,他……他怎么会有她的手机号的?下一秒,完了完了!电话都打过来了,装睡是不可能了,看来今天这门是非开不可了啊!

    她立刻用一只脚着地,像袋鼠一样蹦跶到门口,从猫眼里往外望。

    只见穆正尧还像之前她看到那样站在门外,连姿势都没变,那眉头微蹙的冷峻神情看上去像极了一尊冷面门神。

    难……难道他刚刚一直站在门外等她来着?

    这样一想,苏芜心里就有点儿慌了,手忙脚乱的就去开门。握住门把手的那一刻,似乎觉得哪里不妥,伸手不管三七二十一把自己刚刚才梳顺的头发一通糟蹋,直到头发被弄得整个儿一雷震子,这才“咔嚓”一声拧开了房门。

    “穆……穆先生早!呵呵……呵呵……”苏芜干笑着,“真不好意思,昨晚睡得比较晚,还没起床,让您久等了。”说完还很配合的捂嘴打了个哈欠,眼角余光却偷偷观察穆正尧的神色。

    穆正尧静静看着眼前的小女人。

    头发虽然乱的跟鸡窝一样,但身上的衣服明显不是睡衣;打着哈欠,偷瞄他的眼神却清亮无比,哪里有一丝刚睡醒的惺忪模样?

    而且,他明明在楼下车里是看到她拉开窗帘后才上来敲门的。还想骗他睡着了没听见敲门声,这演技实在太拙劣了些。以后她最好还是不要撒谎,不然一眼就会被拆穿。

    穆正尧心里这样想着,却不着痕迹的收回了目光,神色淡然的回了句:“早。”

    苏芜:“呵呵……早、早……”

    “吃饭了吗?”

    “还……还没。”顿了顿,又赶紧补充,“正准备做,正准备做。”

    他伸出手去,声音淡淡的:“不用做了。”

    苏芜这才注意到他手上提着个精致的纸袋子,袋子上印着xx餐厅的字样。

    那家餐厅她知道,在市中心,卖的东西又贵离这里又远。

    她一愣:“给……给我的?”

    “嗯。”

    苏芜不好意思的伸手挠挠头发:“谢谢,不……不用了,我自己做就好。”

    穆正尧看她一眼,把袋子直接塞进她手里,目光下移,落在她的脚上:“脚上有伤,这两天少走路。”

    苏芜心头一暖,低头看着手中的袋子,呐呐的握住。

    等她再抬起头来时,穆正尧已经转过身去,大步走到自己的房门前,拿出钥匙开了房门。

    苏芜望着他高大挺拔的背影,却莫名嗅出一种清寂落寞的味道来。在他即将关门的那一瞬间,不知怎地,她就开口喊住了他:“穆先生,要不要一起吃?”

    穆正尧闻声,身形明显一顿,却没有回头,淡淡的答:“我已经吃过了。”说完,他随手带上了房门,只留下站在自己门口怔楞的苏芜。

    苏芜盯着对面紧闭的房门,呆呆的看了一小会儿,才回了自己的屋里。

    到了中午十二点的时候,又响起了敲门声,苏芜一愣,难道又是他?

    她从沙发上站起来,一瘸一拐的去开门。

    原来是送外卖的。

    苏芜疑惑,自己没点外卖啊,是不是送错地方了?

    外卖小哥却笑着说:“您是苏芜苏小姐吗?”

    苏芜呐呐的点点头。

    “那就没错了。”外卖小哥拿着订餐单子让她看,说,“这是穆先生在我们餐厅为您特别定制的午餐,祝您用餐愉快!”

    苏芜呆呆的望着手中的精致餐盒,这才忽然想起来,刚刚送外卖的小哥跟她平时见到的送外卖的好像哪里不一样。

    晚上六点,外卖小哥又来了,脸上依然挂着招牌式的微笑,嘴里说着同样的话:“苏小姐,这是穆先生为您特别定制的晚餐,祝您用餐愉快!”

    这一次,外卖小哥走的时候,苏芜看清楚了他背后的几个大字:xx餐厅外送组……

    接下来,一连两天,穆正尧定制的外卖准时准点儿的送到苏芜的手上,而且,没一顿重样的。

    尽管苏芜一再跟外卖小哥说不要再送了,不要再送了。可是外卖小哥始终以“穆先生已经付了钱,我们没有收了钱却不做事的道理”为借口,照送不误。还跟她说,如果想取消订单,请联系穆先生。

    苏芜:“……”

    苏芜觉得很过意不去,虽然这种高级餐厅做出来的饭菜确实很好吃,但是,这价格定然也很昂贵,一顿饭估计要花掉她好几天的收入。

    无功不受禄,这份恩惠她实在不能承受。

    于是,这天晚上吃过他送来的晚饭,苏芜思来想去,觉得自己必须当面跟他说一声,让他不要再破费了。

    毕竟,他的钱来得也不容易,咳咳……

    在门口踌躇了好久,苏芜终于鼓起勇气敲响了穆正尧的房门。

    可是,她等了很久都没有人回应。于是,她又敲了两遍,还是没有人回应。苏芜这才反应过来,很有可能他根本就不在家。

    没办法,苏芜回到屋里,拿起手机打开通话记录,从来电记录上找到了穆正尧两天前打过来的电话号码。

    她来来回回在屋里走了好几圈儿,犹豫了很久,最后,才下定决心按下了拨出键。

    “嘟嘟”的等待音响了好几声之后,电话才接通,随即传来穆正尧低沉清冽的嗓音。

    “喂。”他说。

    “穆……穆先生吗?”苏芜听着他的声音,突然有些紧张。

    电话里沉默了几秒钟:“是我。”

    “我……我是苏芜。”

    “我知道。”

    “我刚刚去了你家敲门,你不在家,我……我才给你打的电话。”

    “我在外地。”顿了顿,低沉的嗓音再次响起,“有事吗?”

    苏芜一愣,总感觉自己打这个电话打得好像不是时候。于是,话到嘴边她又咽了回去:“没……没什么事。如果你不方便,那你先忙。”

    “我不忙,你说。”

    “那个……穆先生,我就是想跟你说句谢谢,我脚上的伤已经好了,不用那么麻烦再订餐给我了,真的……真的让你太破费了。”

    电话那头儿又沉默了好几秒:“好,我知道了。”

    “那穆先生再见!等您回来,我会把钱还给您的。”她生怕他反悔般快速说完,就立刻挂了电话,靠在沙发里长长吐出一口气。

    北京。

    穆氏集团大厦二十一楼,偌大的会议室里,穆氏集团各部门高层围坐在巨大的椭圆形会议桌旁,都齐刷刷的看着他们年轻帅气的老板。

    穆正尧一身笔挺的铁灰色西装,衬衣领带,一丝不苟,端坐在正中主位上。

    他看着已经被挂掉的电话,很长时间过去,都不发一语。直到身边的美女助理小声提醒:“穆总……穆总……”

    穆正尧这才面无表情地把手机放回上衣口袋里,沉沉开口:“会议继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