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青蓝青蓝
    .. ,未婚不相识

    说起来,她的身世还挺悲惨的。

    大多数的弃婴事件,都是因为孩子本身存在残疾或者有重大疾病。可是,她没有,她是一个健全、健康的婴儿,各项指标发育的都很好。她不知道父母为什么要抛弃她,不要她。

    她不明白,连路边的花草树木都愿意为她遮挡风雪,把她带到这个世界上的父母怎么就能狠得下心遗弃了她呢?

    她有时想,他们把她放到花池中转身离去的那一刻,是否也曾停下脚步回头泪眼相望,心中是否有过一丝不舍和不忍呢?

    大概有吧。

    也或许,他们有不得已的苦衷也说不定。她总是这样安慰自己。她总是幻想着有一天,她的父母会突然出现,抱着她,对她说:我可怜的孩子,爸爸妈妈来接你回家了……

    这种童话般美好的事情自然不会发生,她始终是个孤儿,是个没人要的孩子。但她依然渴望着,执念一般的幻想着。

    每当她看见别的孩子在自己的父母臂弯里撒娇的时候,她总是羡慕的看着。她想,母亲的怀抱应该比苏妈妈的怀抱还暖,她身上的味道应该比苏妈妈还要甜,还要香。

    就算她在路边看到被父母责骂的孩子,她都觉得那孩子透着浓浓的幸福——她连被父母打骂的机会都没有。她想,如果她是那个孩子,她一定不会哭,不会闹,她一定会好好听话,努力、拼命做一个乖宝宝。甚至,她偷偷想过,有一天她突然被一个好心人捡去,给她一个家,那也是好的。

    渐渐地,她长大了,不再幻想这些莫须有、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勇敢接受她是一个孤儿的事实。

    她努力学习,努力生活,笑着迎接每一天的阳光。她相信,只要笑对生活,生活总会对自己露出笑脸。艰苦的生活赐予了她阔达乐观的心态。

    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她现在已经十九岁了。

    至于穆正尧,只不过是他无意中的举动,触动了她心中最隐秘的渴望罢了,并不能代表什么,日子总是还要继续过下去。

    想起来,也还挺搞笑的。

    前些日子还以为他是非正常人类,怕他怕的要死,看见他心里就犯怵。可就在那一瞬间,她对他的印象突然就改观了。怪不得她的好朋友杜紫藤以前经常说她是个善变又感性的小女人,成不了大气候。

    她问杜紫藤啥叫大气候,杜紫藤拍拍胸脯,无比豪爽的说:“当然是像老娘一样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杀得了木马,翻得了围墙,斗得过小三,打得过流氓!”

    苏芜:“......”

    过了一会儿,杜紫藤又说,“呃,老娘好像下不了厨房,到目前为止,老娘手里的刀只跟尸体打过交道。”

    苏芜:“......”

    如果是那样,那她确实成不了大气候。

    紫藤给冷冰冰的尸体开膛破肚都能面不改色,她却是个连黑都怕的小女人。

    “哎!”黑暗中,苏芜叹了口气,掀开被子坐起身来。却不想,因为动作幅度太大,一不小心扯动了脚腕上的伤。

    她这才想起,自己现在算是半个伤残病号。

    伴随着微微的刺痛,她又想起穆正尧帮她褪去鞋袜,把她的脚放到他大腿上的那一幕。

    一个只见过几面的、陌生男人的大腿……

    这么一想,苏芜忍不住双手捂脸,有点儿接受无能。

    哦!老天!那个人可不可以不是她!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越这样想,越觉得脚腕处到现在都隐隐约约,似乎还残存着他手指的温度。

    这么亲密的事情,他怎么可以做的那么自然?自然的就好像他那样对她,本就是分内之事,理所应当一样?

    哦!差点儿忘了他是个有特殊工作的人,他根本就不会在意这些。可是,她不一样,她是个女孩子啊!从认识他到现在,掐指一算,居然已经被他抱过三次了。

    天哪!她居然被一个……一个那啥抱了三次,这要是让杜紫藤和钟珂这两个家伙知道,他们肯定会在地上打着滚儿看她笑话的。

    苏芜颓然倒在床上,重新把自己蒙进被子里一顿捶胸顿足:“啊啊啊!没脸见人了!”

    ******

    第二天早上,苏芜毫无意外的顶着两只黑眼圈醒来。

    她的皮肤本来就白,这样一来,黑眼圈就更明显,看起来活脱脱像只国宝熊猫。

    昨晚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反正很晚就是了。

    照例,她坐在床上醒神儿五分钟,起来拉窗帘。

    一下床,她居然惊喜的发现脚腕没有昨晚那么疼了,再仔细一看,红肿也消下去不少。

    这下苏芜高兴坏了。

    本来她还担心自己这样子估计好几天都不能开工,现在看来,最多休息两天就能回店里开工了。只有挣够了钱,她才能实现自己当设计师的梦想!

    说不定,还有机会见到青蓝。

    青蓝青蓝……如此温婉秀雅的名字。

    青蓝他......一定是个清俊儒雅又才华横溢的温柔男子吧?至于那些说他是女人的传言,肯定是没有认真看过青蓝设计的衣服。

    想起青蓝,苏芜昨晚的纠结和抑郁,立马就烟消云散,跑到爪哇国去了。

    她跛着一只脚洗漱完毕,准备去厨房做早餐,刚走到厨房门口,忽然听见响起“咚咚咚”的敲门声。

    这么早,是谁?

    她疑惑着,睁着一只眼睛凑到猫眼前去看。谁知,这一看不要紧,她当场愣住了。

    敲门的人居然是穆正尧!

    苏芜觉得自己一定是眼花了,她跟他也只不过见过几次面,又不熟,他大清早的过来敲什么门?

    她揉了揉眼睛,又凑上去看。

    接着又用力揉了揉,再看。

    最后,终于确定,她没有眼花,门外的人确实是穆正尧无疑。

    此时,涌入苏芜脑海里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装做没睡醒!假装没听到!

    因为她看到他就不由自主的联想到昨晚发生的一幕幕,噢!太丢脸了!见了面说什么啊?没话说,那得多尴尬?而且,她暂时还不想跟一个有着特殊职业的男人有过多的交集。

    想到这里,她猫着腰,拖着一条腿,蹑手蹑脚的向卧室方向遁去。

    苏芜坐在床上,竖起耳朵仔细听着门口的动静。过了好大一会儿,都没有再传来敲门声。她暗暗松了一口气,心想,他应该走了吧?

    她正这样想着,手机突然响起来,吓了她一大跳。

    拿起来一看,来电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

    她今天没去店里开工,难道是有顾客买衣服?不然,她想不到除了钟珂和杜紫藤之外,谁还会给她打电话。

    苏芜轻咳两声,清了清嗓子,按下了接听键。

    “喂,你好!”她说。

    电话那头儿沉默。

    苏芜等了一会儿,等不到回答,又问:“喂,您是要买衣服吗?真不好意思,我这两天有点事情,没办法去店里,您如果不急着穿,后天行吗?后天我一准儿……”

    “我是穆正尧。”电话里突然响起了一个低沉的男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