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隔壁邻居
    .. ,未婚不相识

    苏芜一愣,心想,这昨晚没听见这两口子吵架啊!怎么屋里乱成这样?

    她正这样想着,一个卷发女人一手提一个布包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穿着一身半旧的家居服,三十多岁的样子,体型微胖,面容姣好。只是岁月的利刃和生活的繁琐,在她眼角处刻下了细长的皱纹,皮肤也略显干燥。所以,看上去并不显得十分漂亮。

    这是隔壁的女主人,苏芜赶紧打了招呼:“嫂子早。”

    女人也看见了苏芜,立刻放下手中的东西,笑道:“小苏啊,这么早就去上班啊?”

    值得一提的是,隔壁这户人家即便吵架吵得鸡飞狗跳,也能像是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一样,端着一张笑脸跟人说话。

    这一点让苏芜很是佩服,也深有体会。

    记得有一次,隔壁吵架吵得很激烈。那竭嘶底里的声音,恨不能把对方给掐死才算完。那孩子被吓到了,一直哭个不停,嗓子都快哭哑了。苏芜心疼那孩子,实在听不下去了,就去敲了隔壁的门。

    谁知,开门后,苏芜看见的居然是男人和女人双双笑眯眯的笑脸,还对她说:“真是不好意思,电视机的声音开的大了一些……”

    苏芜当时:“……”

    苏芜觉得,这绝对是一项很了不得的特异功能。

    如今,又看见女人笑呵呵的模样,苏芜又有了那天哑口无言的感觉。

    她看了看地上的两个包裹,尴尬的点了点头:“您……您这是……”不会是生气生的狠了,要闹着回娘家吧?

    “我们要搬家了!”女人说完笑的更开心了,脸上红光满面的。她提高声音说,“我们在市里交了首付款,要搬到市里面去住了。”

    “搬……搬家?”苏芜愕然,前几天还因为房子的事情吵架,这才短短几天时间就筹到钱了?

    “可不是!”女人嘴快,说起话来像是扫射的机关枪,停都停不下,“这也是巧了,前几天才刚贴出去出售房屋的消息,正好碰到一个大老板急用房,说是给自己的员工当宿舍用。那人就直接就找到了家里。谁能想到他看着年纪轻轻的样子,出手倒是挺阔绰,当天就签了合同,还一次付清了房款。现在啊,这房子已经是别人的了!这不,孩子他爹已经去找搬家公司了!”

    苏芜虽然有些好奇,什么样的大老板阔绰到会给员工卖房子住,但这事儿也跟她没啥关系。她赶紧对女人说道:“那就恭喜嫂子喜迁新居了,用不用得上我帮忙搬东西?”

    “不用不用,”女人立刻笑成了一朵花儿:“还是你们这些年轻的小姑娘会说话!快上班去吧!”

    苏芜陪笑:“哪里哪里……那嫂子忙,我就先走了。”

    “去吧去吧。”

    苏芜下了楼,正好看见搬家公司的人也到了,两三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男人,从一辆小型卡车上走下来,走向楼梯口。

    苏芜立刻靠边上站了站,让他们先过。

    等她从地下室把她的坐骑推出来的时候,楼道里已经响起了纷乱的脚步声和重物摩擦地面发出的刺耳噪音,还有二楼女主人的“哎哟!这个东西要慢点儿,轻拿轻放……这个也要小心,可不能摔喽”的提醒声。

    ******

    下午三点半,戴景逸随穆正尧驱车来到了锦绣家园。

    戴景逸惊呆了!

    他举目四顾,瞪的眼睛都酸了,也没有看见锦绣家园这四个大字。

    小区甚至连个像样的大门都没有,临街的两栋旧楼之间的一条过道就是小区的入口。过道的中间有一个椭圆形的花池把来往的行人和车辆分隔开来,几棵半死不活的冬青从花池的杂草丛里艰难的冒出头来。

    两边卖水果的、卖菜的各式各样的地摊小贩,占据了大半个过道。过道里,纸袋子、竹签子、白菜叶子随处可见。小喇叭的吆喝声,讨价还价声,声声鼎沸。

    地面坑坑洼洼,汽车驶过时颠簸的厉害,要是换了他开车,他不保证车轮子会不会压烂刚才那位卖菜的大爷的白菜。

    再往里走,是一排小平房,大概有四五间的样子。土黄色的墙面,深绿色的木门,门上漆面已经斑驳脱落,看上去破败不堪。其中一间平方的门楣上横向钉着一款小木牌,上面隐约有手写的“物业办公室”的字样。只不过,木牌上的字迹经过风吹日晒,早已模糊不清。小屋的木门也紧闭,还用一把铁锁落了锁,铁锁锈迹斑斑,看样子好久都没有打开过了。

    戴景逸狠狠抽了抽嘴角,这物业……但是很快,他就没有闲暇来思考物业的问题了。

    因为,紧接着映入他眼帘的就是一排排十分破旧的楼房,只有四五层高。楼房的墙面有好几处都露出了里面的水泥。他敢保证,这楼房的墙体里肯定没有隔热层。除此之外,前后楼之间的间隔距离十分紧凑,绝对没有达到国家规定的楼房采光标准。

    角落里的垃圾桶里的垃圾都满的堆到了地上,污水横流,散发着阵阵糜烂**的臭味儿。绿化环境什么的就更不用提了,除了几棵低矮的小树苗,还有路边毫无章法疯长的野草,再也没有什么东西是绿色的了。

    戴景逸皱紧了眉头,这里的环境真的是糟糕透了!

    他正这样想着,车子猛地颠簸了一下,他的头一下子磕到车门上,疼的他龇牙咧嘴。他立刻正襟危坐,伸手紧紧握住车顶上的扶手,但即便这样,他还是觉得自己这不是在坐车,而是在骑马。

    他终于忍无可忍,问:“我说正尧,你不会是真的在这里买了房子吧?”

    穆正尧手握方向盘,目视前方,声音淡淡的:“为什么不可以?”

    戴景逸猛抓一下自己的头发:“卧槽!你是打算在这里扶贫?”

    穆正尧:“我还没有那么伟大!”

    “那你是准备自虐?”

    穆正尧没有理他。

    戴景逸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很累,他越来越搞不懂自己的这个好朋友了……

    他想破了脑袋也没想明白,穆正尧为什么会突然之间要从五星级酒店搬到这样一个又脏又乱的地方,居然还奇葩的在这里买了房!

    像穆正尧这么挑剔的人,就算真的要常住,不是应该选择城市主人的别墅区,或者胭脂湖畔的独栋仿古四合小院吗?再不然,像英伦花园、翡翠苑这样的花园式高档小区也不错啊!

    他真搞不懂,穆正尧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戴景逸觉得,穆正尧现在就跟他的奔驰车一样,在“精分”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