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我好养活
    .. ,未婚不相识

    不同于那些大都市的喧嚣和繁华,这座凤凰小城的夜晚有一种让人很舒服的恬静的美。

    古城区更是如此。

    复古的街道,复古的建筑,青石板铺就的路面,道路两边都栽种着看起来有些年头的老槐树。回字纹的红色宫灯掩映在枝叶间,散发着柔和的光,让这条街更多了几分古朴又深远的味道。

    穆正尧双手插在裤兜里,缓缓的在树荫下走着。

    他高大挺拔的身形和俊朗的容貌实在太过显眼,特别是那些与他擦肩而过的女孩子,都忍不住回头多看几眼,稍微大胆一些的还停下脚步和同伴窃窃私语,小声的说一句“这个男人好帅”之类的话。

    穆正尧走路向来目不斜视,对于这些人的目光和视线都自动屏蔽忽略,直到他下了拱桥,走到北街的某一处才停下脚步。

    街对面,深褐色的木制牌匾上,霓裳阁三个黑漆大字让他心如针刺,一种无法言喻的隐痛迅速袭遍他的四肢百骸。

    牌匾下,卷门紧闭,只有一盏路灯散发着微弱的光,把斑驳的树影投射在店门前的青石板地面上。

    想起今天苏芜拒绝他请她吃饭时说的话,穆正尧心里明明早就知道那只是她的借口。但此时,却还是觉的胸口处像被挖走了什么东西一般,空落落的难受。

    穆正尧静静的站在原地,望着那个小小的店面看了很久,才转身走进了身后的一家快餐厅里。

    他知道,苏芜是这家餐厅的常客,每天的午餐基本上都是从这里买。一是因为这家餐厅就在她小店的正对面,只隔着一条马路,距离比较近。二是因为这家餐厅的做的东西味道还不错,量大份足,且价格实惠。

    店里生意还算不错,大厅里吃饭的人有好几桌。穆正尧在一张靠窗的桌前坐下,很快就有服务员上前来递上菜单。

    来点菜的是个年轻的小姑娘,长长的马尾辫扎在脑后,看起来还像个学生。

    待她看见穆正尧的样子之后,立刻就红了一张脸,连话都有点儿说不利索:“请……请问先生,想要吃点什么?”

    穆正尧没有接菜单,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眼睛却透过玻璃窗望着对面的霓裳阁,声音淡淡:“我一个人,随便什么都行。”

    小姑娘一怔,明显有些为了难。哪有客人吃饭说随便什么都行的?但她反应还算机灵,很快便又说道:“那就把我们店里的特色菜给您来两样,一荤一素,先生您看行吗?”

    “好。”

    “那请问您有什么忌口的东西吗?”小姑娘又问。

    “没有。”他的目光一直望着窗外,淡漠的声音飘渺的好像是从天的那边传来。

    小姑娘似是疑惑,顺着穆正尧的目光也望向窗外,那里除了一盏昏黄的路灯和随风摇摆的老槐树,也没有什么啊!

    她收回目光,说了句稍等,红着脸退了下去。

    菜很快端了上来,一份红烧牛肉,一份是炒鸡蛋,一碗白米饭。

    红烧牛肉肉香四溢,白米饭晶莹剔透,颗粒饱满。鸡蛋也是色泽嫩黄,不老不嫩,火候把握的恰到好处。淡淡的鸡蛋的清香味儿混合着一种他说不出的味道,飘进了口鼻中。很明显,鸡蛋里还加了另外的东西。

    或许是他盯着那盘炒鸡蛋一直看,上菜的小姑娘连忙解释说:“先生,这道菜是我们这里的一道土菜,叫香椿炒鸡蛋。因为这道菜具有很强的季节性,平时是吃不到的。现在正值香椿树发芽的季节…….”

    接下来,小姑娘说了什么,穆正尧完全没听见。

    他只知道,在听到这道菜叫香椿炒鸡蛋时,他的心重重一颤,一个久违的画面突然闯入他的脑海,伴随着胸口处的阵阵刺痛,一切都是那么的遂不及防。

    厨房里,围着围裙的女孩儿在忙碌着,长长的头发被她用一根铅笔盘在脑后,还不时的转过头来,对着他笑。

    他低头装作看书,悄悄掩去唇边笑意,心里却在笑她,做个饭也不专心!以至于,到最后才发现,书上的东西他什么都没有看进去。

    香味儿很快传来,女孩儿端着两盘香喷喷的菜肴放到餐桌上,朝他喊道:“正尧!吃饭喽!”

    他走过去,坐下,拿起筷子开动。他明显是有些饿了,吃的很大口,但吃相却很斯文。

    女孩儿也拉过一把椅子,在他对面坐下,趴在桌子上直直的看着他吃饭的样子,一脸陶醉的问:“好吃吗?”

    他点点头:“还可以。”

    女孩儿笑了:“我做什么你都说可以,那你有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吃的?”

    “我不挑食。”

    “这样啊……”女孩儿显然不相信,慢慢转动眼珠,突然问:“那……臭豆腐你也吃?”

    他倏地停下筷子,眉头微微蹙起,看向对面的女孩儿,语气很是郑重:“除了臭豆腐!”

    女孩儿好像早猜到如此,“噗嗤”一声就笑了,只笑的两只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儿。

    笑了好一会儿,她绕过桌子坐到他身边,还使劲儿往前凑了凑,扬起一张小脸儿在他耳边小声的说:“偷偷的告诉你,我也不挑食。”说完还对他猛眨几下眼睛,又来一句,“好养活。”

    女孩儿一句普通的话,他却硬是听出了弦外之音。

    她说她好养活……

    他的眼底浸染了满满的笑意,表情却故作严肃:“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到底知不知道害羞?”

    女孩儿不解其意,以为他不信,立刻放下筷子,竖起三根手指保证:“我说的可都是真的!小时候我连树叶都吃过。”

    闻言,他一口饭卡在喉咙里,猛咳几声,赶紧用汤送下。

    原来,不知羞的是他,是他想的复杂了。

    女孩儿一边让他慢点吃,还一边继续喋喋不休:“当然,我说的那种树叶可不是槐树、杨树那样苦不拉几的树叶,而是香椿树的叶子。”她说,“小时候,我住的地方有很多这样的树,春天香椿树发芽的时候,摘取嫩绿的叶子,切碎了炒鸡蛋吃,可好吃了!”

    直到现在,他都记得她当时说这话时,一脸陶醉的神情。她还说,等来年春天香椿树发芽时,她一定做给他吃,让他也尝尝她小时候的人间美味。

    可是后来,他始终都没有等到这一天……

    穆正尧的眼眶发酸,拿起筷子夹了一口鸡蛋放进嘴里,嚼的认真又仔细。

    除了鸡蛋的香味儿,也有树叶儿的苦味儿,还有另外一种他说不出的怪怪的味道。

    嚼着嚼着,穆正尧的眼眶就越来越红,眼睛里有什么湿热的东西已经开始渐渐蔓延开来,就要控制不住。他立刻放下筷子,抬头望天,把那一丝湿意给硬生生逼退了回去。

    良久,才听见他用极低、极轻的声音说:“你这个骗子......就算你挑食又怎样?不好养活又怎样?我都养得起你......”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