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刻骨铭心
    .. ,未婚不相识

    小城往事酒吧。

    与其他的那些常见的喧嚣热闹、群魔乱舞的酒吧不同,这是一间相对来说比较安静的酒吧。

    酒吧装修的风格也很有格调,清一色的原木桌椅和吧台,有一种亲近大自然的味道。橙黄色的调的灯光下,驻唱歌手抱着吉他,手指轻拨琴弦,动情的低吟浅唱。婉转的音符里,低沉的男中音透着几分沙哑,听起来,居然也有一丝别样的沧桑和温柔。

    这一点,与它的名字倒是有几分相得益彰。这座小城和这里的人一样,都有往事,都有故事。

    酒吧的生意看起来还不错,大厅里三三两两的几乎快坐满了。一眼望过去,花男靓女,灯红酒绿。热闹,但不噪乱。

    戴景逸到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一身黑衣,坐在吧台前沉默独饮的穆正尧。

    世上总是有这样一种人,即便他在人群里最不起眼的角落,也总是能让人没办法不注意到他。

    因为,这样的人实在太抢眼,身上的光芒遮都遮不住。

    很显然,穆正尧就是这类人。尽管,他的侧影看起来有些深沉的颓靡,可是依然无法掩盖住他身上的光环。

    像穆正尧这样优秀的引人侧目的男人,独自一人出现在酒吧,会让很多人蠢蠢欲动。

    果然,戴景逸发现,在场的好几个打扮时髦的女孩子都注意到了他,眼睛也有意无意的向穆正尧的方向瞟,目光里都透着毫不掩饰的惊艳。但或许是她们自己不够自信,或者是碍于穆正尧身上散发出的,在十几米之外都能感受的生人勿近的低气压讯息,竟然没有一个女孩子敢上前搭讪。

    戴景逸靠着门框,点燃一根烟抽一口,吐出一个烟圈儿,远远看着,嘴角微微翘起,一幅看好戏的姿态。心想:诱惑这么大,总会有不怕死的!

    终于,一个身穿火红色紧身包臀裙的女人从座位上站起来,端着酒杯,扭着腰肢迈着猫步走向穆正尧。

    女人身段妖娆,凹凸有致,烈焰红唇,性感妩媚到了骨子里。

    只见她走到穆正尧身边,斜靠在吧台上,风情万种的开口:“帅哥,一个人喝酒啊?”

    穆正尧头也没抬,动也不动,好像没听见,完全无动于衷。

    女人不死心,又向前挪了挪身子,故意探下腰身,露出胸前傲人的一大片雪白和深深的沟壑,问:“你不请我喝一杯吗?”

    女人说着,端着酒杯的一只手晃了晃,另一只手眼看就要缠上穆正尧的肩膀。

    就在这时,穆正尧突然放下酒杯,抬起头来,看向女人,眼神冷冽如刀。

    他明明什么话也没说,女人的那只就要搭上穆正尧的手便停在了半空中,最后悻悻收回去,不自然的拢了一下自己并不乱的耳边发,什么也没说便走开了。

    走出几步后,女人又停下脚步,不甘心的回头又看了穆正尧一眼,才从鼻子里冷“哼”一声,扭腰摆臀的回到了原来的座位上。

    戴景逸将一切都看在眼里,憋住笑,把烟摁灭在一旁的烟灰缸里,向穆正尧走去。

    他刚拉过一旁的高脚凳坐下,就听穆正尧冷冷的声音响起:“看够了?”

    戴景逸一怔,回过头去看看自己刚刚站着的位置,又上下打量了穆正尧好一会儿,才说:“不是……正尧你是脑袋后面长眼睛了还是怎么着?”

    穆正尧没有理他,仰头把杯中啤酒一口饮尽,放回吧台上,对服务生说道:“再来一杯。”

    戴景逸见状一愣,心里断定:这个家伙今天绝对有问题!

    穆正尧是谁啊?多自律的一个人!洁身自好,从来不出入这种人魔乱舞的娱乐场所。为这事儿他还曾经跟他说过,如果世上的男人都像你这样,那些足疗按摩、桑拿洗浴中心就要关门大吉了!

    如果他心情好,偶尔也会硬邦邦的怼他一句:“戴景逸!你早晚死在女人床上!”

    可是今天,穆正尧居然请他来喝酒,来的还是酒吧。事出有异必有妖!他几乎可以确定,穆正尧绝对摊上大事儿了!

    他呵呵笑着,用手肘戳一下穆正尧,问:“喂!刚才有个妞儿看上你了,干嘛那么绝情?”

    穆正尧回过头,皱眉看着戴景逸。

    戴景逸今天上身穿了一件粉红色的上衣,下面是一条彩色条纹的裤子,整个人看上去像极了一只五彩斑斓的花蝴蝶。他本就生的面容白净,再配上他这一身浮夸的衣服,妥妥的一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哥儿。

    穆正尧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戴景逸被穆正尧盯得浑身不自在,他轻咳两声,眼神飘忽不定,故意转移话题:“……这么看着我干嘛?不是你请我来喝酒的么?我的酒呢?”他招招手,“服务员!给我来一打儿…….”

    他的话还没说完,穆正尧就已经开口:“给他来一瓶白的。”声音淡淡的,语气却不容置疑。

    戴景逸:“……”

    憋了半天,戴景逸哭丧着脸,打着商量试探着问:“别……别介啊!正尧你知道的,白的我真不行。要不咱这样,来……来一瓶红的?”

    谁知穆正尧不说话,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戴景逸没了辙,索性道:“白的就白的!怕你不成!”

    酒吧服务生很快送上了酒,戴景逸望着面前的满满一大瓶,再看看酒精度数,忍不住喉头滚动,咽了一口唾沫。这要是全给他灌下去,他会不会酒精中毒?

    他偷偷看了一眼身旁的穆正尧,却只见他不发一语,仰头又把一杯啤酒灌进了喉咙里。

    很显然,穆正尧这是要他在挨打和喝酒中间二选一,他早该想到在穆正尧这里没那么容易蒙混过关。反正都逃不过一死,被打死还不如喝死!

    死就死了!

    戴景逸把心一横,一拍吧台的面板,脸上的表情视死如归:“好!今天我就舍命陪君子,我俩不醉不归!”

    说完,他为自己斟满一小杯,闭着眼睛,也仰头一饮而尽。

    妈的!好辣啊!

    穆正尧一直闷头喝酒,始终不发一言。

    戴景逸三杯白酒下肚,觉得自己的胃里面好像着火了。他脸也红了,头也晕了,胆儿也大了。

    他一只胳膊搭在穆正尧的肩上,将自己的大半个身子都靠了过去,问:“你这家伙今天是怎么了?”

    穆正尧仰头又灌下一杯酒,不说话。

    戴景逸定定的看着他:“到底怎么了这是?”

    穆正尧慢慢的把空酒杯放在吧台上,点燃一根烟,黑漆漆的眸子透过袅袅的烟雾,望着透明的空酒杯沉默着。过了好大一会儿,他才沉沉开口:“你还记得小五吗?”

    戴景逸心头一震,表情在一刹那变得异常沉重,搭在穆正尧肩膀上的手也僵住了。

    小五是穆正尧对苏芜的专属称呼。

    六年来,小五这两个字是穆正尧心中抹不去的痛。这种痛已经深埋进他的骨血,表面看不见伤口,却会时时发作,让人痛不欲生。

    跟穆正尧认识这么多年,别人或许不了解他对苏芜的感情,戴景逸却深有感触。

    当年,遍查不到苏芜的下落,穆正尧整个人仿佛变成了一具被掏空了灵魂的行尸走肉。整天浑浑噩噩度日,酗烟酗酒,连公司的事情都不管不问,几乎成了一个废人。

    戴景逸从来没想到,一直冷静沉稳,处事老练的远远超乎了他实际年龄的穆正尧,有一天会因为一个女人颓废成那个样子。

    那时候,他才知道:原来,看似冷情的穆正尧,一旦从心里认定了一个人,是那样的全心全意,义无反顾,对待这份感情连灵魂都是虔诚的。

    可偏偏……

    戴景逸望向穆正尧,他冷峻的侧脸在酒吧昏暗蜿蜒的灯光下,显得越发深刻沉寂。半晌过去,戴景逸才艰难开口:“正尧,都已经六年了,苏芜她……”

    她是那么的喜欢你,如果她还在,怎么会舍得离开你?只怕她早已经……戴景逸望着穆正尧沉寂的侧脸,实在不忍心说出后面的话。

    顿了顿,他的手在好朋友的肩上悄然用力:“都过去了,正尧,你该走出来了。”

    穆正尧慢慢抬起头,望向戴景逸,脸上无悲无喜,眼底也幽深平静的看不出一丝波澜。他静静的说:“景逸,我想在这里住一段时间,暂时不回北京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