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画地为牢
    .. ,未婚不相识

    女孩儿容貌清秀,看上去还很青涩。一头披肩长发又黑又直,柔顺光滑d的像一匹上好的丝绸。她穿着简单的白体恤牛仔裤,纤纤瘦瘦的,站在几个身高马大的男人中间显得异常突兀,让人不想注意到她都难。

    她似是觉察到穆正尧的目光,抬眸望向他,与他的视线在空中交汇的那一瞬间,穆正尧看见她的眼睛晶莹透亮,里面隐有水光。她双腿动了动想要朝他走过来说话,但不知想到了什么,又很快原地站好,闭口不言。

    穆正尧向来冷情,更不懂什么是怜香惜玉,很快就收回了目光。

    工作这种事,在他看来,能者居之,适者得之!他不会因为对方是女人就特殊照顾。而且,他穆正尧要的是司机,不是生活助理,他可不放心把自己的命交到一个女人的手中。毕竟,女人开车的天分……呵……

    果然,试车时,前面几个男人都开的呼啸生风。拐弯,刹车,障碍物应急反应快,转动方向盘的动作娴熟,一气呵成。

    可是,到了苏芜,她却把车开的四平八稳!尤其是转弯的时候,那速度慢的简直堪比蜗牛散步。

    穆正尧不禁又在心里笑了笑。果然!女人……呵……

    接下来,穆正尧对苏芜的表现,差到他已经不想发表任何评价。因为侧位停车时,她居然进进出出三次,才把车挪进停车位。

    这下,穆正尧心里连“呵”也不想“呵”了。这个女孩儿,在他心里,早已经失了这份工作,出局了。

    可是,最后宣布结果的时候,她却表示不服,还质问他为什么?

    为什么?穆正尧心里发笑,看一眼她气鼓鼓的小脸,不想理她,转身就走。

    “你站住!”女孩儿突然快跑几步,展开双臂横在穆正尧的前面,挡住他的去路,扬起一张小脸看着他,还言辞凿凿,“不许走!你还没说我哪里做得不好了!”

    穆正尧本不想理她,可是她却横在他面前,死活不让他离开。他淡淡扫她一眼,冷冷开口:“等你练好了车技再来吧!”

    “你要的是司机,又不是要赛车手!身为司机,行车要稳,毕竟乘车人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一旁的戴景逸憋着笑,已经快要绷不住了。

    这姑娘,勇气可嘉啊!可是,姑娘你刚刚那车也实在是开的太“稳当”了一些,时速还没到三十吧?还有那侧位停车,简直不忍直视啊!

    穆正尧真的不想在她身上浪费时间,看也不看她,抬腿就走。

    谁知苏芜却一把抢过了他手中的车钥匙,看着他赌气一般的说了一句“你等着!”然后重新上了驾驶室,启动了引擎。

    驾驶座上女孩隔着车头前方的挡风玻璃直直盯着穆正尧,脚下油门踩得轰轰作响,仿佛随时都会失控撞过来。两人隔着玻璃,就那么对视着,目光碰撞之下,火花四溅。

    戴景逸一惊,立刻躲到穆正尧身后,只露出来一个头,小声的问:“正尧,这小丫头不会是被你气狠了,想要撞过来吧?”

    他的话刚落音,车子猛然发动,如离弦的箭一般从他和穆正尧的身边呼啸而过。紧接着,随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在众人目瞪口呆下,只见白色的车身以极其漂亮的弧度,完美的漂移到了一旁的另一个车位上。

    现场一片寂静!人人都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这一幕。

    这女孩儿是不是被什么东西附体了?不然,刚才还蜗牛爬的速度,怎么转眼就让他们望尘莫及,开出专业赛车手的气势来了?

    穆正尧眉头轻蹙,双眸微眯,看着从车上向他挑衅般走来的女孩,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戴景逸已经惊讶的合不拢嘴,眼睛瞪得很大,看着苏芜,手却扯向穆正尧的衣袖,吞吞吐吐地说:“正正……正尧,你看见了吗?这不是你……你……”

    “闭嘴!”穆正尧斜斜扫他一眼,嫌弃的甩开扣在他衣袖上的咸猪爪,也打断了戴景逸接下来的话。再次抬头时,看向苏芜的目光里多了一丝疑惑。

    此时,苏芜已经走到了穆正尧的面前,伸手把车钥匙塞进他的手里,眉梢微扬,小小的脸上还有着紧张的红晕,但还是仰头挑衅道:“怎么样?我厉害吧?”

    穆正尧静静打量了女孩儿好久,才问:“谁教给你的?”

    他冷冽的声音里不带一丝温度,审视的目光中还隐隐带着一丝探究和不悦。

    女孩儿居然一点儿都没被他吓到,反而更高的扬起一张小脸,眨眨眼睛,得意的看着他问:“你想知道?”

    穆正尧不说话,定定看着眼前的女孩儿。她的眼睛又黑又亮,瞳仁黑白分明,如山涧中缓缓流淌的小溪般纯净清澈。

    或许是被他盯得有点儿不好意思,女孩儿的脸上悄悄爬上一层红晕,目光闪了闪,态度却依旧:“请我做你的司机我就告诉你!”

    穆正尧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的头顶,不说话。

    戴景逸知道,这是穆正尧生气时的前兆。但不知怎地,他却没来由的觉得这个女孩很可爱,如果她能留下来,那肯定会很有趣。于是,他在一旁不断的向苏芜眨眼睛,使眼色,让她适可而止。

    可是女孩儿好像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因为她已经在掰着自己的手指,自顾自的说起来:“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哈!先说好,我可是刚刚来到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你要包吃、包住、还得…….”

    她的话还没说完,戴景逸斜地里插过来一句:“三包啊?”

    穆正尧冷笑一声,像看白痴一样看她一眼,半个字没说,长腿一抬,直接转身走掉了。

    身后传来女孩儿略显着急的喊声:“喂!你怎么走了?我不会白吃白住,我还可以帮你做饭收拾家务……喂……!”

    后来,苏芜还是被穆正尧留下了,做了他的私人司机。甚至,还破例让她住进了他的房子,与她同住一个屋檐下,朝夕相对,日久生情,画地为牢……

    六年了,他都始终没能从这座牢里面走出来。

    六年了,这座牢的名字就叫做——苏芜。

    穆正尧身体前倾,从桌子上拾起打火机,“啪”的一声打开,点了一支烟,沉默的抽起来。不一会儿,他整个人都笼罩在一片烟雾缭绕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