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神经病也好看
    .. ,未婚不相识

    其实有关系!很有关系!大哥,你知不知道你把我吓了个半死!只是这句话苏芜只敢在心里想想,没胆子说出来。

    “衣服多少钱?”穆正尧又问。

    “一……一百八。”苏芜舌头有些打结,说完之后不知想到了什么,又快速加了一句,“这是成本价,我一分钱都没有加!”

    是你自己非要付钱的,看在我一分钱都没有赚你的份上,就算你精神有问题,也应该不会为难我了吧?苏芜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穆正尧一愣,抬头看向苏芜,眸底目光晦涩不明。

    苏芜像是被看透了心事般,立刻又向身后的墙壁缩了缩。

    是……是自己说错话了吗?

    苏芜的反应让穆正尧胸口一阵闷疼,她如今居然这么怕他?!光天化日,他能把她怎么样?!

    静默片刻,他压下心中不适,垂下眸子,什么话也没说就往怀里掏。

    苏芜看着穆正尧的动作,紧张的咽了口唾沫。

    这……这个男人不会像电视上演的那样,突然从怀里掏出一把枪,或者一把匕首之类的凶器来吧?天啊!如果是这样,那她的小命儿今天岂不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她正胡思乱想着,穆正尧已经从皮夹里抽出两张粉红色的钞票来,伸手递给她。

    苏芜:“……”

    咳咳,原来是钱啊!

    自己最近一定是警匪片看多了,才会这么脑残!还掏枪!枪是普通人能随便拿到的吗?怎么不掏手雷、手榴弹?!

    苏芜暗骂了自己一通,颤颤巍巍的慢慢伸手把钱接过来,想找钱给他。但是,她太紧张了,手一直在抖,掏了半天,也没掏出一块钱来。

    “不用找了。”他突然说。

    “啊?”苏芜抬起头,毫无预兆的撞进一双黑漆漆的眸子里。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狭长,眼尾上扬,睫毛黑而密,眸底全是幽深沉湛的光,她甚至能清晰的看到里面映着自己小小的倒影。他的眉毛也很好看,乌黑疏朗,像是被墨色渲染过一般。眉头轻轻一蹙,就几乎斜飞入鬓。

    苏芜的心跳就那么不经意的跳漏了一拍。

    苏芜觉得自己的脸有点儿热,像是有火在烤。

    她赶紧移开目光,轻拍自己的脸,暗骂自己一声蠢!都火烧眉毛了,你居然还有心管他一个神经病好不好看?!

    继续低头找钱。

    她的动作表情被穆正尧尽收眼底,他原本轻蹙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不用找了,运费也是成本的一部分。”

    苏芜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要给她补运费?

    她握着刚拿出来的20块钱,手僵在半空中,递给他也不是,收回来也不是。

    穆正尧付完钱,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他看着苏芜,心里明明早就波涛汹涌,却又不得不保持表面的平静。从她的反应看来,她是真的不认识他,甚至还有些怕他。这到底是为什么?

    穆正尧压下心底泛起的酸涩,把目光从她的脸上移开,落在摆放在吧台一角的一盆绿植上。

    雪白的花盆,翠绿的叶子,星星点点的橘红色小花。

    他的脑海中突然不受控制的响起一个女孩儿叽叽喳喳的声音:“正尧正尧正尧,你看!我的花儿又开了!”

    如花般的笑容灿烂的绽放在女孩儿的脸上,见他不过去,她几步跑过来,挽起他的胳膊又拉又拽的硬拖过去,献宝似的说:“快闻闻,香不香?”

    看着女孩儿晶亮的眼神,虽然他对这些花花草草并不感兴趣,但他还是弯下腰来,把鼻子凑上去嗅嗅,答:“嗯,还不错。”

    闻言,女孩儿便像是得到了夸奖一般,笑的傻兮兮的,还趁他不注意,快速在他脸颊落下一吻。然后,再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转过脸去抬头望天,手却搂着他的胳膊一直摇呀摇......

    那一刻,他感觉自己胸口里的整颗心都被她摇得化成了一滩水,随着她的动作波纹荡漾…..

    “请问……您还有什么事吗?”

    苏芜小心翼翼的声音打断了穆正尧的回忆,他一怔,快速回神,这才发现自己盯着那盆小小的绿植已经看了很久了。

    他在心里苦笑一声:“没事了。”说完又看了苏芜一眼,缓缓转身向外走去。

    苏芜睁大眼睛望着他的背影,心里长长松了一口气。

    谢天谢地谢天谢地......这个男人终于要走了!

    谁知,苏芜还没高兴完,却见穆正尧走到门口忽然顿住,又转身走过来,对着她伸出手,说:“我叫穆正尧,认识你很高兴!”

    苏芜一楞:“……穆……穆先生好,我……我姓苏,认……认识您也很高兴。呵……高兴……”

    苏芜嘴里说着高兴的话,挂在脸上的笑僵硬的却像是得了面瘫症的患者,完全看不出哪里有一丝高兴的样子。她的手也紧紧捏着衣摆,迟迟没有伸出去。

    苏芜其实有点想哭。

    她知道这样做很不礼貌,但是她实在没有勇气去跟这个男人握手,尽管伸在她面前的那只手骨节修长,看上去很漂亮。

    等不到她的回应,穆正尧慢慢垂下手臂,眉头微微皱起,看着苏芜,问:“你很怕我?”

    “没…….没有!”苏芜一个激灵,赶紧说,“绝对没有!我……我我我是因为……因为……”脑中神光一闪,“啊!因为我之前去了卫生间忘了洗手!”

    穆正尧:“……”

    这理由果然够强大,强大到穆正尧也愣住了,一时不知如何作答。如果他记得没错,他刚刚走进来的时候,她可是正在吃饭......

    半晌过去,穆正尧说:“我不是坏人。”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跟她强调,他不是坏人的事实了。

    “我知道!我知道!”苏芜点头如捣蒜,“我当然知道!你不是坏人,是好人.......很好很好的人!”

    “那……苏小姐晚上有没有时间?”

    苏芜的脑袋一阵发懵,舌头打结:“什……什么意思?”

    “是这样......很感谢你那晚的帮助,也为了表达我的歉意,可不可以请你吃顿饭?”

    话说的如此直白,苏芜即便再慢半拍也很清楚他的意思了。

    可是,回过头来想一想,要她和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陌生男人一起吃饭,而且还极有可能是个疑似精神病患者的危险男人,她的动作便快过她的大脑,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连声说:“不不不……不用了……”

    等她反应过来,她不禁又有些开始担心:自己拒绝的如此干脆决绝,这个男人会不会觉得自己很没面子,恼羞成怒之下突然“发病”,她的小命岂不是玩完了?毕竟,某些精神病患者不能受到刺激,一旦受到刺激,就会变得力大无穷,非常可怕!电视剧里可都是这么演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