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被他抱了
    .. ,未婚不相识

    穆正尧看一眼地上的挑衣杆,又看一眼女孩儿。

    挂烫机的雾气仍在弥漫,他依然看不清,这雾气朦胧后面的女孩儿究竟长什么样子。但是有一点,他可以肯定,就是女孩儿似乎真的被他吓的不轻。

    他面无表情的弯腰拿起掉在地板上的衣服,随便抖了两下就往自己的身上套。

    “我不是坏人。”他一边套一边说。

    只是,这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如机器般冷漠,听起来反倒有些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苏芜听见了穆正尧的话,但她不信他!

    这世上,有坏人会承认自己是坏人的吗?没有!这道理就如同疯人院里的那些疯子,一个个都说自己的精神是正常的一样。

    苏芜缩在墙角,不敢动,也不敢说话。她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扑通扑通”如擂鼓一般,而自己也早就沁出了一身冷汗,黏答答的贴在身上。

    她只盼望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男人,穿好衣服快些走。她发誓,如果这次她“大难不死”,以后,她绝对不会再这么拼命,一个人独自加班到深夜了。

    穆正尧很快穿好了衣服。

    虽然是大号的宽松版女装,可穿在他的身上却又紧又窄,尽显逼仄。手臂和小腿的位置也都露在外面一大截儿,看上去相当的滑稽怪异。

    穆正尧看一眼自己身上这套手短脚断的衣服,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然后看向苏芜的方向,声音清淡的不起一丝波澜:“我现在没有钱,你把账号给我,明天给你转账。”

    “不……不用了。这这这这……这衣服您穿着挺合身的,送给您了。您要是没有其他事,我我我……我要关门了!”苏芜壮着胆子说完。

    这衣服合身?

    穆正尧看着苏芜睁着眼睛说瞎话,心里发笑。但他今晚喝了很多酒,脑袋很晕,他笑不出来。

    他缓缓靠在了吧台上:“我想借用你的手机打个电话。”

    “在……在吧台抽屉里。”苏芜抬手指了指。

    破财消灾!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什么也不如自己的小命儿重要。此时的她,真想说一句:大哥,如果你喜欢,手机送给你也行!

    穆正尧拉开了抽屉,一眼就看到了那部白色的手机。当然,抽屉里除了手机还有苏芜说的今天卖衣服的钱。

    要是放在平时,他对钱绝对没有任何兴趣。但是今天,他被这个女孩儿当成了抢劫犯。甚至,在她的心里,说不定还有别的什么乱七八糟、十恶不赦的罪名。然后,他自己都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朝那些钱多看了几眼。

    乱糟糟、红的绿的都有,大约两千块左右的样子。

    他又在心里呵了一声。

    很快移开目光,直接大手一伸,绕过那些钱便把手机拿在了手里。

    “密码。”

    苏芜快速报了几个数字。

    穆正尧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快速按动。

    锁屏打开的那一刻,他的眼睫剧烈颤抖,心脏也像是突然停止了跳动。他僵在原地,瞬间像是变成了雕塑一般,黑色的眸紧紧盯着手机屏幕一动也不动。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天地万物都寂静无声。

    穆正尧只觉得自己的眼眶发酸发胀,像是有什么湿热的液体就要抑制不住的破框而出。他甚至有些分不清这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此刻,唯有手机屏幕上的女孩甜美的笑容让他的心一阵阵发软,发疼。

    屏幕上的女孩儿小小的一张瓜子脸,皮肤白皙,眉目清秀,笑容甜美……除了那一头俏丽的短发,竟然与他记忆中的那个她一般无二!

    六年!这是他想了六年,找了六年,等了六年的那个她啊!

    这六年来,他从没有放弃过找她。这六年来,他几乎踏破了京都各个公安局、派出所的大门。这六年来,他一直孤身一人,身边从未有过其他女人。这六年来,他一直住在老房子里,也从未换过手机号,就是怕她某天突然出现了,会联系不到他。

    可是,她失踪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再也没有她的一丁点儿消息。

    有多少个夜晚,他都辗转难眠,指间一根香烟伴他独坐到天亮。

    没有人会相信,冷漠睿智,不近女色的穆氏集团的创始人穆正尧,六年来会为一个女人夜不能寐,肝肠寸断,尝尽相思之苦。

    穆正尧缓缓抬头,眼眶涨红,朝苏芜的方向望去。

    挂烫机里已经没有水了,防干烧系统早已自动停止了运作。苏芜还瑟缩在墙角,见他忽然看过来,她的眼里闪过明显的防备和害怕,后背又朝墙壁贴的更紧了一些。

    看见苏芜的动作,穆正尧的心里突然涌上无边的疼痛和愤怒。她这是做什么?!看见他居然会吓成这个样子?她是真的没有认出他?还是根本就已经忘了他?!

    在酒精的促使下,穆正尧已经来不及思考太多。他长腿一抬,几步走过去,大手一捞便把苏芜紧紧抱在了怀里。

    “小五……”穆正尧轻喃,声音沙哑低沉。

    这两个字一出口,穆正尧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抖。六年了,终于……终于不再是在梦里叫着她的名字了。

    浓烈的酒香飘入苏芜的口鼻,苏芜吓懵了。

    这是她十九年来第一次被一个男人抱个满怀,还是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陌生男人。

    男人太过高大修挺,臂膀结实有力,像是铁箍一般紧紧把她箍住。苏芜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挣,却挣不动分毫。

    “你放开我!放开我!”她再也控制不住的失声哭了出来,连声说,“我不是小五!我不是!……你认错人了!”

    苏芜突然的哭声让穆正尧清醒了三分,他微微一怔,缓缓松了手。

    得到自由的苏芜立刻后退几步,身子僵直的贴紧墙壁,流着眼泪警惕的瞪着他。

    看着被吓得瑟瑟发抖的女孩儿,穆正尧晃了晃自己发晕的脑袋,不仅有些后悔。

    他这是怎么了?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二十二岁的毛头小子,早就过了那个轻狂冲动的年纪。他已经二十八岁了,是个成熟沉稳的男人了。

    虽然眼前的女孩儿和他记忆当中的那个人一模一样,但是这个女孩儿也实在太过青涩,看起来也就十**岁的模样。

    六年过去了,她不可能还是六年前的样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