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他的金主?
    ,

    完,苏芜真想一口咬掉自己的舌头啊!她这都的什么话啊?明明心里就不是这么想的好吗?

    简直要囧死了!一顿饭都这么斤斤计较,他这次肯定以为她是特别抠,特别气的人了啊!

    电话里很长时间没有声音,苏芜一颗心也七上八下,惶惶不安。

    “正尧,那个……我我我……”

    就在苏芜想要再次解释的时候,电话那头儿突然传来了穆正尧压的很低的笑声。

    隔着话筒,苏芜都被他这一声笑震到了,直感觉头皮发麻,浑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完了完了!他这是不是被自己气傻了的节奏啊?不然,她刚刚了那么奇葩的话,他怎么还能笑的出来?

    “放心吧,交给我来解决,不会坏的。”穆正尧顿了顿,“你在家等着我,我马上就回去。”又顿了顿,“苏芜,你刚刚喊了我的名字,真好……”

    他的嗓音实在太过低沉温柔,尤其最后一句,那叹息般终于得偿所愿的语气,只听得苏芜心湖微漾,久久不能平静。

    她握紧了手机,却一个字也不出来。

    他,她刚刚喊了他的名字,好像……是真的……

    二十分钟后,苏芜站在屋内,望着门外的三个人呆住了。

    来的不只是穆正尧,身后还有两个身穿蓝色工作服的男人,衣服的胸前印着xx搬家公司的字样。

    更重要的是,这两个男人中间还矗立着一台香槟色的十字对开门冰箱。

    三人一物,就这么立在她的门外,把她的门口堵了个严严实实。

    这是个什么情况?苏芜有点懵。

    这时候,穆正尧走过来,很自然拉起她的手,把她往里带了带,让出门口的位置,又对门外的两个人:“先搬进来吧。”

    两人应声而动,转眼间就把冰箱挪进了屋里。

    看着本来就紧凑的客厅,一下子因为这个庞然大物而更显拥挤逼仄,苏芜这才终于缓过神儿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她侧转过身子,抬头望向站在她身旁挺拔的男人。

    “来不及买新的,就先从我屋里搬过来了。”

    穆正尧垂眸望着她,棱角分明的脸上,眉目舒展平和,仿佛在一件再平常不过,又理所当然的事情。

    屋里灯光明亮,他又低下头来,苏芜这才发现他的嘴角竟有一处紫红色的淤痕,还泛着淡淡的血迹。

    她不由得心头一紧,下意识就伸手抚上了那处伤痕:“你这是怎么了?跟人打架了吗?”

    此时此刻,她的眼底慢慢溢出一抹儿连自己都觉察不到的心疼。

    穆正尧静静地看着她,感受着嘴角处传来的,她指尖细腻微凉的温度,心中首先想到的居然是莫名感激戴景逸给他的这一拳。

    “不要担心,我没有打架。”

    他的目光锁住她,安抚的嗓音温柔的不像话。

    苏芜闻言,望着他黑沉黑沉的眼睛,心跳无意识地又跳错了一拍。

    两个人就这么一高一矮,面对面注视着彼此,已经完全忘了还杵在客厅里的,两个搬家公司的工作人员。

    两声不大不的轻咳声传来,苏芜才回过神儿来,忍不住脸一红,立刻把目光从穆正尧的脸上移开。

    “不好意思,打扰两位一下……请问,这冰箱要放到哪里?”其中一人问,脸上还带着些许歉意。

    显然,他也知道自己这话的太不合时宜了,打断了一对有情人的眉目传情。但是,他们也没办法,请原谅他们吧,他们就只是个搬家的啊!实在没有太多时间耗下去。

    最后,冰箱被妥善安置到了厨房,还接通了电源。搬家公司的两个人收了钱,就一刻不停的走了。

    苏芜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占据了她厨房三分之一的庞然大物,稀里糊涂的她,不知道要什么好。

    这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啊?明明就是想借用一下穆正尧的冰箱放一晚上食材的,怎么现在变成了他的冰箱跑到了她家的厨房里?

    他不会是想借机把这冰箱卖给她吧?还是他想借这个理由好让她再多管他一个月的饭?

    这么一想,苏芜不禁有些傻了。她回头望着穆正尧,一张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幻莫测,阴晴不定。

    不会……不会真的是她想的那样吧?

    她可不可以趁着那两个搬家公司的人还没走远,现在把他们叫回来,把这冰箱再给他搬回去啊?

    穆正尧站在灯光下,把苏芜脸上的神情尽收眼底。然后,他忽然就笑了。

    他长腿一抬,大步走到她面前,揉揉她的头发:“不要胡思乱想,在家好好吃饭。外面还有人等我,我先走了。”

    苏芜木然的点头。

    穆正尧这才步出了房门,随着一道轻微的关门声,他的身影消失在门缝外。

    好一会儿,苏芜才恍然回神。他好像还受着伤,还没有处理伤口啊!

    她猛地打开房门,冲了出去。“噔噔噔”脚步不停,下了楼梯。

    她在一层与二层中间的那扇窗户前停下了脚步,探出头去往外看,正好看到穆正尧打开车门上车的身影。

    她挥了挥手,刚想喊他,却在看到他副驾驶座上那团模糊的粉色身影时,骤然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眼底的光亮在不知不觉的黯淡下去,心房却莫名渗出一丝涩涩的苦味儿来。

    如果她刚刚没看错的话,在车上等他的那个人是女人吧?不然又怎么会穿粉色的衣服?

    她是……他的金主吗?是那个给他在这里买了房子,包养他的女人吗?

    对啊!这么久了,久到她这些日子以来,都已经忘了他的是一个……

    还有他脸上的伤,是不是刚刚那个女人打的啊?不然,怎么会那么巧?那个女人一出现他的脸上就有伤了?

    苦味儿夹杂着疼惜,丝丝缕缕在苏芜的胸口蔓延开来,如藤蔓一样紧紧缠住了她的心。

    为什么?他明明是那么清冷孤傲的一个人,他是优秀的让人侧目又善良的男人啊!为什么他非要去踏入那样一个让人不齿的行业?

    苏芜的脑袋乱成了一锅粥,她傻傻站在楼道里,身子有些僵。

    一时间,百般不出的滋味儿涌上喉间,连口腔里都是那莫名其妙的酸涩味道……

    正尧……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未婚不相识》,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