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做不做数
    ,

    凤凰散打搏击俱乐部。

    四四方方的拳击台上,戴景逸弓着身子,满头大汗地趴在围绳上,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对着身后的穆正尧,连连摆着还戴着拳击手套的手,:“正尧,不打了!不打了!我不行了,先让我休息一会儿……”

    穆正尧赤着上身,露出精壮的胸膛和肌肉结实的胳膊,站在台子的正中央,也气息微喘。

    他瞥了一眼戴景逸,摘了手套,面无表情地抬步走到角柱那里,拿了两瓶水,又走回来,把其中一瓶扔给戴景逸,然后拧开自己手中的那瓶,仰头一口气喝了大半瓶。

    戴景逸堪堪接住差点儿砸到自己脸上的那瓶水,忍不住两眼一瞪:“我靠!你这是偷袭知道吗?!”

    穆正尧听而不闻,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自顾自地靠着围绳慢慢坐了下来,继续喝水。

    一个人的独角戏有什么好演的?戴景逸无奈,叹口气,慢腾腾地拧开瓶盖,朝喉咙里猛灌一大口水,也一屁股坐在台子上。

    两人就这么隔着几步的距离,面对面坐着,都各自喝着水,只喘气儿不话。

    过了一会儿,戴景逸突然把剩下的半瓶水全部浇在了自己头上。

    水流顺着头发、脸颊流下来,把整件体恤都弄湿了。

    然后他猛地摇摇头,水珠随着他的动作四散飞扬。

    那动作,像极了一条刚从水里洗完澡出来的大狗,在抖落皮毛上的余水。

    再然后,他扬起脖子朝天大吼一声:“痛快!真特么痛快!”

    吼完两腿往前一伸,双臂张开架在身后的一根围绳上,看着穆正尧哈哈笑了。

    穆正尧直到一瓶水喝完,才抬眸淡淡瞥他一眼,问:“什么时候到的?”

    “昨天晚上。”戴景逸答。

    “住在哪里?”

    “君华啊!难不成还挤你那巴掌大的鸟笼子?”顿了顿,戴景逸又,“就是你上次住的那个套房,啧啧!那环境,那大床,那……简直太舒服了!”

    穆正尧没理他,随手一抛,手中的空水瓶划了个优美的弧度,“哐当”一声,正中远处的垃圾桶。

    “哎哟!功力不减当年呐!”

    “你不是要报仇吗?”穆正尧站起身来,后退一步,对着戴景逸勾勾手指,“再来!”

    戴景逸见状,苦着脸连连摆手,一副认怂的样子:“不了不了,我真不行了,浑身上下被你打得疼死了!”

    着他就站起身来,几步走到穆正尧跟前,掀开衣服指着自己前胸后背的青紫淤痕,抱怨道:“你看看!你自己看看!你都把我打成什么样儿了?!”未了,还做出一副被抛弃的媳妇似的十足委屈的表情来,拿腔捏调地,“正尧,人家千里迢迢来找你,你怎么就能这么狠心?还下手这么狠?”

    穆正尧冷冷看他一眼做作的表情,懒得理他,转身就走。

    “哎哎哎!你干嘛去?”戴景逸也不装了,立刻喊住了他,“我还有话没跟你呢!”

    穆正尧仍然头也不回,脚下步子不停。

    “正尧!”静默片刻,戴景逸的声音再次从身后传来,多了几分平时没有的深沉的低迷,“你,我还回得去吗?”

    穆正尧闻言,身子一顿,停下脚步,缓缓转过身来,狭长的眼睛盯着戴景逸看了很久,也没有话。

    戴景逸站在原地,也看着他,慢慢笑了,只是那笑却透着无尽的苦涩:“前两天,我看到他们了。”顿了顿,“戴泓森他……他也看到我了。”

    “你和他……你们……话了?”

    戴景逸的脸色突然白的有些难看,他艰难地摇了摇头:“没有,我是喝醉了酒才……我没想到会遇见他们。”

    “景逸。”穆正尧喊了一声他的名字,顿了很久,才,“这从来就不是你的错,放下吧。”

    戴景逸沉默了更久的时间:“放下了,就能回到过去吗?”

    “回不去。”

    戴景逸看着穆正尧,等他完。

    “但你可以把以前的那个戴景逸找回来,他已经迷路太久了。”

    戴景逸没有话,一步步走向穆正尧。

    他低着头,走的很慢,脚下的步子很沉,整个人都弥漫着一种悲伤的气息。

    近的跟前,穆正尧伸出手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然而,没想到的是,戴景逸忽然抬起头来,眸底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嘴角一勾,紧接着一阵拳风袭来,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穆正尧的左脸上。

    顿时,穆正尧的嘴角溢出一丝青紫血痕,半边脸都红肿了起来。

    而戴景逸早已麻利地一个翻身翻出了围绳,站在了台下,隔着很远的距离,他的脸上带着明显几分得意:“是你让我报仇的!这叫‘兵不厌诈’知道吗?”

    穆正尧伸出拇指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冷冷一眼扫过去,戴景逸立刻又往后退了好几步。

    “我……我告诉你,你别过来啊!你……你以前打我打的多狠啊!我整张脸都被你打成猪头了……我就打你这一次,你不许对我打打打……打击报复啊你……”

    戴景逸看上去很慌张,生怕穆正尧会冲下来把他狠揍一顿似的。可如果仔细去看,他的眼神却平静无澜,沉寂的仿佛一潭死水。

    “幼稚!”穆正尧盯着戴景逸看了很长时间,突然开口吐出这两个字,转过身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

    苏芜接到穆正尧的电话是在晚上八点半。

    听着里面传来的低沉嗓音,苏芜心里莫名就是一暖。

    “喂!饭马上就做好了,你现在可以过来。”她。

    电话里明显顿了顿,才:“苏芜,我今晚不能过去吃饭了。”

    苏芜:“……哦。”

    挂了电话,苏芜望着灶台上盘子里正要下锅的菜,淡淡的失落涌上心头。

    就这么看着两盘子菜出了好一会儿神儿,她才忽然想起来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她家里没有冰箱,天气这么热,这些东西放一晚上肯定会坏了啊!

    怎么办?这么多,她一个人也吃不完啊!而且,她也实在不想吃这盘子里的东西。

    咳咳……

    想了想,苏芜又拿起手机,翻出通话记录,把来电显示的第一个号码点了回拨。

    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起。

    “喂,”是穆正尧的声音。

    苏芜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他。

    直接问他家里有没有冰箱?她有东西要寄放一晚?可是,他一个大男人,连饭都不会做,家里会有冰箱吗?

    如果没有,他得有多尴尬?

    想到这里,苏芜顿时就觉得自己考虑不周,有些后悔打这个电话了。

    可是,既然打都打了,总要点儿什么吧?

    而穆正尧在电话里也似乎觉察到她的停顿,又问道:“怎么了?”

    他的声音低沉温柔,完就在电话那头儿静静聆听等待着,没有丝毫的不耐烦。

    可越是这样,苏芜心里就越后悔,越后悔心里就越乱。

    “那个……那个,其实也没什么,”苏芜吞吞吐吐,不知怎么就来了一句,“我就是想问问……我食材都买了,钱也花了……那个,虽然你没有吃,但如果坏掉了,这顿饭还……还做不做数?”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未婚不相识》,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