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景逸之殇
    ,

    他本就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男人,到了晚上,躺在床上身体一阵阵燥热,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每天早上起来身下某处更是硬的像块儿石头,冲了冷水澡还能坚挺不衰。那无处释放的精力,憋的他简直难受。

    夜已经深了,窗外月光如水。

    穆正尧赤着上身,身上只穿一件宽松的睡裤,用手臂撑在床上一下一下的做着俯卧撑。

    昏黯的光线里,他修韧精壮的身躯像是奔跑在夜色里的一只猎豹,不知疲倦般一直重复着那一个上下起伏的动作,哪怕此时他身上已经大汗淋漓。

    月光从窗户透进来,洒在床沿儿上,映着他深刻又俊毅的面庞。

    “……二百九十八……”

    “两百九十九……”

    “三百……”

    终于,他停止了动作,翻个身,仰面朝上,看着天花板。宽厚结实的胸膛剧烈起伏着,屋里只有他一个人粗重的喘息声。

    又过了一会儿,他起身下床,径直走进了洗浴间。

    冰凉的水丝当头浇下,却仍旧冲不散他体内阵阵涌动的燥热,身体的极度疲累也挡不住胯下那某个物件仍旧器宇轩昂的对他咆哮抗议。

    蜿蜒而下的水流中,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下,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原来他没有想多,这丫头竟然真的是在给他补身体……

    这么一想,穆正尧心里顿时又有点儿不是滋味儿。

    难不成她看着他很虚?需要食补?她的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再次回到床上,穆正尧腰间只裹了一条薄薄的浴巾。

    折腾了一晚上,他仍然毫无睡意。靠在床头上,穆正尧侧头望着外面已经渐渐泛起鱼肚白色的天幕,突然就有点儿想念戴景逸了。

    精力都快要把他撑爆了,想跟景逸痛痛快快地打一架……

    北京。

    荣海别墅区。

    戴景逸在他的敞篷跑车里,坐着睡了整整一夜。直到清翠的一声鸟叫声响起,他才幽幽转醒,从方向盘上抬起头来。

    他按了按眉心,又揉了揉眼睛,还把晕晕乎乎的脑袋伸出窗外。

    周围是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景致,他当然知道这是在哪里。

    顿了一下,他忽然就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就模糊了眼眶,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哀伤和愤怒同时涌上心头,他已经不能分辨哪个更多一些。他只知道,那极苦极疼的滋味儿如发作的蛊虫,正在一寸一寸啃噬着他的骨髓。

    为什么他还会来到这个地方?为什么他昨晚明明都喝醉了还会来到这里?自己这是究竟还在奢望什么?

    戴景逸!你可真够贱的!

    他在心里狠狠的骂着自己,似是觉得还不够,扬手就给了自己一耳光!

    响亮的巴掌声惊起了旁边树上的一只不知名的鸟儿。鸟儿拍了拍翅膀飞走了,戴景逸白皙的半边脸上却清晰的留下了五个通红的指印。

    可见,刚才那一下,他对自己是有多狠……

    疼吗?他丝毫不觉得。

    因为胸口处已经插了两把刀子,血流不止。那,才叫疼……

    恨吗?当然恨过。可他更恨自己,恨自己这么多年了都不能走出来,恨自己拿得起放不下,简直不配做个男人!

    穆正尧的对,明知是伤口,他却不让它愈合,就这么痛着,念着,淌着血,却任由它血流成河。

    可是,那是他的女人啊!是他全心全意爱得心翼翼的女人啊!有多少次,他吻她吻得明明身体的**都快要爆开了,他却还是选择隐忍,都舍不得碰她一下……

    他想把最美好的初夜留在他们的新婚之夜,让彼此像古人那样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一辈子就这么过下去。

    可最后,她生日那天,他满心欢喜的拿着礼物去找她。在路上,他幻想着她看到他时,会像鸟儿一样张开双臂飞到他怀里。然而,事实却是,他看见她居然跟他的……

    看着那两个人搂在一起的画面,他的世界从此天塌地陷,世一片汪洋……

    从那天开始,一个戴景逸便死了,另一个截然不同的戴景逸却活了过来。

    从此,苟延残喘,留恋花丛,游戏人间,过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每次他看见镜子里那张吊儿郎当的脸,那样陌生的眼神,那样放荡的笑容,他几乎都认不出那是自己……

    那不是他,那明明是另外一个人啊!

    往事不堪回首,一想起来就痛彻心扉。

    戴景逸用力搓了一把脸,抬手准备启动引擎。

    可是眼角余光在瞥见前面不远处走过的两道人影时,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他没想到他们会出来这么早。

    绿荫路上,那是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年轻女人的背影。

    男人中等偏高的个头儿,一身高级定制的深色西装,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虽然身材略有些发福,但看上去仍然健壮硬朗。

    女人一头深咖色波浪长卷发,穿一身黑色职业套裙,踩着高跟鞋,身材苗条,凹凸有致。光看背影就知道,这是个漂亮的女人。

    戴景逸的目光落在女人挽在男人的胳膊上,眼底有愤怒的火焰迅速升腾而起,但片刻,又渐渐熄灭下去。

    如今,他还有什么可愤怒的?早就这样了不是吗?他们都在一起好几年了啊!

    就在这时,似是有感觉般,前面的女人回头向戴景逸的车子看过来。同时,脚步也顿住了。

    戴景逸浑身一震,坐在车里不能动弹分毫。好在现下天色黯淡,挡风玻璃又贴了膜,车里光线更暗,她应该看不清自己。

    可他却把她看得清清楚楚。

    她还是一如从前那般模样,只不过,如今的她,褪去了当年的青涩,那张清秀标志的脸更成熟、也更漂亮了,连眉梢眼角都荡漾着妩媚的风情。

    男人也在这时顿住了脚步,寻着女人的目光,状似是不经意的也往戴景逸的车子看了一眼。

    但他没有做丝毫停留,很快就收回了目光,并伸手用力揽住了女人的腰,问:“天真,你在看什么呢?不是想吃聚香楼的馄饨吗?再不走,可就没有位子了。”

    他的声音不大不,却刚刚能够让戴景逸听见。

    宋天真闻言,有些不自然的转过脸去,看着戴泓森,勉强扯了扯唇角:“没什么,泓森,我们走吧。”

    完再也没有朝他看一眼,再次两人相携离去。

    戴景逸坐在车里很久,血液才渐渐回流。

    又过了一会儿,他“呵呵”笑了。他笑了也很久,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笑些什么。

    他那半边脸依旧红着,可眼神里明显有什么东西在渐渐凝聚,又慢慢散开,最后变得通透清明起来。

    他拿起手机,快速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他,“正尧,老子要去找你报仇!”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未婚不相识》,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