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想多了?
    ,

    苏芜走过去,在他面前站定,笑意就止不住地溢出来:“你怎么会来?”

    “没想到?”穆正尧的目光依旧锁住她,看着她的笑,眉宇间不自觉地又舒展了几分。

    确实没想到。

    苏芜非常实诚的点点头,声道:“今天没下雨,我以为……”

    “谁今天没下雨?”

    苏芜:“……啊?”

    穆正尧又笑了:“上午一直在下。”

    苏芜看着他的笑,心跳又跳漏了一拍,脸上还有点热:“以后不用来接我了,太麻烦了。”

    穆正尧闻言,看着她静了一瞬,半开玩笑地:“那看来,我以后要天天祈求下雨了。”

    苏芜还是第一次见他这样半真不假、还有点儿不正经的模样,一时竟有些语塞:“……我……我去给你倒杯水。”

    完,她转身去吧台里拿了一个纸杯,又走到饮水机旁接了一杯水给他。

    水放到桌子上后,她不等他什么,又立刻了句:“我去收拾收拾衣服,你在这儿坐一会儿。”

    然后逃跑一样快速冲进了试衣间,好半天都没有出来。

    穆正尧望着苏芜的背影,忽然有点儿后悔。

    是不是他太着急了?怎么又变鸵鸟了?

    他刚想着要不要找个恰巧路过的理由解释一下,试衣间里就传出了苏芜的一声哀呼:“我的衣服!”

    闻言,穆正尧站起身来,就朝试衣间走。

    走到一半儿的时候,苏芜从里面走出来了,怀里还抱着一堆衣服。

    只不过,她的头低低地耷拉着,双肩颓然下垂,神情看上去极为沮丧,一副可怜巴巴儿的模样儿。

    见状,穆正尧长眉微簇,几步走到她面前,问:“怎么了?”

    苏芜先是抬头看他一眼,接着又垂下头去。

    她叹口气,把怀里的衣服都放在一旁的矮凳上,这从里面拿出一件儿纯白色的真丝拼接苎麻的连衣裙来。

    然后,摊在手心里,:“刚刚被我用钩子勾了一条大口子。”

    穆正尧垂眸一看,可不是,一条足足十几公分长的口子,像是人身上皮肉外翻的伤口,狞狰地斜斜出现在裙子腰线以下的裙摆上。

    看裂口处的衣服布料,正好是苎麻真丝双拼接交界处,想要补救都很难。

    这时,苏芜又话了:“这是我店里最贵的一件衣服,进价都要好几百……肉疼!”

    她的语气很是低迷,可出的最后两个字却让穆正尧一下子笑了场。

    听见笑声,苏芜不禁抬起头来看着穆正尧,不明所以地问:“你为什么笑?”

    穆正尧觉得此时的苏芜简直可爱极了,伸手揉了揉她松软的头发,看着她手里的衣服,慢慢地:“如果我哭它能完好如初的话,那我就哭给你看。”

    苏芜完全没想到他会这么,一时间愣住了,呆呆地看他几秒,也忍不住抿唇笑了。

    算了,反正也这样了,哭也哭不回来,自己想办法补补。就当自己也奢侈了一回,自己穿吧!

    苏芜心里想着。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废了一件很贵的衣服,可是看着站在她身边的男人,苏芜觉得自己心里,并没有她想像中的那么难过,甚至还有丝丝温暖的感觉。

    刚刚他揉她头发的时候,这种感觉尤为强烈。这是为什么?

    她拧眉想了一会儿,也没有想明白,干脆不想了。

    苏芜忙完以后,发现穆正尧又坐回到了门口的椅子里,安静的翻着杂志,时不时拿起杯子喝一口水。

    看着看着,苏芜不由得感叹,举手投足间都这么让人移不开眼睛,这个男人真的有点儿过分了。

    如果他是她店里的商品,她一定贴个标价牌把他卖个好价钱。

    可是心里刚这样一想,顿时又有点儿舍不得了。

    具体舍不得什么呢?她想了好一会儿,也许,她应该真的把他当家人、当哥哥了吧……

    ******

    晚饭的时候,两菜一汤端上桌,苏芜的脸是通红的。

    她低着头,眼睛都不好意思向穆正尧的方向看。

    这是她从度娘那里搜来的食谱,上面,男人吃了补肾、壮阳、固精元,对身体好。

    咳咳……

    她本来抄录了好多食材的名字,但是到了菜市场之后,她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那些她不好意思叫出口的食材,真的太贵了!

    当时她的店里还没有开张,身上只带了不足一百块钱。没办法,她只得又把纸条上一大串儿食材名字,上上下下的滤了好几遍,目光最终才锁定了目标。

    头顶的吊扇不疾不徐的转着,苏芜快速了句“我去盛饭”就进了厨房。

    穆正尧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长几上的几样饭菜,眼睛里快速闪过一丝狐疑。

    韭菜炒鸡蛋,豌豆炒腰花,还有鱼头豆腐汤。

    这几道菜……

    穆正尧抬眸往厨房门口看了一眼,摇摇头倏地笑了。

    他在想什么?怎么可能?巧合而已,想多了,一定是他想多了。

    苏芜端着两碗饭从厨房出来,就看见穆正尧在笑。

    他眉宇舒展,很自然,很舒心的笑容漾在他的嘴角,柔软了他刚硬的面部线条轮廓。

    他的牙齿很白,眼睛却很黑。睫毛向下微垂着,在灯光下根根分明,使得他整个人看上去如一副浓墨重彩的画。

    苏芜一时竟移不开眼睛,直到穆正尧抬眸朝她看过来,她才快速移开视线,装作若无其事的走过去,把饭放到长几上。

    “吃饭了。”她。

    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可是心却不知为何“扑通扑通”跳乱了节拍,在她胸膛里起伏不定……

    吃饭的时候,穆正尧注意到苏芜只吃白米饭和豌豆,不由得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什么时候学会挑食了?”

    着便夹了一筷子鸡蛋和腰花放到了她碗里。

    苏芜话还没来得及,顿时就有些愣住了。她看着碗里的腰花,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为难极了。

    这这这这……这是给男人补身体的,她她她……她一个女人吃了不会出什么问题吧?会不会长胡子啊?

    可是,穆正尧把菜都夹给她了,她总不能给人再夹回去吧?

    犹豫了半天,她颤颤巍巍的用筷子挑起来,眼睛一闭,艰难的嚼了几下,艰难的咽进了肚子里。

    她就吃一块儿应该没事吧?不过,为了防止穆正尧再突然给她夹东西吃,她抱紧了自己的饭碗,使劲儿往边上躲了躲。

    第二天,苏芜做了葱爆羊肉、海米粥……

    第三天,黄豆炒虾仁、蜜枣山药粥……

    第四天……

    第五天……

    连续几天吃下来,穆正尧就有点儿上火了,还流了两次鼻血。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未婚不相识》,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