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很喜欢很喜欢
    ,

    苏芜一下子反应过来,立刻伸出食指放在唇边,对着穆正尧做出一个噤声的姿势,又立刻快走几步把电视声音开的大一些,这才打着哈哈,含糊不清的糊弄手机那边的杜紫藤:“哪能呢?呵呵……紫藤你肯定听错了,刚刚那是电视……”

    她的话还没完,杜紫藤就一声大吼:“妞儿你骗鬼呢!电视机里的男人会喊你的名字?!”

    苏芜:“……”

    “快!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背着我在家里藏了个男人?!”

    苏芜满头黑线:“……”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别扭,好像她是耐不住寂寞,背着自己丈夫偷汉子的那啥似的……

    杜紫藤也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立刻改口:“不是,老娘刚才太兴奋了,措辞不对!重来,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背着老娘交了男朋友?”

    苏芜:“……”

    “这大晚上的,你家居然有个男人!这简直就是**啊这是!”手机里的紫藤声音莫名有些猥琐的兴奋,“妞儿,快!快!你们究竟发展到哪一步了?有没有那个……”

    苏芜一脸懵:“……哪个?”

    “就是那个啊!你懂的……”紫藤着便从电话里弄出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来。

    苏芜一听,血直往脑壳上涌,脸“唰”的一下红到了耳根。

    “杜紫藤!你还是不是个女生?这种事情都能随口捻来!你想象力这么丰富,当初你就不应该去学法医,你你你你去写狗血言情得了!”

    “嘿嘿嘿”杜紫藤嘿嘿笑着,“写的哪有看的舒服!老娘的才华还是比较适合跟尸体打交道。比如给死者的内脏做个切片呀、锯个肋骨呀、把肠子掏出来再塞回去之类的,就挺好的。”

    苏芜听得后背发凉,直泛恶心。

    杜紫藤却话锋一转,又道:“你休想转移话题。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快,那个男人是谁?!”

    苏芜认命的叹了口气,虽然知道此时紫藤看不见,她仍然神情十分严肃的竖起三根手指:“紫藤。我真的没有男朋友!苍天可鉴,日月为证!我到现在连个喜欢的人都没有!清清白白的单身狗一枚!”

    殊不知她这些话时,一旁正在盛饭的穆正尧手一顿,脸色也在刹那间变得非常难看。

    她刚刚……她没有喜欢的人……

    他缓缓闭上眼睛,等胸口处那滞涩的疼稍稍消减下去一些,把碗往洗碗池里一放,面色沉寂的走了出去。

    “妞儿,你别给我来这一套!快,他长得好不好看?是不是特温柔、特清秀、还特像你的梦中情人宁采臣?哈哈……”

    电话里,紫藤像是打了鸡血一样,还在兴奋地个没完,苏芜却看着穆正尧空手走出去的身影有些微怔。

    他不是没吃饱吗?怎么没盛饭就出去了?

    她回头看了一眼锅里的米饭,又看了看洗碗池里的空碗。心里纳闷了,明明还有饭的啊?

    “妞儿!你怎么不话?”电话里又传出了杜紫藤意犹未尽的质问声。

    苏芜回过神儿来,再跟紫藤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肯定会没完没了。

    她像躲瘟疫一样赶紧对着电话:“呵呵……紫藤,你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挂了哈!呵呵……”

    “心虚了!心虚了!妞儿你心虚了!”紫藤在那边儿斩钉截铁地,语气肯定的就像她真的能看见一样。

    “真的没有啊!紫藤!”苏芜用手扶额,怎么又跑到这个问题上来了!

    “我告诉你妞儿!你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老娘放了暑假就回去,非要看看那个男人到底长啥模样儿!”

    苏芜果断挂了电话,抬头望着屋顶,长长吐出一口气。

    这个紫藤还真是……唉……

    苏芜走出来的时候,看见穆正尧正坐在沙发上,双手搭膝盖,眼眸向下微微阖着,脸上的表情有些……落寞。

    苏芜不由得又怔了一下,站在厨房门口,问:“不是没吃饱吗?为什么没有盛饭?”

    穆正尧缓缓抬起眸子,隔着几步的距离,直直地看着她。

    他的眸色幽暗浓郁,里面暗光浮动,一如此时窗外渐深的雨夜。

    这样眼神莫名迫人,苏芜竟一时不能直视他的眼睛,她立刻移开视线,看向别处。

    而他似是觉察到她的闪躲,出声唤她:“苏芜。”

    她不得不再次看向他,只是这次,她刻意避开了他的眼睛,把视线停驻在他挺直的鼻梁上。

    书上,这是人与人面对面话时的最佳视角和位置,礼貌又不显得唐突。

    “怎么了?是不是菜做的不好吃?”她又问。

    她下意识觉得,此时的她应该要先点儿什么来缓解这忽然变得微妙的气氛。

    穆正尧却没有回答她的话,反而拍拍沙发:“过来坐,我有事要问你。”

    完,他也不催促她,静静的等待着,整个人安静的仿佛他已经在那里等了很多年一样。如果她不过去,他就会这么一直等下去。

    苏芜愣了一会儿,怔怔地走过去,在沙发一角坐下。

    “什么事?”她微微垂着头,眼睛连看他鼻子的勇气都没了。

    穆正尧静了一瞬,突然幽幽问道:“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苏芜以为自己听错了,缓缓抬起头来:“你什么?”

    “你没听错。”穆正尧侧过半边身子,面对面看着她,非常认真地再次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苏芜,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一连几天的阴雨绵绵,硬是将这夏日里的炎热褪去,空气变得又湿又冷。

    刚刚送走了冒雨而来的一位顾客,苏芜从试衣间里抱着没有被选中的衣服走出来,眼睛不由得落到门口椅子里坐姿笔直的男人身上。

    他今天穿了一件纯黑色长袖衬衫,背影修韧挺括。头发短黑而浓密,头微垂着,从苏芜的视角看过去,衣领上方露出一大截儿脖颈。或许是因为衬衣是黑色的缘故,那裸露在外的肤色比平时看起来要略显白一些。

    今天已经第四天了,他都按时来接送她上下班儿。早晨他把她送到店里就走,下午五点准时来店里,安静地拿一本书看着,坐在门口的椅子里等她收工。

    就连《时尚芭莎》这样偏女性化的杂志,他居然也能看的下去。

    有时候,他也会望着门外的雨出一会神儿。狭长的眸子微微眯着,黑漆漆的,蒙着一层迷离。每当这个时候,苏芜就觉得他的身上莫名萦绕着一种寂寥的气息,就像外面清凉的雨丝。

    他的话很少,自从那天晚上开始,他的话好像就更少了。

    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苏芜慢慢从他身上收回了目光,垂下了眸子。

    那天晚上他突然问她喜欢什么样的人,她怔忡了半天才十分困难的回答:“这个……穆先生,这个……”

    她回答不出来,也不知如何回答。

    她本就是个脸盲,连男人的脸都记不住,更没有真正喜欢过什么人。

    她总不能告诉他她喜欢《倩女幽魂》里宁采臣那样的书生,或者跟他她喜欢那个连一面都没见过、甚至还不能百分百保证是男是女的神秘设计师青蓝?

    她虽然有时候脑袋抽筋儿喜欢胡思乱想,但她也分得清虚幻和现实,也从不把两者混肴。

    他又问:“你有过喜欢的人吗?”

    苏芜呆呆的看着他,摇了摇头。

    他神色复杂地看了她好一会儿,却忽然笑了。

    极其无奈苦涩的笑在他唇边慢慢漾开,像腊月天里开在窗棂上的冰花——

    清冷、短暂,透着一种寒凉彻骨的痛。

    苏芜看得心头一滞,胸口莫名有些泛疼。

    然后,她看见他垂下眸子,像是在自言自语般低声:“你知道吗?我喜欢过。”顿了顿,“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未婚不相识》,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