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接你回家
    ,

    穆正尧在车里静静看了一会儿,勾起唇角笑了。

    再看下去,他都有点儿怀疑,她这异于常态的兴奋是不是中了福利彩票的超级大奖?

    打开车门下了车,他径直走进了店里。

    苏芜还在挥舞着拖把来回的拖地,听见声音,她笑眯眯的抬起头来,朝着门口的方向:“欢迎光……”

    在看到来人的那一刻,那个“临”字就被这么硬生生卡在了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憋的她有点儿难受。

    “怎么是你?”她一脸的诧异之色。

    穆正尧笑笑,不答反问:“你以为是谁?”

    苏芜被他的笑晃了眼睛,不由得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我当然是顾客啊!”完又觉得哪里不对,“不是,我是问你,你怎么来了?”

    “下雨了。”穆正尧看着她,一本正经的答非所问。

    苏芜:“……”

    废话!刚刚那么大雨,她能看不知道?!

    “所以……”她隔着玻璃向外看一眼停在她店门前的车子,怀疑的问,“你……总不会是来避雨的吧?”

    待在车里又淋不着!就算他是她也不会信!她人是偶尔反应迟钝一些,但又不是傻!

    苏芜在心里愤愤地想着。

    她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穆正尧看着,不禁又笑了:“我当然不是来避雨的。”

    苏芜撇撇嘴:“那你来干嘛的?”

    穆正尧似乎并不着急回答,朝她走近两步,才缓缓道:“我来接你回家。”

    “接我回家?!”苏芜以为自己听错了,指着自己的鼻子又问了一遍,“我没有听错吧?”

    “怎么?”穆正尧一边,一边不着痕迹的又向前走了两步,直到把她整个人都笼罩在他的阴影里,才俯下身子盯着她的脸,语调缓慢地,“我的样子看起来像是在谎?”

    离得太近了,他的鼻梁又挺又直,呼吸都若有若无的喷洒在她的脸上,锁住她的那双黑漆漆的眼睛幽暗迫人,里面还带着一丝不太明显的浅淡笑意。

    苏芜的“腾”地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心跳也莫名有些不稳,她立刻移开目光,后退一步拉开与他的距离。

    咦?刚下过雨,这天怎么还是这么热?

    “呵呵……那个……穆先生,谢谢你的好意,可我现在还没到收工的时间,不用了,真的不用了。谢谢,呵……”苏芜干笑着。

    什么来接她回家?听着好奇怪好别扭的,她才不要!

    闻言,穆正尧的眼底划过一丝淡淡的失落。他慢慢的直起身子,又看看外面依旧淅淅沥沥的雨,问:“下着雨,你怎么回去?”

    苏芜:“我有车子。而且,不定一会儿等我收工的时候,雨就停了。”

    “万一停不了呢?”

    苏芜似是没有想到他这样问,不由得一怔,随即又笑了:“停不了我就不回去了呗!”

    雨真要停不了,她就在店里打地铺凑合着住一晚上,无所谓啊!没什么大不了的。

    谁知穆正尧听完,问了一句:“你不回家,那我晚上吃什么?!”

    他的语气十分幽怨,听起来像极了被薄情寡幸之人抛弃的那啥啥啥。

    苏芜:“……”

    原来他来接她,是怕晚上没饭吃……

    苏芜顿时哑口无言,满头黑线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不知道要什么好了……

    而穆正尧好像打定了主意要跟她耗下去,干脆长腿一抬,拉过一把椅子,直接坐到了她的店门口的玻璃圆桌旁边。

    苏芜:“……”

    为了一顿饭……至于吗?

    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暂时也没有客人进门。

    苏芜先是擦干净了地板,又把刚才卖空的衣服重新熨烫,搭配上架,无意中抬头一看,穆正尧还坐在那里。

    与刚才不同的是,他手上还多了一本杂志,正姿态悠闲的翻看着。

    苏芜:“……”

    还真是尊神啊!

    苏芜叹口气,认命地放下手里的活儿,起身走到饮水机前,拿出一个一次性纸杯,接满了一杯热水,又回身走到穆正尧的面前,不声不响地把水杯放到桌子上,就又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等她转过身去后,穆正尧这才从书里缓缓抬起头来,看看桌上还冒着热气的水杯,又扭头看看她的背影,静了一瞬,慢慢笑了。逆着光,那双漆黑狭长的眼睛里,都蒙上了一层浅浅的光泽。

    一个时后,苏芜终于把所有的事情都忙完了。

    明明不的工作量,可能是因为今天有了个好收成,她竟然一点儿都没觉得累,好像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似的。

    难道这就是传中的“人蓬喜事精神爽”?哎呀!真是的太对、太好了!苏芜不禁又一次对中华上下五千年的文学底蕴佩服的五体投地。

    神清气爽的坐回到吧台里,苏芜的目光直接略过门口的男人,望向门外。

    风停了,雨依旧还在不紧不慢的下着,那淅淅沥沥打在树叶上的声音因为有了不一样的心情,听上去也煞是动听。

    大街上有些冷清了,行人不多,都是穿着雨衣骑车路过的,或者打着雨伞步行的。出租车倒是热闹了起来,一辆接着一辆的鸣着喇叭驶过。

    看了一会儿,苏芜觉得无趣,收回目光,也随手拿起一本杂志翻看着。

    一时间,除了逾门而来的雨声,屋里只有两人偶尔翻动杂志书页的声音。

    又很长时间过去,直到她把手里的一本杂志一目十行的翻完了,苏芜这才慢慢抬起头来,看向穆正尧。

    椅子里的男人手握一本杂志正看的认真。

    他今天穿了一件蓝色竖条纹的衬衫,深色的西裤,腰间扎了一条深棕色的皮带,鞋子依旧是黑色的皮鞋。因为冒雨而来,裤脚和鞋面上明显有已经干了的水渍。

    他的坐姿很端正,肩膀宽厚,脊背挺得很直。头微垂着,意外的安静。柔和的灯光从他的头顶射下来,照着他的棱角分明的侧脸,透露出一种沉静的俊毅。

    如果……如果他的表情再呆滞一点儿的话,那简直就是一尊大师级别的完美艺术雕塑!

    苏芜莫名觉得,此时的穆正尧跟她店里的玻璃窗里,摆放的那个站着的塑料长发女模特简直配一脸!

    他怎么可以长得如此好看?

    像他这样的男人,以后谁要嫁给了他,带出去了,还能带的回来吗?

    唉!真替他未来的老婆担忧啊!

    苏芜想着想着就笑了,自己这又是在瞎操什么心啊?

    她移开目光,随手又拿过来一本杂志胡乱翻着。

    可是不知道怎地,她却一个字也看不下去了,眼睛老是不由自主的朝穆正尧的方向瞟。

    她在心里长叹一声,真是美色误人!美色误人啊!她明明不喜欢他这款儿的,居然也被诱惑了!

    后来,干脆拿过来一张白纸,埋头,用笔在上面胡乱画着。

    渐渐的,一个男人英挺的轮廓在她的笔下慢慢显现出来……

    “在画什么?”

    突然,一道低沉的男声在头顶传来,把苏芜吓了一大跳。

    当她反应过来声音的主人是谁时,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手忙脚乱的把自己刚刚的那张涂鸦藏起来。

    可是……

    穆正尧比她更快,大手一伸就拿了过去。

    苏芜:“……”

    苏芜楞在当场,傻傻站着居然忘了去抢回来。

    穆正尧静静地盯着那张纸看了很久,直看的苏芜心里七上八下、鸡飞狗跳,他才慢慢笑了。

    “画的不错。”他。

    闻言,苏芜的脸像是被火烧一样的红了。老天!快点儿来个雷把她给劈晕吧!

    半晌,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吞吞吐吐的:“我……我我不是故意要画……画画你的,我我我……”

    她“我”了半天也没有“我”出个一二三来,脸却更红了。

    “故意的也没关系。”顿了顿,又看了一眼纸上的画像,穆正尧十分认真的,“只是这个角度不怎么好。”又顿了顿,“你的手机呢?拿来我用一下。”

    苏芜的大脑已经不能思考,讷讷地递上她的手机。

    然后,她看见穆正尧熟练地解开了她手机的锁屏密码,再然后,点开了照相机,“咔嚓”一声拍了一张自拍照,递到她面前,语气波澜不惊:“你照着这个画,效果会更好一些。”

    苏芜“咕咚”一声咽了一口唾沫:“……”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未婚不相识》,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