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一直陪着你
    ,

    早餐很简单。

    米粥、白煮鸡蛋、一碟咸菜,还有一盘切成块儿的千层饼。

    穆正尧来她这里吃饭怎么也是突发事件,苏芜根本来不及准备。家里面食材有限,她只能做出这些东西来。

    好在米粥被她用文火慢慢煮的汤黏米烂,香味儿十足。鸡蛋是区门口摆摊的老奶奶那里买的土鸡蛋。

    还有千层饼也是她现和面放葱花、花椒盐、揉层、用擀面杖摊薄,再放少许油在锅里慢慢煎制而成。色泽金黄,外酥里嫩。

    这几样东西摆在长几上,整体看起来,虽比不得品雅居的菜品精致,但勉强也算有几分卖相。

    苏芜看一眼站在长几前垂眸“认真观察”早餐的男人,撇了撇嘴,直接绕过长几,一屁股坐到了客厅里唯一的那张双人布艺沙发的正中间。

    然后,她一边拿筷子,一边假装热络的笑着招呼穆正尧:“穆先生,别站着啊!坐,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坐!我看你往哪里坐!

    穆正尧抬眸,看向沙发上的颇有高铁霸座女气势的女人。

    笑容太过灿烂,眼神太过明亮,眉梢眼角微扬,毫不掩饰的透露出**裸的挑衅。

    此时的她看起来,像极了一只被惹怒了的猫,已经悄悄向他亮出了尖尖的爪子。

    穆正尧在心里无奈的叹息一声。随后在屋里快速扫视一圈儿,神色淡然的移步,从角落里拖过来一张矮凳,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长几本来就矮,凳子更矮。他人高马大腿长,坐在塑料质地的板凳上,手脚都不得伸展。光是膝盖高度,就超出了长几的玻璃面板一大截儿。

    明明是很憋屈的坐姿,偏偏他脊背挺的很直,双脚向外呈八字形岔开,双臂自然下垂,手轻轻搭在膝盖上,硬生生愣是被他坐出了一副睥睨天下的非凡气势来。

    苏芜:“……”

    这个男人还真的是……优秀的不像话!

    苏芜心里刚刚才升起的“我的地盘儿我做主”的优越感,瞬间碎成了一地渣渣……

    她闷闷的拿起筷子夹住一块儿千层饼,闷闷的咬了一口,闷闷的嚼着。

    苏芜不话,穆正尧也吃的很安静,至少在她看来是这样的。

    他的吃相依旧斯文好看,眉眼低敛着,剥鸡蛋壳的手指修长均匀,指甲也修剪的很干净整齐。

    看着剥好的白嫩嫩的鸡蛋,被他轻轻捏在手里,与他手指麦色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苏芜莫名就想起了她崴脚的那天晚上,他把她的脚放在他的大腿上,认真给她揉脚腕的情景……

    想着想着,苏芜的脸就不可避免的红了,低头端起碗来大口喝了两口米粥。

    真是的,好好的吃个饭,自己在乱想什么?!正事儿重要!先把这尊神从她家里弄走再!

    过了一会儿,苏芜脸上的热意渐渐褪下去,她抬起头来,非常客气地笑问:“穆先生,我做的饭还合您胃口吗?如果您吃不惯的话……”顿了顿,无奈的叹口气,来了个神转折,“那我也就这水平了。”

    穆正尧闻言,望向对面的女人。

    白里透红的脸上绝对是十二分的歉意,一副“我真的已经尽力了”的认真表情。只可惜……那双眼睛中一闪而过的狡黠却出卖了她。

    他不着痕迹的移开目光,垂眸用筷子夹起一根儿咸菜放进嘴里,嚼了两下,又喝一口米粥,然后放下碗,慢慢开口:“挺好的。跟我想象中的一样,家的味道。”顿了顿,“我很喜欢。”

    苏芜闻言,脸上本来有所期待的表情顿时就僵了一下,眼神里也掠过一丝不可置信的迷茫。

    什么情况?怎么跟她的预期完全不一样?他居然会五块钱就能买一斤的咸菜疙瘩好吃!真的假的?!她没听错吧?

    她不禁眯起眼睛,仔细打量起穆正尧的神色,想从他的脸上分辨出他的这句话到底注入了多少水分。

    可是没有,他的神色淡然,目光真诚,怎么看怎么觉得,他是真的喜欢她做的饭,没有半分曲意奉承她的意思。

    这下苏芜尴尬了。

    本来,她以为他肯定不会喜欢这种平常人家的清粥菜,所以她就想找个理由跟他,她做的饭就是这么难吃,没有救了,还是还给他钱比较好。

    可是如今,他居然真的不嫌弃她做的饭,这让她一时还真的不知道些什么了。

    她呵呵干笑两声:“穆先生喜欢就好,喜欢就好……这下我就放心了,放心了……”

    完,神色尴尬的继续低头吃饭。

    穆正尧若有所思的看了苏芜一会儿,没话,也低下头去继续吃他的。

    他没有谎,这是他记忆中的味道,这是他的五才能做出来的味道……他是不会记错的……

    犹记得,他陪她窝在沙发里看《猫和老鼠》,她怅怅然地:“正尧你知道吗?我的名字里有一个“芜”字,其实“芜”与“无”同音,就是什么都没有的意思。而事实上,我也确实一无所有。没有亲人,又几乎没有朋友……”

    听出她的落寞,他把她圈在怀里,心疼地:“那我们就不叫芜了,叫……五!五!以后就是我的专属称呼——五彩缤纷、五颜六色、五谷丰登、五亲六眷、五光十色、五味俱全、五花大绑、五大三粗……”

    然后,她一听就乐了,捂着肚子笑的明明都上气不接下气了,还不忘反驳他,:“正……正尧你……好坏!你……你才是五大……三粗!”

    他停下背诵成语词典模式,更紧的把她圈在怀里,亲吻着她的脸颊,轻声呢喃:“苏芜,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是一无所有,你有我……我会一直陪着你……”

    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犹如昨日般清晰。可如今……

    穆正尧抬头,望向对面近在咫尺的女人,心里仿佛有把刀子在割。

    我们曾经明明那么相爱过,你为何却丝毫不记得?你怎么忍心……怎么可以陌生的好像我们从未遇见过……

    下午的时候,本来晴朗的天气突然狂风大作,阴云密布,一声惊雷过后,大雨如倾泻的银河之水从浓墨般的天空滚滚而下。

    只片刻,天地之间便迷蒙一片,大街上水流成河,行人纷纷就近避雨。

    苏芜冷清了大半天的店面里,竟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变得热闹起来。

    因为她这是女装店铺,进店躲雨的都是女人。既然进了店,自然不好意思只躲雨不买衣服。

    她们的几人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试了几件衣服,没想到看着并不出挑的衣服上身效果却是极好,再加上衣服布料都是亲肤的棉麻质地,女人们的目光不禁变得炙热和惊艳起来。

    女人本来就是不理智的生物群体,遇见自己中意的、又物有所值的漂亮衣服,可以根本没有招架之力,只有乖乖掏腰包的份儿。这是女人的天性,不关乎年龄和身份。

    所以,有人把女人逛商场比喻成上战场,红了眼一般大杀四方,绝不手软!虽然这话有夸张成分,但也并非全无道理。

    短短一个时下来,苏芜居然卖出了十几件衣服!这对她来,绝对是个不的意外之喜!

    她在心里默默感谢了八百八十八遍雷神、风神、雨神……甚至,连胡子一大把的老龙王都没放过。

    两个多时后,雨势渐,慢慢变成了毛毛细雨。

    店里的女人们心满意足的提着自己的战利品逐一离开。苏芜看着被翻的乱七八糟的铺面,还有地板上满是水渍污渍的脚印,脸上却笑的灿如夏花。

    三十四件!她整整卖出了三十四件衣服!

    一件衣服的纯利润按三十块计算,那三十四件就是……老天!她发财了!哈哈哈!

    于是,当穆正尧的车开到霓裳阁的门口,还没下车,隔着挡风玻璃,他就看见了店内那个正抱着个拖把又蹦又跳,已经完全进入癫狂模式的疯丫头……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未婚不相识》,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