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同一个梦
    ,

    老旧的电风扇吱吱呀呀的左右摆动着低低垂下的头,搅动着屋内烦闷燥热的空气。那有气无力的声音,听上去,仿佛下一秒就要撑不过去,就此罢工。

    洗完澡,苏芜穿着棉质的无袖睡裙,趴在床上,神情呆滞,一下一下用头撞着枕头。

    她其实想撞墙的,想了想,她又没练过铁布衫、铁头功之类,用她区区血肉之身去撞墙应该挺疼的,还是算了。

    就这么在枕头上撞了好一会儿,她干脆把整张脸都深深埋了进去,长长的哀嚎一声,久久都没有再抬起来。

    此时,她真的想把自己闷死的心都有了。

    事情究竟是怎么演变成这个样子的,她到现在都没有完全搞明白。

    明明就是一件很简单的欠债还钱的事儿,到最后竟变成了她要给穆正尧做一个月的饭来抵债的约定!

    噢!老天!是她打开的方式不对,还是当时她的脑袋进水了?怎么就稀里糊涂的就答应了他这么麻烦的要求呢?

    像他那样一个动不动就去像品雅居这样的高级餐厅吃饭的人,她做的清粥菜、粗茶淡饭,他能吃得惯吗?

    好吧,吃不吃得惯还是次要的,关键是现在她突然要多管一个人吃饭,还是个男人。这……这也太奇怪了!

    早晨她偶尔赖床,两片饼干一杯白开水都能对付过去,他能吗?

    晚上从店里回来,拖着一身疲惫,她哪里还有做饭的心情?很多次都是在路边摊儿上买几串麻辣串就解决了。他能吗?

    光是看他在餐桌上那一副斯文至极的吃相,估计他连麻辣串儿长什么样儿都不知道吧?

    苏芜越想越后悔,越想越后悔……她烦躁地把自己的头发胡乱糟蹋一通,不由得在枕头里再次发出一声更为凄惨的哀鸣。

    又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翻过身来,像条死鱼一样仰面朝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满脸的生无可恋。

    如果世上有卖后悔药的,她一定二话不,立刻就买一大把吞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困意渐渐袭来,她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又是一眼望不到边的黑暗和寂静,又是那个如深如万丈悬崖般陡峭直立的地方。

    黑和冷包围着她,侵袭着她全身的每一根神经。她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死亡的气息慢慢向她逼近……

    她恐惧的浑身发抖,即便咬紧了牙关,也能听到牙齿在口腔里咯咯的打战声。

    她想逃,可是迈不动脚步。

    她一遍又一遍的大声地喊:“这是哪里?有人吗?有没有人?”

    可是什么都没有,回答她的只有空旷的寂静和黑暗。

    直到她再次从那极高之处向下极速坠落,她才猛地惊醒过来,一下子坐直了身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风扇的自动定时已经到了,早已停止了转动。

    不知道是热的还是吓的,她的睡衣已经大片大片的被汗水湿透,黏答答的贴在后背和胸前。她的头上也全是汗水,头发被浸湿成一缕一缕垂在额前。一张脸颜色惨白如纸。

    苏芜按亮床头的台灯,赤着脚跳下床,打开电风扇的最高档,“吱吱呀呀”的声音重新响起,呼呼的风顿时吹得她的身体一颤。

    她回到床上,坐下,双膝微曲,拉过一旁的夏凉被连同膝盖一起,紧紧地抱在怀里。

    昏黄的灯光里,苏芜的神情有着凝滞的恍惚。

    她为什么又做了这个可怕的梦?已经是第二次了……

    梦里的那个地方到底是哪里?那个黑色的影子,那双骷髅般索命的手……会是谁?

    这个梦到底跟她有什么关系?她连续两次做一模一样的梦,这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难道真的只是巧合吗?

    苏芜呆呆地想了很久,想的脑袋都疼了,也没能想出个头头道道来。

    窗外的天色已经开始变得朦胧起来,在窗帘上映出一片模糊的淡青颜色。

    她从枕头底下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05:55分。

    看着这三个相同的数字5,苏芜突然想起来以前不知道从哪里看到的一段话——

    如果有一天,你无意中在手机看到的时间为三个或以上的一模一样的数字时,就证明在这个时间里,这个世界上的某个角落,恰好有一个人在思念着你!

    想着想着,苏芜摇摇头苦笑一声,把手机又塞了回去。

    原来都是骗人的!

    这大清晨的,天刚蒙蒙亮,这个时间谁会想念她?钟珂和杜紫藤这两个家伙,肯定还在梦里和周公下棋呢!

    而且……除了他们俩之外,在这个世界上,她实在想不到还有谁会想念她了。

    世界那么大,跟她有关的人却寥寥无几……

    一丝沉寂已久的孤寂感扑面而来,在她心头缠缠绕绕,久久不肯散去。苏芜的神色不自觉的黯然了几分。

    她正独自伤感,枕头下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是短信提示音。

    苏芜微怔,是谁这么早给她发信息?难道是手机欠费提醒?

    当她拿出手机,看到未读信息显示框上显示的名字时,她手一抖,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发信息的居然是穆正尧!

    上次给他打过电话后,她就把他的号码存入了联系人中。

    可是,这大清早的,他给她发信息干嘛?

    苏芜定了定心神,点开信息栏,通话框里只有孤零零的一个字——“早。”

    什么鬼?!他这是在真的跟她早安?还是在变相的提醒她别忘了他的那份儿早餐?

    苏芜抱着手机想了一会儿,终于从鼻子里冷哼一声,手指快速翻动,编辑好一条信息,点击发送。然后随手把手机往床上一扔,起身去洗漱了。

    这边,穆正尧赤着上身,半倚半坐的靠在床头,几乎是在手机响起的第一时间,他便点开了那条等待已久的信息——

    “放心吧,没忘!7点准时过来吃饭!过时不候!”

    语气明显不善,字里行间都带着情绪。

    穆正尧几乎可以想像出她发这条信息时,皱着眉头,撅着嘴,一脸不甘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他慢慢勾起唇角,笑了。快速回复了一个“好”字。

    放下手机,穆正尧习惯性的拿起烟盒倒出一根烟含住,火机都到了嘴边,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犹豫了一下,又放下了。后来干脆起身,连烟带火机全部都扔进了垃圾桶里。

    7点整,苏芜的门准时被人敲响了。

    那“咚咚咚”的清脆响声,一听就是指关节的骨头有力的叩击门板才能发出的声音。

    苏芜腹诽:我又没聋,敲这么用力,不疼啊!

    “来了!”

    她答应一声,闷闷的走到门口,从猫眼里看一眼外面的人,又故意磨蹭了一会儿,这才不情不愿的开了门。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未婚不相识》,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