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可进化的秘籍(求收藏求推荐)
    外院比试后,学院的第一个学期也告一段落,下个学期开始前,有个不短的假期,陆川决定回山村一趟,凌云烨给了陆川一块令牌让他带着,让他在进出特诺亚城时拿出来,雪姨也特地准备了一些食物让他带着,怕陆川路途上饿着了,凌府的众人对陆川都是很好的,这也让他颇为感动。

    出示了凌府的令牌,果然守卫没有刁难就放行了。

    陆川刚出了城门,却看见了意料之外的人,像是等着他似的,一看见他走出城门,便笑嘻嘻地迎了过来。

    夏笙背着简单的行囊,还是穿着往常全白的轻便衣装。

    “你这小子怎么会在这啊?”陆川打了声招呼。

    “当然是想跟着你去你居住的山村瞧瞧啊!”

    “不过,难得有个假期,夏笙你不回家一趟吗?”

    “怎么啦?不欢迎我啊?”夏笙顿时迟疑了,眼神有些黯淡,但马上恢复往常的模样。

    “没有没有,当然欢迎。”虽然只有一瞬间,陆川注意到了夏笙的异状,但也不打算过问追究。

    “不过上次听你说过山村的事情,那山村貌似离特诺亚城有段距离,该不会你决定就这样用走的回去啊?”

    陆川点点头,他也没有像凌心妍那样的马车,只能靠自己赶路几天就走回去了。

    “我有办法!”只听到嘣的一声,夏笙直接兽化为陆川看过几次的巨大兽形。

    “上来吧!”夏笙稍微降低了高度。

    陆川不费力气,轻跃一下便坐上夏笙背上,与一般的狼毛不同,兽化状态的夏笙毛发十分柔软。

    “抓牢了。”夏笙一说完,就以飞快的速度向前奔跑,长远的路程上,原本应该是枯燥又无聊,但多了个人陪伴也就不觉得孤单,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自己的事情,也让路程多了点趣味。

    在夜晚前,陆川和夏笙就到达了山村。

    夏笙便在陆川的示意下,在他和爷爷居住的房子前停了下来。

    这边的动静,惊动了山村里的一些村民,纷纷从房屋里出来查看。

    一看见巨大兽形的夏笙众人有些畏惧,怎么会有银白色的巨狼出现在这呢?然后才注意到一旁的陆川,脸上皆是隐藏不住的嫌恶和鄙夷。

    陆川自然也留意到了,但现在的他也不想跟他们计较。

    “孩子啊,怎么一声不响的便离开村子了啊?”人群中的村长一看见是陆川,便赶紧上前抱着陆川。

    “这说来话长。”陆川把一些事情大致跟村长说了声,包括之后进了青木学院就读的事,当然隐瞒了小强的部份。

    村长听完也没多说什么,直说回来了就好。

    接着村长问道,“不过,这是你的灵兽吗?”

    陆川摇摇头,“不是,他是我在青木学院的同学,也是我的朋友。”

    夏笙一听提起了他,便恢复了人形,跟村长打声招呼。

    这可把山村的人吓了一跳,原来那只巨大的狼是能幻化为人形的狼族。

    想必这陆川在这段时间提升不少能力,周遭还有这么强大的朋友,看来以后不能招惹到他了。

    寒暄了几句,村长一家便邀请陆川二人去家里吃饭。

    晚饭间,村长一家热心、亲切的招待着他们。

    陆川也得知他和王鸿错过了,据村长讲王鸿前些日子回来过,可学院还有事,今天一早便回去了。虽然错过和朋友相聚的机会有些可惜,但总会见到面的。

    之前夏笙在凌心妍家里作客的时候,提及到他很喜欢蝴蝶,陆川便说在他之前所居住的山村里,附近有着许多的蝴蝶。

    一大早,夏笙问陆川那地方的大致位置,便迫不急待地出门去找蝴蝶去了。

    趁夏笙出去玩的时候,陆川迫不及待的把小强叫了出来,对于之前比赛获奖时小强帮他选取的秘籍和三件宝物那神秘兮兮的表情,陆川可是好奇的很,就连忙问起来小强各自的功用。

    “那我先跟你说说那本布满灰尘的暗红色籍吧,也许你可能会觉得那本上既然有那么多灰尘,说明好久没人去学习甚至觉得是本无用的秘籍吧 。”小强仿佛是为了吊陆川的胃口,故意停顿了几分钟后看陆川实在等不及了,才慢条斯理的说道。

    “嘿嘿,这个这个……”陆川尴尬的笑了笑,他当时确实这么想的。

    “大笨蛋主人,不得不说你运气实在好的不得了,你可知道在秘籍系统中最难得的是什么秘籍么?”小强问道。

    “难道不是什么圣级秘籍么?”陆川有些不自信的回答。

    “当然不是,最难得的秘籍是可进化的秘籍。”小强否定了陆川的答案,说出了一个陆川从未接触的词语。

    “啊?秘籍还可以进化呢?那你的意思是你让我选这本秘籍就是可以进化的?”陆川简直要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当然了,早在我父皇在世的时候,我曾听它跟我提起过一些神奇的秘籍,恰巧就提到了你得到的这本。你的这本秘籍叫做邪灵吞噬,是不可多得的宝贵秘籍,在学院里之所以会蒙尘,是因为修习他的条件确实苛刻。”小强解释了这本之所以很少有人选择的原因。

    “邪灵吞噬?怎么感觉有点像邪恶的法术啊?”陆川一听到邪灵两个字就皱起了眉头。

    “切,你们人类就是太过迂腐,何为正何为邪,你如果把邪恶的招式用在正途上那即为正,如果你用正义的招式行不义之举那即为邪。”小强对陆川的保守观点感觉到无奈。

    “而且,这个邪灵吞噬也不算是邪恶,之所以用邪来命名,一方面是这本的法术实在过于逆天,一方面是它修炼的条件很邪门。”小强接着说道。

    “那究竟怎么个逆天呢?而且既然修炼条件那么苛刻,我岂不是也很难修炼?”陆川对此很不解。

    “之所以说它逆天,第一点是因为随着你不断学习新的招式的经验增加,它都会取走你学习经验的十分之一,所有招式都可以,然后它会吸纳吞噬这些经验,也会随着你学习的种类啊方向啊,制作出不同类型的招式,到最终能为你制作出什么绝招也要看你的运气了。

    第二点是如果你能把它再次进化的话,它甚至可以演变为一件防御法术的至宝,就是说面对任何法术攻击它都可以抵御对方百分之二十的伤害。

    第三点就是它也能吞噬自己的法术能量并且储存起来,这点对于缺少法宝和修炼资源的你来说也尤为重要。”小强解释了这本秘籍的逆天之处,直把陆川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至于修炼的条件苛刻首先是修习者必须是意志坚定之人,我和你在一起这么久,你的意志还算坚定,马马虎虎合格了。

    还一个最难的条件是要找到一个至阴之地,我说你运气好就因为在人界很难找到那种至阴之地,可恰巧在我们虫类世界里我却知道那么一块至阴之地,也就是当年邪恶虫王杀害成千上万虫类同胞的染血之地-万虫墓坑,要想学成就要饱受那里阴气的侵蚀,据说那滋味仿佛万蚁噬心般痛苦,就不知道到时候某主人能否坚持下来。”说到这里,小强看向了陆川。

    “啊,有这么可怕么。”陆川听完小强的叙述皱了皱眉。

    “不过为了变强,为了将来去寻找我的父母,多难我也会坚持的!你明天就带我去吧!”陆川只是犹豫了一下,就又把自己那坚韧的性格表露了出来。

    “嗯嗯,这还差不多,那我下面给你讲讲我让你选择的那三件宝物吧。”小强对陆川的表现还算满意,就很主动的开始为陆川介绍那三件宝物。

    “第一件那个天蓝色的轻甲叫蓝贝甲,是由技艺高深的工匠利用海底几千米深处的一种蓝色贝壳所制,能加深使用者对水系法术的感知力,而且也有不错的防御能力,甚至可以抵御低级圣王的致命一击;

    第二件是那个冒着白光貌似很普通的布鞋,那是以地灵兔的皮做成的而且上面还附魔了高级风行术,俗话说“狡兔三窟”,也形容兔子的狡猾和灵敏,加上风行术配合你的复眼术,能让你在对敌时更加灵活。

    第三件就是那副赤红色的拳套,这个也很不简单,它是由高级炼器师将天山赤火晶放在五千米的地底岩浆之下烧掉杂质整整熔炼二百天才锻造而成的,坚硬无比,可以提升火系法术百分之十的技能伤害而且同样的也可以为使用者提高火元素的感应力,还有最重要的功能是将来你甚至可以把火球术这种远程法术融合进这副拳套,让你的近身攻击也能充满火属性,据我猜测这副拳套在学院藏宝阁里也是差不多能排行进入前十的宝物呢。

    可以说目前无论你修炼水系法术还是火系法术都比以前容易了很多。怎么样,可以说得了这些宝物,你无论是从对水火元素的感应力上,还是对身法的灵敏度上都将有一个幅度不小的提升呢。”小强为了满足陆川的好奇心,就一口气把三件宝物都介绍完了。

    “小强,谢谢你,真心的。”陆川突然很感动的对小强说道,其实陆川想起来,似乎自己的一切都是小强带来的,不光是这次的秘籍和宝物,貌似和凌心妍能走那么近反倒也因为小强偷内衣那个意外之举了,可以说小强真是他的福星。

    “好了啦,好了啦,大男人就不要煽情了,跟你讲了这么多我也有点累了,而且你那个朋友夏笙估计也快回来了,你快去准备吃的吧,我也去休息一下了,看看下一步找时间趁你朋友不在的时候我就带你去我们虫类世界的至阴之地让你去修习邪灵吞噬,笨蛋主人加油吧。”小强说完就一溜烟的跑了,回到了村里,小强倒是不会像之前那样总是藏在陆川身上了,也许这里有属于它的小秘密,有属于它的记忆吧。

    “陆川,快来看看这是什么!”大嗓门的夏笙人还没到声音就到了,陆川就出门迎接他,就见他身上扛了一只肥硕的野猪,原来他今天自己进山里没找到那蝴蝶密集的地方,却碰到了一只狂暴的野猪竟然对他发起了攻击,就被他随手解决了,也正好扛回来,让陆川烤一下就可以当做今晚丰盛的晚餐了,然后求陆川第二天亲自带他去他之前说过遍布蝴蝶的地方,陆川看到夏笙那渴望的眼神就点头答应了。

    到了第二天,陆川带着夏笙去了有很多蝴蝶的地方,蝴蝶也不畏惧他,在夏笙周围围绕着,时不时还停留在他身上。在蝴蝶群的夏笙就像个孩子一样,看着这样的情景,陆川也放松了情绪。

    正当他们回去接近村子时,几个人朝他们走了过来将两人拦住,陆川认出他们是地主家儿子何子骞那群人。

    何子骞开口说道,“前些天我不在,你这家伙就回来了,这几天让你清闲会,之后可不会让你这么好过了。”

    看着前面的一行人,夏笙问一旁的陆川,“这就是曾经欺负你们的那群人吗?”

    陆川点点头,看来这些人还是像之前一样。

    “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这种程度的不用你出手,我来!”说完夏笙就往前踏了一步,对上了何子骞一行人。

    刚才夏笙所说的话何子骞一行人也听见了,说这小鬼年纪小小倒是挺会说大话的,还纷纷讥笑夏笙,说这不是他这矮冬瓜能够掺合的场合。

    陆川记得最开始凌心妍曾跟他说过绝对不能说夏笙矮,这是他的禁语。

    面前的夏笙此时低着头,陆川也看不清他现在的表情,但身侧紧握的拳头,不用看也知道他现在有多火大。

    可想而知,之后何子骞一行人被夏笙教训的多惨,夏笙一会让他们感受极地的低温,一会又是如烈火般烧灼的高温。

    之后偶尔还看见兽化状态的夏笙在村里追逐着何子骞一行人,估计以后何子骞也不敢再找他麻烦了。

    陆川也找时间去整理了爷爷的墓,隔了些时间,草也长了不少。费了一番功夫,陆川总算是整理完了。

    陆川倒了杯在城里买的上好的酒放在了爷爷的墓前,把离开了山村所发生的事情详细地跟爷爷说了一遍,包括见到了凌云烨一家,在他们的帮助下进了学院就读,自己的能力提升了不少,还有通过小强学到了不少术法,并且在不久前的外院比试上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还有啊,爷爷。我也遇上了喜欢的人,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会把她带回来,介绍给你认识的。”想起凌心妍,不晓得她之后愿不愿意跟着他回来一趟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