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光明圣图训灵兽(求收藏求推荐)
    上完课,班主任曾柔从桌下拿出一大叠试卷,“那我们就趁着这股士气一鼓作气,这些试卷当做课后作业拿回去写,明天我会验收,你们的能力肯定能提升的。”

    班上同学一看到她拿出来的大量试卷就炸开了锅,纷纷提出抗议。

    “这考卷太多了!”

    “是啊,不是我们不愿意写,但是这样根本写不完啊!”

    美女班主任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见大家为了不想写这么多作业,纷纷闪避她的眼神,唯有陆川还傻傻的看着她,她眼底闪过一抹狡光,但转眼又恢复了那楚楚可怜的模样。

    “既然大家都这么多意见,那咱们要不来问问新来的陆川同学的意见吧。他既是新来的,又是伤员,要是他都可以接受,咱们其他同学就该没异议了吧。”说完曾柔便走向陆川,伸手抚向陆川的脸,并向陆川投出求救的眼神,用能温柔的出水的语气问道:“陆川,你觉的老师留的这些作业多吗?”

    陆川都能感觉到曾柔那成熟的女子气息就近在耳畔,他当然招架不住这种攻势,像是被迷了心智般,急忙说:“这些卷子不多不多……”

    刚说完,凌心妍就在背后使劲的掐了他的腰一下,痛的陆川脸都皱成一团了。

    “既然陆川同学都能接受了,大家就别有异议了吧。” 得到满意的答案,曾柔欣喜的返回了讲台之上。

    直到下课,陆川都能感觉的到周遭鄙视的目光,陆川叹了口气。“唉。”

    “还知道叹气,这么快就被美女班主任给收买了,害的我也跟着遭殃。”

    “我也不想啊,而且我还是伤员呢,居然还掐我。”只要是个正常男人谁能招架的住啊。

    “不管!谁叫你对着别人流口水,我的那一份你也要帮我做完!”说完就把自己的那一份往陆川手里塞。

    陆川简直是欲哭无泪了。等他回到了房间,拿出班导今天所发的试卷,有些无力了,还是双份的试卷,这要做到什么时候呢?

    突然房门被敲响,他赶紧去应门。“谁啊?”

    居然是凌心妍在门外。

    “心妍姑娘有事?” 陆川疑问道。

    “有事?你忘记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

    “家仆啊…”

    “看来你还没忘记,还有你应该叫我大小姐,而不是心妍姑娘。”

    陆川急忙改口道,“是、是,大小姐。”

    “哼!这还差不多。跟我来,有事要交付给你做。”

    陆川便跟着凌心妍。

    不过,这不是去凌心妍的房里吗?

    小强的声音透过大脑传递而来,“这心妍姑娘该不会想要你服侍沐浴跟更衣吧?”不用看,也能感觉小强色迷迷的表情,这只色虫子!

    不过之前凌心妍确实要求过不可以进她的卧室,可这次怎么就主动带他进卧室了呢?

    该不会真的如小强所说的…陆川脑海里出现了一些臆想。

    不行啊,心妍姑娘,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拿去。”

    “啥?”

    “我说这些衣服拿去。”凌心妍便把一堆衣服丢给陆川。

    陆川从一堆衣服中探出头来。“这些衣服是?”

    “拿去洗。洗衣房在厨房后面。”

    陆川还没反应过来,“哎?”

    凌心妍看他还愣着,“还愣着做什么呢?叫你洗衣服呢。”

    “呃…我这就去。”

    陆川便赶紧离开凌心妍房间,往洗衣房走去。

    “呵呵,你还以为心妍姑娘要对你做什么吗?”

    “还不是你说那些害的,而且你还没资格说我噢。”

    对于从小就很自立的陆川来说,给凌心妍洗衣服也仅仅是费了一些时间而已。

    “洗的马马虎虎吧,那接下来你去喂毛毛吧。”凌心妍检查完之后,内心还是有点震撼的,她没想到陆川一个男孩子洗起衣物来,还真的和自己家的一些阿姨有的一拼,挺干净的。

    “毛毛?什么东西啊?”

    “我送给我父亲的那只小狮鹫啊。毛毛是我帮它取的名字。”

    “噢噢。”

    “来,这是它的食物。”便把一小袋装着湿漉漉的东西放在陆川手上。

    “这是新鲜鹿肉,毛毛最喜欢吃这个了。现在是它吃饭的时间了,毛毛就养在房子后面。快去吧。”

    陆川半推半就的就接下了这份差事,可见到了在房上地下快速穿梭的毛毛时有点发愁了,这要怎么喂食呢?

    突然毛毛鸣叫了一声,似是饿的有些不耐烦。

    “毛毛吃饭了。陆川试着拿着一小块肉凑到毛毛面前。

    结果毛毛直接用力一啄,鹿肉是咬走了,但也啄的陆川手生疼。

    他突然灵机一动,将鹿肉藏在了身后,然后很严肃的威胁道:“毛毛,你再这样就没饭吃了。”

    毛毛果然不乱动了,只是瞪着陆川。

    哈哈哈,这下可该乖乖的吧。

    结果突然毛毛飞起来,用锋利的爪子去抓陆川的背,还飞到陆川头上猛啄。

    “哎,你这小子!好、好,我错了,别咬了!”

    毛毛这才停了下来。

    “好好吃饭,赶快长大啊。”陆川想赶紧喂完,然后好回去完成作业。

    可当他正要离开时,毛毛又飞到他头顶。

    陆川他以为毛毛又要咬他了,结果毛毛只是盘旋了一会,又飞了回去。

    陆川松了一口气,下意识摸了头发。

    奇怪,怎么头发湿漉漉的?

    往手一看,“靠!毛毛你这小子居然在我头上拉鸟屎!”

    就这样陆川过着痛并快乐着的小日子,在学院里呢,每天受着美女导师的温柔陷阱,每天都在她装可怜的语气下,接受了大量的作业。回到家里还要受凌心妍的各种欺负,比如说给她洗除了内衣的各种脏衣服,甚至是烧洗澡水,还把喂养毛毛的重任交给了他。

    而喂养毛毛也不是件轻松的差事,时常一惹毛毛不开心,就落得被爪子和喙弄的满是伤痕,有时候还要躲避毛毛的鸟屎攻击。

    这天,陆川刚喂完毛毛,他看着天空,乌云密布,似是快下雨了,陆川便赶紧把稍早晾的衣服收起来。

    还好收的及时,衣服没淋湿。

    陆川敲着凌心妍的房门,“心妍姑娘,衣服晾干了。”

    不过都没有人应门,奇怪,凌心妍是不在房里吗?

    不过这些衣服他不能拿到他房里,不然她知道的话,肯定又不开心了。

    既然凌心妍不在,就放下衣服就赶紧走吧。

    一推开门,走了进去,陆川就傻眼了。

    整个房内充满着热气,空气中弥漫着花香味,是凌心妍身上一直有的味道。

    而凌心妍正洗着澡,长发在后脑随意挽起发髻,置身于洒满花瓣的澡桶里。热气氤氲,在她肤上蒸出一片润红之色,双颊被热气熏的红扑扑的。额前的几缕头发略微浸湿,酥胸半露,白皙的肌肤湿漉漉的,更显得肌肤光滑。

    这样的场面对于陆川简直是太香艳刺激了。

    陆川马上回神,并解释,“我、我、我只是想拿给你白天晾好的衣服…”示意她看着他抱着衣服,便赶紧放到一旁的桌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有敲门,只是你没听见,我以为没人就进来了。”陆川越说越小声。

    凌心妍羞恼的道:“还不快出去!”说完还往陆川身上泼了洗澡水。

    “我这就出去!”陆川急忙的退出去。

    凌心妍一出房门就看见在门外候着的陆川,“你刚才居然看我洗澡!”凌心妍整个脸红的像苹果似的,不知道是因为刚洗完澡的缘故,亦或是因为羞赧。

    “我都说了我不是故意的啊。”

    凌心妍依然霸道的说:“不管!现在就给我训练毛毛去!”

    陆川心里都纠结了,怎么这么不讲理啊?“我来训练毛毛?可是大小姐你看这外面天气这么差,肯定是不适合训练的。”陆川想找个借口开脱,毛毛又不怎么听他的话,要是由他来训练毛毛,不是总被捉弄吗?

    凌心妍想了会,“这简单!跟我来。”

    他们先把毛毛带来,凌心妍就领着陆川到凌心妍房里的一幅画前。“这里。”

    “这里?要在你房间训练啊?”

    “不是、是这幅画里。”凌心妍更正。

    “一幅画?大小姐你在和我开玩笑吗?”陆川有些不明白了。

    “没跟你开玩笑,算了,实际演示给你看,你才能看明白。”凌心妍说完便拉着陆川的手,另一只手放在光明圣图上,嘴里念着咒语。

    陆川只记得随着不断念出的咒语,忽然墙上的画发出了光芒,接着就有股吸力将他们吸进画里。

    陆川左右张望了下,他们居然真的进到画里来的。

    “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居然进到画里的世界了。”

    提到这,凌心妍可自豪了,“嘿嘿,这是我父亲去年送给我的生日礼物,画作的材料出自一种空间属性灵兽昆吾鸟,然后由擅长空间法术的一位圣级高手制作而成,所以我们能够进到画里的世界。”

    陆川闻言简直不敢置信,想说些什么,但说出口的只是对这神奇的画的惊呼罢了,他内衣兜里的小强也直夸到这是一个极的空间灵宝,凌云烨不愧是中级法皇的高手,否则也不可能轻易的拿出如此重宝送人。

    这时,在一旁被忽略的毛毛突然拍动翅膀飞走了。

    “毛毛你去哪啊?” 凌心妍被吓了一跳。

    “我们快跟上吧。”她有点慌了,万一把毛毛弄丢了,她该怎么跟爸爸解释啊?

    他们便跟着毛毛飞的方向走去。

    毛毛飞得速度也不快,一直维持在一定距离,时不时飞了一段距离就停下来等他们,看他们有没有跟上来。

    陆川道:“他是想带我们去哪里吗?”

    “有可能。”画里的世界很大,她也没怎么了解这个画里的世界。

    毛毛就这样带着他们来到了一个湖泊,湖边也有许多小动物、灵兽们正喝着水。

    毛毛在空中盘旋一会,就停在凌心妍的肩上,并鸣叫一声。

    这里有什么特别吗?为什么毛毛要带他们来这?

    此时陆川兜里的小强也躁动着。

    陆川小声询问,“你躁动什幺呢?”

    小强惊喜地道:“这地方太棒了!我都能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

    这个时候陆川转身看向凌心妍,凌心妍虽然还保持着冷静,但语气还是能感觉到她对这地方的惊喜。

    “这里的空气和水质纯净。灵兽对于环境是很苛求的,对他们来说这里很舒适。而且这里也挺特别的,我发现这里感应光元素特别快,你看!”说完便对一旁的小树苗施展一个法术,只见树很快的就长的比陆川还高了。

    “在这里我能感觉到我能更有效地去运用我的力量,这不管是训练毛毛、还是自我锻炼都是个好地方啊。”

    “不过毛毛他有什么力量啊?记得当时院长看见它时,一副很惊奇的样子。”

    “这是当然的。狮鹫是火系灵兽,在远古就存在的族群,能力也十分的高,一只成年的狮鹫甚至有法圣、武圣的实力呢。”凌心妍用手搔着毛毛的脖子,毛毛像是很享受般发出舒服的鸣叫声。

    陆川心里有些不平衡了,每次喂你食物的都是我,怎么就都没在我面前这么安份啊!

    凌心妍继续说着,“狮鹫一族身上也有着他们代代相传的术法庇护,能够抵御一定的攻击,所以很多人都会想要得到他们作为自己的灵兽,甚至愿意出高价也想得到呢。但是狮鹫一长大就会脱离族群,隐匿起来,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迁移。我也是听闻有狮鹫出没的消息才去碰运气,结果就让我遇到了毛毛。”

    陆川没想到毛毛居然有这么强大的能力,真小看他了。

    “不过,我该怎幺训练他啊?”他从来没训练过灵兽,该不会是糖跟鞭子吧?这念头一出,陆川赶紧摇摇头,他要真的这样,毛毛不是会更捉弄他吗?

    “我们一起训练啊!”

    “咦?你不是说由我来训练它吗?” 陆川有些意外。

    凌心妍有些不自在的说道:“我、我只是想给你个教训,更何况你还有伤呢。再说我跟你一起训练它,你不乐意啊?”

    “哪敢呢,还有心妍姑娘你这是在关心我吗?”这几天他发现凌心妍对他的态度和缓了些,还时不时常关心他。

    凌心妍瞬间愣住了,脸整个红了起来,“谁、谁关心你这个仆人啊!还有叫我大小姐!对了,我这里有壶热茶,是之前管家爷爷给你准备的,我刚才顺便带过来的,你渴了可以喝。”

    后来当陆川从光明圣图里出去时,遇到了管家爷爷,本想感谢他为自己准备的热茶,可结果管家爷爷透露给他消息,说那壶可以恢复精力提升灵力的热茶分明是凌心妍自己亲手为他准备的,陆川心里开心极了,看来自己这伤的受的也挺值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