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体术课风波(求收藏求推荐)
    第二天,陆川迎来了他进学院的第一次体术课,和凌心妍在食堂吃完午餐,便来室外体育场等候。

    课程上午固定是安排法术和其他课程,但整个下午都是体术课。

    虽然是在同一班上课,但是学生的能力大致还是分成两大类—武士、法师。

    几个修习法术的学生许是觉得体术对他们来说不怎么重要,便有点漫不经心。

    只见远方缓缓走来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孔武有力的壮汉、外表有些不修边幅,他就是学院的体术老师孔刚。

    “可能有人觉得体术课不重要,但是,体术训练不光是习武之人所必需的,修炼术法也需要有一个比常人更加强壮的体魄作基础,尤其是十级以上的禁咒更是需要有强大的体魄,我给你们讲一个发生在我身边的乐子吧。” 似是观察出学生们对体术课的抗拒,孔刚决定用亲身经历的事引导大家。

    “我曾接过上级指示和我搭档一起出任务,他本就不注重体术训练,加上前一天贪玩也没有保证充足的睡眠,结果没有什么体力和精神,在我们完成任务使用飞行术返回的路上,竟然直接从半空中摔下去了,那次真是把他摔的够惨的,在床上躺了三个月才好。”说完大家哄然大笑。

    孔刚老师又继续说:“所以哪怕是简单的飞行术,除了需要法术和意志力以外,如果法师没有强大的体力维持的话,都可能会发生危险的。那你们现在还觉得体能对你们来说不重要吗?”

    底下学生纷纷摇头。

    “很好,那我们就开始本节课的体能训练吧。我先要看看大家的体能都怎么样,先是绕着体育场跑二十五圈吧。”

    学生一听到要跑二十五圈就都苦丧着脸,陆川记得凌心妍说过这个体育场一圈有四百米左右,那么二十五圈就是一万米了。

    毕竟是体能老师,怕同学发生危险,就也跟在他们后面跑,其他同学看老师跟在后头也没敢偷懒,只好硬着头皮去跑下去。

    跑完了这一万米之后,除了班级前五名和陆川之外,大家都已经气喘吁吁了。

    “接着是俯卧撑五百个!”孔刚想要试探出学生们的体能极限便接着下达了新的目标。

    大家好不容易跑完长跑,接着又要俯卧撑,纷纷怨声载道,都说他们体力实在不行了,俯卧撑五百个不可能做得到。

    “我也会跟着你们一起做的,我用单手做五百个,同学们能双手做出来五百个就好,加油,要相信自己能做得到。”他说完便真的俯下身单手作起了俯卧撑。

    这番操练下来,同学们是真的彻底没有了体力,纷纷像尸体般倒在地上。有的同学甚至手跟腿都还抖得不行。孔刚看着班上其他同学累的都走不动了,干笑了一声,这体能课是上不下去了吧,这帮小毛头锻炼的路还长着呢。

    此时比较轻松的就剩下夏笙和陆川了。

    狼族这个种族个个都是体能、体术好手,而夏笙身为狼族王子能有这番好身手不意外,看!他还去抓蝴蝶呢!

    凌心妍也累得直喘,俏脸整个红扑扑的。看到一旁的陆川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不由得有些佩服跟自豪,他挺行的嘛,真得对他改观了。

    而陆川的状态也引起了孔刚的注意,便把他叫过来询问了一下。

    因为毕竟他从小在村里,受到村里其他人的歧视,没办法和村民买到物资,陆川就必须经常上山下山打猎或者砍柴,每天的路程甚至要远远超过一万米呢,所以虽然整体体质上不如他朋友王鸿,但与城里这些同龄孩子相比还是要好很多的,所以这点路程对他来说简直是小事一桩。

    陆川把自己的事情说了一遍,让孔刚不由得又增加了几分对陆川的好感,因为他也是出生一个山村,于是两人便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不过,你们的班主任是谁啊?”

    “啧啧,是那个大美女啊!那可是全校师生的梦中情人呢!” 一听到陆川的班主任是曾柔,孔刚的眼睛就立刻亮了起来了。

    “是啊,人美,心地又善良,还肩负着一家的生计,很是辛苦呢!有这么好的班主任真是太好了!”陆川也很赞同孔刚的看法并露出了陶醉的表情。

    “陆川同学跟我是同类中人啊! 我看好你!以后你有困难时,我会帮助你的!小子,加油吧!”

    “不过,说起美人,院长家的小公主也是小美人啊!”孔刚想起凌心妍外貌也是挺出众的,长大了肯定是大美人。

    陆川点头如捣蒜,“就是脾气差了点。”

    孔刚正想应和,却噤了声。

    陆川又继续说,“总爱莫名发脾气。”

    孔刚斗大的冷汗直冒,直对着一旁的陆川使眼色。

    像是没注意般,陆川继续说着,他好不容易有个可以诉说的听众了,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还动不动就喜欢掐人!啊!”陆川说到一半就突然痛叫出声。

    “掐你怎么了啊!”凌心妍就出现在陆川身后。

    陆川心想糟了,尴尬的回头,“大小姐……”

    凌心妍揪着陆川的耳朵道,“说谁脾气差啊?啊?”才刚对他改观,居然在她背后偷偷说她坏话?简直皮痒了!

    陆川痛的直哀叫,赶紧求饶,哭丧着脸,“我错了!大小姐!”赶紧用眼神向一旁的孔刚求救。

    结果孔刚竟然转过身装作没看见,院长家的小公主他可不敢招惹。

    陆川心想你这家伙,还说以后会帮我呢,眼下这就是需要你的时候啊!喂!别装作没看见啊!

    下午的体术课由于大家体力都透支了,所以一下课大家都立刻直奔学校的食堂,把食堂所供应的菜肴都吃完了。

    之前学生总对食堂供应的饭菜很是挑剔,每次都会剩下好多,这回上完体术课,居然就把饭菜都扫光了,没有剩下。

    食堂大妈看着这群学生把她做的饭菜一扫而空,可把她乐坏了。

    她捧着脸自豪道:“苍天啊!大地啊!我的厨艺还是不错的!终于得到了学生们的认可了!居然都抢光了,不枉我这几年不断的钻研厨艺啊!我看我家那口子还会冤枉我做的菜难吃不?”

    陆川回到家后发现自己的体力恢复了,灵气回复速度都加快了一点。

    据凌心妍所说,食堂大妈有初级法王的实力,年轻时,可以说是非常好战的,但因为喜欢看别人吃食物的幸福表情,便决定退出前线,在食堂里服务。

    食堂里的食物材料都是由她亲自去挑选、搜集、捕猎而来的,她会在里面施放高级治愈术,所以吃完了才会恢复体力。

    虽然学生总是会对她做的菜很是挑剔,但是有强大的治愈能力是不能忽视的。

    陆川听完抹了一把冷汗,这是学院里随便抓一个职员都有把他打个半死的实力啊。

    隔天的体术课孔刚宣布要一对一做对打练习,上课场地就由室外运动场,移到室内运动场,对打练习规则和竞技场一样。一旁放着武器架,如果不满意,武器仓库里还有其他可挑选。

    陆川正想邀请凌心妍时,凌心妍却冷哼一声,“陪我练下手。”便拖着一旁搞不清楚状况还在傻笑的夏笙往角落去练习了。

    陆川叹了一口气,自从昨天凌心妍就在生闷气了,不管他怎么找她搭话都不理会。

    不过,现下这分组问题该如何解决才好?刚进班上认识的人不多,班长花梨也和泉一组。

    陆川正苦思着这下该找谁作为对手时,赵衡走了过来。

    “哈!找不到人跟你一组嘛?”

    “如果你是来嘲讽我的,对不起,我很忙。”说完陆川便想绕过他离开。

    赵衡伸手阻挡去路,“等等,你不是找不到人一组吗?就由我和你一组吧。”

    还没等陆川回答,赵衡便从武器架抽出一把剑,抛给了陆川,陆川急忙接下。

    赵衡也拿出一把剑,“拿好你的武器,摆好架式。”说完便一剑砍来。

    陆川急忙用手里的剑抵御这攻击,他以前从来没使过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

    赵衡露出玩味的笑,道:“你只会一直防御,不攻击吗?”

    他连喘口气的机会也不给陆川,激烈的攻势打的陆川节节败退,几下便把陆川击倒在地。

    他走了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陆川,“你的存在只是在拖凌心妍的后腿而已。”

    顺着赵衡的视线望过去,心妍姑娘也十分吃力的接着夏笙的攻击。

    “警告你,离凌心妍远点!如果你肯答应这条件,我可以考虑放过你。”赵衡下了最后通牒。

    “送你三个字‘想的美’。”明明从刚才的对打中,陆川就明白了与他的实力差距,但他威胁的话偏偏激起了陆川的不服之心。

    “那就别怪我无情了,陆川。”赵衡便施出术法加诸在剑上,剑身闪耀着奇异的墨绿色光芒,

    陆川想抵挡,但是根本挡不住。此冲击重重击中陆川,陆川撞向一旁的武器架,巨大的声响引起了全部人的注意。

    因为巨大的撞击力,上面摆放着的武器都掉了下来了,场面一片凌乱。

    陆川全身都痛的要命,试着想用手撑起身体,但手早已失去知觉,手往怪异的角度扭曲,也感觉不到疼痛,看来自己的手被赵衡打断了。

    凌心妍赶紧冲了过来,扶起陆川,一脸担忧问道“你还好吧?”,说罢也不许陆川反驳,就让班里同学通知自己的父亲去了。

    接到凌心妍通知,凌云烨也大吃一惊,赶紧放下手边的公事,过来替陆川治疗伤势。

    在凌云烨这位中级法皇的高级治疗术下,虽然陆川的伤很快就痊愈了,但身体仍然十分虚弱。

    夏笙从事发到现在一直没说话,一反平时天真模样。突然他一脸严肃,“我来替你报仇吧!说完就真的要出去找赵衡了。

    “等等,这是我面临的挑战,只能由我来面对。”陆川一脸坚决,而且如果夏笙就这么去找陆川报仇,肯定也会受不小的惩处。

    夏笙虽然还觉得不甘心,但是既然陆川这么决定,自己也不好再去说什么,但如果赵衡再来找麻烦,他必定不会放过。随即又恢复了平时的样子,“不过,之后有什么困难一定要跟我说,我们可是朋友喔!”

    陆川点点头。

    突然凌云烨对夏笙使了个眼色,夏笙立即就明白了,便很配合的退出了治疗室,让给陆川和凌心妍空间。

    “刚才赵衡跟我说我一直在拖累你。” 陆川看着凌心妍一脸担忧,还是问了他在意的事情。

    “是啊,你一直在拖累我。” 凌心妍闷闷的说道。

    陆川垂下视线,“果然是这样吗?”唉,果然到这,还是一样的吗?

    凌心妍又继续说:“一直顾虑你们那的情况,害我接夏笙的攻击都很吃力呢!你打不过他就别死撑着啊,还故意激怒他做什么呢?”

    陆川有些意外凌心妍居然一直注意着他这里的情况,又让他心情好了起来,“我不是想顾及你面子吗?”

    “都什么时候了,还顾及什么面子?是我面子重要,还是你性命重要啊?” 凌心妍没好气的问道。

    “你的面子重要。” 陆川想也不想就直接回答。

    凌心妍简直好气又好笑,无奈的说,“你呀!算了,下次再这样我可生气了!受了伤就别折腾了,好好休息吧!”

    陆川看凌心妍总算不苦着脸了,心里也好受不少。

    作为违反规定的教训,孔刚罚赵衡扫一个月的室内体育场。

    但每当赵衡扫完,孔刚要来检查时,都会发现根本没扫干净,满地都是黑黑的野兽脚印,踩的到处都是,赵衡可气坏了,因为他又得扫一次了。

    之后孔刚偷偷的跟陆川说,现场残留一些毛发,是银白色狼毛。

    陆川简直哭笑不得,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干的好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