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当家仆的命(求收藏求推荐)
    “陆川啊,你既然身为家仆,就得绝对听从主人的命令吧,那我这里有一颗毒药,你吃下去吧,免得你再逃跑!”凌心妍突然用命令的语气对陆川说道。

    “主人,答应她,不知道是她在试探你呢,还是真对你有意思了,她要给你吃的哪里是毒药啊,分明是可以改善你体质的灵药。”还没等陆川开口拒绝,他内衣兜里的小强便开始提醒他了。

    “好,我吃!”在凌心妍的注视下,陆川从她的玉手上接过来那所谓的“毒药”,一口便吃了下去,果然吃到肚子里没有任何不适,却有一股暖意流动,仿佛自己的灵气都增长了一分。

    “嗯嗯,这还不错!”凌心妍见陆川眉头都没眨一下就毅然吃掉自己给他的药,心里不由得对他更高看一眼,看来这名男子不但性格坚毅,而且还胆大心细,她哪里知道陆川是靠虫子小强的提醒呢。

    “我很好奇那时你怎么会愿意帮我,连拔丝地瓜都不会吃,够丢脸的。”陆川是真的好奇,他对于凌心妍来说就只是陌生人,怎么会有人愿意帮助一个陌生人呢?

    “你当时的样子是挺逗的。”凌心妍想起扬起嘴角。“但就是想帮就帮啊,没有任何理由的。”

    陆川闻言,一边觉得凌心妍真的很善良,愿意帮助不相识的他,一边又觉得有些失落,他在期望凌心妍怎样回答他呢?

    陆川和凌心妍乘坐的五级魔兽火云驹所拉的马车在平坦的官道上大概行驶了八个时辰终于停了下来。

    凌心妍打开马车上的窗帘看了看然后对陆川说道“我们到我们到特诺亚城了,最近城里外来人口突然变多了,为了安危问题,所以进出城时都必须接受盘查。”

    也许是知道凌心妍是青木院长的女儿,城门的守卫象征性的检查一下很快便放行了。

    城中街道上繁华喧闹、人声鼎沸,马车外头叫卖声、吆喝声不绝于耳。陆川掀开马车布帘一角往外瞧,外头挤满了人潮,整个街道显得有些拥挤,马车正以缓慢的速度向前行驶,这也让陆川能仔细观看这个街道。

    特诺亚城比起青诏镇又更加热闹,有着许多没见过的店面,像是绸缎庄、丹药店、炼金店,甚至还有在贩售稀奇的魔法道具,应有尽有,陆川简直大开眼界。

    凌心妍问道:“很稀奇吗?”

    “啊,是啊。以前都生活在山村里,都没见过。”陆川点点头,一边看着窗外的店家一边回答道。

    “既然你第一次来城里,就由我来跟你介绍吧。”凌心妍清清喉咙,便凑进陆川,指着窗外远处的两大建筑,“左边的是特诺亚城城主府,右边的就是青木学院了。因为历代的城主都十分看重学院,所以青木学院是和城主府并列的。”

    陆川看着凌心妍指的方向,揉揉眼睛,又再次注视,“是不是我眼花啦?我总觉得城主府和学院散发着若有似无的光呢。”

    “那是魔法结界,能够保护城主府以及学院不受外族所侵扰,以保护城主及师生的安全。”

    待他们到了青木学院,离近的看,陆川又更觉得这学院还真不是普通的大,更加感受到那神圣庄重。

    凌心妍自豪的说,“青木学院是全国第二大的学院,自然宏伟壮大了。”

    陆川听到这里,对这个学院越发好奇起来,便先行下车,继续向前跑了几步,来到了学院门口。

    只见一扇珍贵梧桐木制作的大门森严的竖立在眼前,左右两边各站着一名守卫,左边的一名身穿红色法袍身上散发出一股股红色的魔法波动,右边的一名身穿蓝色武士服身上有一股无形的杀气露出。

    陆川心道:“好家伙,不愧是全国第二大学院,竟然派了一名初级法王和一名初级武王来看守校门,这种级别的高手即使是在王国谋求个一官半职都不成问题了,也经常是一些贵族家族客卿的最佳人选,可谓‘物美价廉’,因为再往上的皇级高手就不是用金钱可以雇佣到的了,都是王族才能请动的。”

    就在陆川心里感叹的时候,看守校门的两名守卫也看到了陆川,眼看着这小子穿着朴素,身上又没有任何魔法波动,就大喝道:“哪里来的臭小子,非本校的师生,不得靠近校门附近200米内。”紧接着,两名守卫就各自散发出迫人的气势向陆川压去。

    “慢,你们干什么呢,不准欺负我家仆人!”

    听到陆川身后的娇喝声,两名守卫皱了皱眉,心道:“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肯定是父母给娇惯坏了,竟敢到青木学院撒野!”

    其中穿蓝色紧身衣的守卫心直口快:“我管是谁家家仆呢,再不离校门远点,我就不客气了!”

    突然间,那个身穿红色法袍的守卫拽了拽他,阻止他说下去,他还不满的甩开对方,说,“拽我干什么,让我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是么,我看看谁要给我颜色看看啊?”这个时候凌心妍从陆川身后闪了出来。

    看着如出水芙蓉般的凌心妍走过来,那个武王都变的结巴了。

    “是、是心妍小师妹啊,谁、谁要给你颜色看看,我第一个不放过他!”他这时的心情啊,别提多憋屈了,心里暗道这下惨了,怎么惹了这个小煞星了,谁不知道她是学院院长的千金,学院里的追求者简直能从城里排到城外了,这可是他得罪不起的。

    “呦呦,洪武师兄啊,我这才出去几天给我父亲抓个灵兽,你就要给我颜色看看了啊,看来我得找我父亲评评理。”凌心妍叉着腰说道。

    这时候那个洪武师兄满头冷汗的赶紧道歉说:“心妍小师妹啊,我是真没看到你在后面啊,借我十个胆也不敢给你颜色看啊,这次是师兄错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这样吧,作为赔偿,我送你这个家仆200个学分你看可好?”

    “哼哼,那好吧,看在你忠于职守的份上,这次就放过你吧,那我们走了,去找我父亲去了。”

    洪武见凌心妍要离开,便松了一口气。

    突然凌心妍又回头,“对了,这次你可还要拦着我们进入校门啊?”凌心妍故意问道。

    “不敢不敢,心妍师妹慢走!”洪武一脸尴尬的答道,同时心里暗暗发苦,“这当了半年守卫不过才凑了200个学分,这都拱手让人了!唉!”

    就这样凌心妍拽着陆川进入了学院,陆川这个时候才从刚才的震撼中反应过来,“我去,太强了,武王当门卫,而且更强的是你,连武王都被你吓成那样,小生佩服佩服,还有还有,他说要送我的200个学分是干什么用的啊?”

    “哈哈,瞧你那傻样,不能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问啊。”凌心妍捂嘴娇笑道。

    “是这样的,那两个守卫都是我们学院毕业的学生,因为对学院有感情,而且想继续在学院学习高级武术才选择给学院当守卫的,这样就可以既保护学院师生,又可以赚到一年200学分。

    至于学分么,这个用处可就大了,在我们学院可以用学分兑换高级宝物,甚至想进入藏阁高级籍的楼层也都需要大量的学分,这也是两个武王这么在乎积分的原因。

    同时呢,积分也经常作为一些学生间私下赌斗的筹码,总之,在学院里,积分几乎可以和实力挂钩,实力越高的往往手里也有大量的积分,兑换法宝学习高级法术也都先人一步,这次懂了吧,傻小子!而且,你这次也是赚大了呢,要知道就是优等生,一年也才能得到200学分左右吧。”

    陆川点点头,“学分原来这么重要啊,看来我以后要想办法多赚点学分了。”

    陆川在凌心妍的带领下一路直行,在路过许多古香古色的建筑之后来到了院长室门口。

    陆川抬头看了上面的门牌—院长室,心里不由得有些紧张,因为这里坐着的是自己父亲曾经的结拜兄弟—凌云烨,全国第二大学院的院长,一位皇级高手。

    陆川还在踌躇不定的时候,凌心妍已经径自推开门进去了。只见房间不远处的一个大大的办公桌后,有个人正低头批阅着文件,听见凌心妍开门的声音之后,他放下了手边的文件,站了起来。

    凌心妍上前就给了凌云烨一个拥抱。“父亲!”

    凌云烨慈祥的看着凌心妍,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取笑道:“我的宝贝女儿终于知道回来啦?”

    凌心妍开心地说着,“是啊,一回到城里就急着来见你了,很想你和妈妈呢。对了!父亲,我有个礼物要送给你。”

    “哦?”

    “来人!”凌心妍喊了一声,便有人把一个笼子推了进来,里头关着一只像老鹰的幻兽,但体型还是偏小,估计是某种灵兽的幼兽。

    凌心妍将笼子打开,吹了口哨,这灵兽便飞了出来,停在凌心妍手上。“嘿嘿,父亲,生日快乐!这只灵兽送给你当礼物。”

    “哎?没想到还记得我的生日啊,这不是狮鹫吗?女儿可真有心啊。”

    凌心妍有些自豪地说道,“嘿嘿,当然记得啦,这可是我去山里抓来的。”

    凌云烨注视着狮鹫,并伸出手,狮鹫像是感应了什么般,鸣叫一声,便乖乖的飞到凌云烨手上。

    凌心妍见狮鹫这么快就听爸爸的话,叹了口气。“哎,还是比不过父亲啊,当初为了驯服它,花费了我不少时间呢。”

    “女儿总有一天也可以的。”凌云烨留意到一旁的陆川,“不过,这位是?”

    陆川见自己被提及,急忙介绍自己,“我是陆川,见过凌院长。”

    “你说你姓陆?”这让凌云烨想起了一名友人。

    陆川点点头,“是的。”

    凌云烨面色有些凝重,“请问你的父亲是…?”

    陆川如实回答道,“陆谨阳。”

    凌云烨听到那名字整个人愣住了,并且有些激动的问道:“你说你是陆兄的儿子?”

    “是的,院长,这是我爷爷的遗!”陆川把爷爷的遗递给了凌云烨,神情变得有些落寞。

    凌云烨读完信,拍了拍陆川的肩膀安慰道:“孩子,别难过了,既然你不知道你父母现在在哪里,你爷爷还去世了,你就把我家当做自己的家吧,以后也别叫我院长了,叫我凌伯伯吧。”

    “嗯,谢谢凌伯伯!”突然间多了一个很亲切的长辈,这让陆川很感动。

    突然凌云烨想起了些什么,“陆川啊,既然你来到我这,要不要考入学测试啊?”

    陆川懊恼的回道,“我当然也想进学院修习、提升能力,但是,我的魔法和武力测试水平才只有魔法学徒的级别。”

    凌云烨有些可惜地说,“魔法学徒?这可就难办了,学院有明文规定,魔法和武力测试水平必须达到初级魔法师或者初级武师的程度才能具有考入学测试的资格。”

    陆川心里有些沮丧,大老远的来这里,虽然能有凌云烨的帮忙,但他还是没办法学习术法。

    凌云烨随即想起了一个办法,“不过,也不是没别的办法?”说完还看了凌心妍一眼。

    陆川见还有其它方法,不禁好奇。“什么办法啊?”

    凌云烨便回道,“就是学院里就读的学生里,如果有天才武者一般是班级前三名的优等生愿意收你当随身家仆的话,你就能够进学院当旁听生了,然后如果你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把实力提升到班级前十名就可以转为正式学生了,所以许多人都为了这名额抢破头呢。”

    “可是我没熟悉的人啊,而且既然竞争这么激烈,感觉也轮不到我。”陆川叹了口气。“不过,谢谢院长愿意帮助我那么多。”

    “是么?那就太可惜了,你是我好友的儿子,我理应帮你,但我身为院长还不好破例,真是难办啊!”凌云烨为难的说道。

    这个时候凌心妍却插口道,“父亲,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用不着你费心了。”

    凌云烨闻言有些疑惑,“女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凌心妍回道,“其实他现在是我的家仆呢。”

    凌云烨皱起了眉头,“家仆?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哎,这原因说来话长啊。”凌心妍一边坏笑着看陆川。“要跟父亲说嘛?”

    陆川一听就知道凌心妍指的是他偷内衣的事,不对,不是他偷的啊,是小强那小子偷的啊。这下可好了,万一被院长误会他偷凌心妍的内衣的话,怕是不会收留他,不打死他才怪呢。

    陆川便拉着凌心妍到一角。“我的大小姐啊,千万别说偷内衣的事啊。”

    凌心妍装做不知情的说道,“喔,为什么不能说啊?”

    “你说的话,我不被你父亲打死才怪。”陆川压低着声音说话,深怕被院长听见了。

    凌心妍掩着嘴笑道,“呵呵,这么说也是。那,我不说有什么好处呢?”

    陆川想了一会,深呼吸,下了一个决定,“家仆、我当家仆就是了。”

    凌心妍认真地说,“这可是你说的啊,这次我可没强迫你啊。”

    “是、是,这是我自愿的。”毕竟再怎么说,他现在也是小强的主人了,小强既然犯错了,他也理应一起承担。

    “可别反悔啦。”

    凌云烨见凌心妍和陆川在一旁小声说话,便说道,“你们在那里嘀咕些什么呢?有什么是我这个父亲不能知道的事吗?”

    凌心妍连忙打哈哈带过,“才没有呢,女儿才没什么事瞒着父亲呢。”

    “那陆川怎么成你家仆的啊?”

    凌心妍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啊,就是他跟我打赌输了。”

    “那也不能让他当家仆啊,再怎么说陆川也是我朋友的孩子啊。”

    “才没有呢,是他自己自愿当的,你要不信,你可以问他。”

    凌云烨看着陆川,问道,“你自愿的?”

    陆川见院长这么看着他,也有些紧张,深怕被看穿什么,“啊,是、是我自愿的。”

    凌云烨眯起眼睛,虽然还有些怀疑,但还是选择不继续追究。“那,既然是你们年轻一辈的事,你们决定好了,我就不过多干预了。女儿啊,你也别太欺负陆川了。”

    凌心妍鼓起脸颊,不满的说,“父亲,我哪有欺负他呀,再说这样也能让他学习术法啊。”

    凌云烨对自己女儿的脾气是再了解不过的,但也没戳破,只是笑着。

    凌云烨清咳一声,“既然心妍都同意,那事情就这么说定了。”凌云烨转身从桌上翻找出一张文件,递给了陆川,“这是申请,你们俩个在上面签字,陆川就能进学院就读了。”

    “好。”陆川拿起一旁的笔,快速的签完自己的名字,把文件递给凌心妍。

    “哼!”凌心妍抽走陆川手里的笔,也在上面签了名。

    “这样就行了。”凌云烨看了一下,并收回文件,“我一会也去跟副院长和心妍的教课老师打声招呼,说明下陆川的状况,明天陆川就可以来上课了。那就这样吧,我这里还有一些公事要忙呢。女儿啊,你就带着陆川转转吧,熟悉熟悉环境。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