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女法王的内衣丢了(求收藏求推荐)
    陆川吃完东西,上楼准备回之前的房间时,发现店小二正把他的行囊从房里拿出来。

    陆川赶紧上前一把将自己的行囊从对方手里夺回,“哎,你们怎么把我的东西从房里拿出来了呢。”

    店小二也不正眼看他,便挥手赶人,“去去,我们客栈不给你这土包子住了,你另外找间客栈吧。”

    陆川没料到突然今晚就没地方休息了,而且店小二居然是这种态度,“怎么能这样说话呢,有人像你们这样做生意的?明明刚才老板跟我说有房间的啊。”

    “这是我们的客栈,我们乐意给谁住就给谁住!没见识的东西!快走吧,会干扰我们做生意的。”店小二语气不好的说,但转过身随即换了副嘴脸,搓着手,和颜悦色地对着那位姑娘的家仆说道,“放心,我们这就把房间的事情处理好。”

    “发生什么事了?你们在争吵什么呢?”从陆川身后传来了一个悦耳的声音。

    陆川回头一望,只见那姑娘慢慢走了过来,便将店小二为了给她们一行人倒出房间而要把自己赶出去的事说了一下。

    “这好办,我和丫鬟睡一间就是了。”

    “但是……”家仆还想说些什么。

    姑娘冷声怒道,“没有但是,还是说你们这群家仆想放弃房间睡外头呢?”

    家仆闻言便不再说话,就算现在是秋天,但晚上的气温也寒冷的让人直发抖,这大晚上的没人想睡在外面挨冻。

    “多谢姑娘解围了。”陆川连忙道谢。

    姑娘点头示意,便转身准备回房里。

    陆川见姑娘要回房了,连忙喊住她。“等等。”

    姑娘转身问道,“还有事?”

    陆川有点乱了手脚,急忙解释说道:“呃,就是姑娘多次出手帮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叫凌心妍,你呢?”

    “啊,我叫陆川。”

    “天色也晚了,那我就先行回房了。”

    “嗯,凌心妍姑娘早点歇息。”

    陆川见凌心妍回房了,周遭的人也纷纷散了,便也回房准备歇息。

    夜幕降临,喧闹的小镇渐渐沉寂下来 。店家们纷纷把门外的灯笼点亮了,此时的青昭镇街道又别有一番景色。

    但这时客栈里却不太平静。

    “小姐啊,你别生气,我待会接着找那该死的偷内衣的贼。”丫鬟有点慌张的说。

    被称之为小姐的人闻言有些头疼了,今天才入住这家客栈,可没想到她只是进澡间洗个澡,一出来就发现她换下来的内衣不见了。

    内衣丢了事小,但是,既然都大胆的进了她房间偷内衣了,说不定还偷看她洗澡了呢,她光是想像当她洗澡时,有人正猥琐的偷看时,她头就更疼了,要是传出去她凌心妍堂堂中级法王的境界这么轻易的就被人家偷走了内衣还被偷看了洗澡,她还不被笑掉大牙啊,而且自己一个女孩子的清白就毁了,不成,一定要快点找到丢失的内衣才成。

    陆川正整理着行囊里的物时,听见外面的动静这么大,便打开对向走廊的窗户察看,只见心妍姑娘的仆人们四处忙碌着,心想是出了什么事吗?

    陆川便拦了一位女佣人询问。“请问这是出了什么事吗?”

    女佣人看了下周围,低声的回道,“其实是有贼把我们家小姐的内衣偷了,我们正在找呢。不说了,我还得继续找那该死的内衣贼。”说完便离开了。

    陆川闻言心里腹诽着,究竟是谁这么下流,居然去偷心妍姑娘的内衣,暗自祈祷着凌心妍的家仆们能快点找到那小贼。

    陆川窗户也没关上了,以便随时留意外头动静,如果有发现可疑的人物,他也能够出去帮忙。

    陆川盥洗完已有浓厚的睡意,今天折腾了一天,他真的得好好睡一觉了。陆川转身正准备熄灯歇息时,他赫然发现房里桌上居然多了件内衣。

    把陆川给吓了一大跳,“我去,我房里怎么有这东西?!”还是粉色的。

    陆川走进一瞧,这房里只有他一个人啊,刚才去察看动静时,也没注意到桌上有这东西,何况内衣明显就不是他这爷们会用的东西。这内衣究竟是怎么出现在这的?

    突然内衣居然动了起来,陆川吓得连退好几步。

    “这怎么动起来了?”陆川只听过有些动、植物生命生存久了会成精,没听说内衣也会成精啊。

    “别怕,是我。”只见小强从内衣下钻了出来。

    陆川惊讶地说,“这……这是你弄来的?”

    “对啊,我从别人房里弄来的。”

    “那就是偷了。再说了,你拿人家女孩子的内衣做什么呢?”

    “哎,虫子就不可以好色么。”小强理直气壮地说。

    陆川闻言有些无力了,“不过我有点好奇你是怎么用来的,你体型这么小,是怎么搬运过来的?”

    “和你签订伴生契约后,初步的能力有两种。一种是空间穿越功能,但目前只能传送两三米左右,也就是说只能用来穿个墙什么的。第二种功能呢,是开发自己的小空间,目前我的级别低,只有大概一平方米左右的空间可以使用。”小强头顶着内衣解释道。

    “喔,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你别头顶着内衣说话!”陆川一把把内衣从桌上拽起。

    手上传来的触感说明了这内衣肯定价钱不斐,有着柔软的触感,做工也挺细致的,还隐隐散发着女孩子身上的体香,很是诱人。

    这小强还真是拿来了个上等货啊。

    内衣……不对,刚才心妍姑娘不也是在找内衣吗?该不会就是这件吧?世上有这么巧合的事吗?

    凌心妍左右张望了下,她方才和女佣人在外面找了一圈都没找着,奇怪的是,她洗澡时,并没有留意到有其他人的气息,这贼究竟是怎么偷走的呢?

    突然她看见她对门的房间的窗户正开着,心想那叫陆川的人也真是大意,尤其在这客栈龙蛇混杂的地方,什么样的人都有,万事都得谨慎小心。唉,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她内衣不也被偷了吗。

    “咦?”凌心妍突然发现陆川手里正拿着的东西很是眼熟,像是之前见过似的。她瞇起了眼睛,仔细的瞧了瞧。才突然惊觉,那不是她找了一圈结果没找着的内衣吗?顿时俏脸一红,走了出去。

    突然房门响起了敲门声,陆川吓了一跳,是谁这么大晚上的还来敲门呢?急忙把内衣藏在身后,便去开门了。

    陆川一开门发现居然是心妍姑娘找上门了,心虚的倒退了一步,她不会是察觉到什么吧?

    陆川仍试图保持着冷静,“请问心妍姑娘,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把手上的东西交出来。”凌心妍冷声说道。

    “姑娘我手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啊。”陆川又退了一步,抓握住内衣的手却不自觉的绞紧。

    小强一看是失主上门找东西了,直接吓的赶紧用空间能力藏了起来。

    “交出来。”凌心妍上前一步,顺便带上门。

    陆川退一步,凌心妍便上前一步,直到背抵上墙,陆川冷汗直冒,心想这下是真的没退路了。

    凌心妍便从陆川身后把他手上的东西拽了出来。此时她的位置也是紧挨着陆川,凌心妍动作间带动的风中隐隐就有了她的体香,跟那件粉色内衣上的味道一模一样。

    凌心妍拿着内衣,笑咪咪的说,“呵呵,还真是我的内衣,你胆子挺大的啊?”

    陆川看凌心妍还笑得出来,更害怕了,支支吾吾的说,“啊!这个内衣、不是、不是我偷的……”他着急的都结巴了。

    “不是你?”凌心妍笑得更加灿烂了。 “我刚才都透过窗户看见了。”

    “哎?”陆川这才想起刚才为了能了解外头状况,所以窗户没关上。这下可好了,刚才的情况凌心妍姑娘都透过窗户看见了。 “冤枉啊,我这赶了一天路了,盥洗完只想好好睡一觉,真没有那力气去偷东西呢。这件事是误会啊。”

    “这不是证据确凿吗?我可抓个人赃俱获呢,还想狡辩吗?”凌心妍示意陆川看她手上拿着的内衣。

    “这……”陆川内心里骂了小强千八百遍,说被你小子害死了,我这要说是虫子偷走的,还是个有空间能力的虫子,人家也不会相信我啊。

    “不过吧,我也不是不通情理之人,本姑娘一向主张以德报怨,就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吧。”

    “什么将功赎罪的机会?”陆川见有赎罪的机会赶紧问道。

    “来当家仆吧。”

    “什么?”

    “当我的家仆,这建议挺不错的吧。”

    “哎?不是、姑娘还有没有别的方式啊?”

    “不管,就这么说定了。”

    “哎……”

    凌心妍也不给陆川反驳的机会,走到门口,转身说道,“你叫陆川对吧,明天一早咱们准时出发,警告你,你可别想逃哦。”说完,还向陆川挥舞了一下粉拳略带威胁的说道。

    陆川见这似乎已成定局,不禁心想,这凌心妍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霸道,和他印象中的不太一样啊。不过,也难怪她生气,她堂堂中级法王的内衣在自己手上,没有直接动手都算好的了吧。

    都是小强不好,惹谁不好,偏偏惹到了一位中级法王,可他还有要紧事要做呢,可不能因为这样就耽误了,他明天可要想办法逃走,天一亮,就出发吧。

    等到了天亮,陆川收拾好行囊,蹑手蹑脚的下楼,并付清住宿费用,便准备继续赶路了。

    “想去哪?”轻柔的女声在身后响起。

    陆川心想不妙,这下被抓个正着了。

    陆川缓缓转过身,尴尬笑道,“姑娘起的真早啊。”

    “可不是。你这么早是想上哪去啊,不会是想逃跑吧?”凌心妍缓缓朝他走了过来。

    陆川当然是想着逃跑,但他可不能说啊。“没有的事。”

    “上车吧。我还得继续赶路呢。”凌心妍说完便往马车的方向走去。

    陆川见事情已到这地步,也不隐瞒了,“姑娘,恕我不能答应,我不能够当你的家仆,我必须到特诺亚城找个人。”

    凌心妍停下步伐,回头说道,“特诺亚城?我家也在特诺亚城。走,上车吧。”

    陆川没想到他们的目的地是相同的,一时也找不到应对的方式,“啥?可是我……”

    “还什么可是,既然你犯错了,自然要担负责任啊,我可没通知镇里的守卫把你押送走,就得感谢我呢!”

    陆川便半拖半就的上了昨天见到的那辆豪华马车。

    陆川看了一会,有些紧张的问道。“我说大小姐啊,我不是家仆吗?为什么我坐在马车里呢?”

    “这样你就跑不了了,有人今早还被我抓的正着呢。”凌心妍还白了陆川一眼。

    陆川尴尬的搔搔头。

    “说到这,你要到城里找谁呢?”

    “照顾我的爷爷不在了,他在信里叫我来找青木学院的院长凌云烨。”

    凌心妍闻言顿了一下,“为什么要找他呢?”

    “他是我父亲的友人。”没发现到凌心妍一瞬间的情绪变化。“怎么,你认识这院长吗?”

    “岂止认识。”凌心妍看着陆川严肃地说道,“凌云烨是我父亲。”

    陆川听到這句,不禁冷汗淋漓。

    缘,妙不可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