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0章 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为我流眼泪?
    ,精彩无弹窗免费!

    姬然第一次听到马凯在电话里哭,一个大男人,却哭的像个孩子一样。

    “老婆,我爱你,也许我爱的方式不对,但是,我真的很爱你,很爱你…”马凯擦了把眼泪,猛灌了口烈酒,辛辣的烈酒涌入喉咙,呛的马凯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那天,你和陈子豪把我灌醉了之后,我一觉醒来,发现你不在了,你知道我有多着急吗?感觉好像天塌了一样,我满世界找你都找不到你,打你的电话,你也不接,就好像突然从我身边蒸发了一样,你知道我有多绝望吗?

    其实,我并不想伤害你,只是想让你好好的陪在我身边,只要你跟我在一起,我就会觉得很踏实。

    我承认,我之前的确是个大混蛋,从高二那年,我交了第一个女朋友之后,一直到到大三,我交往的女生不下一百个,有时候同时交往两三个女生,有时候一个星期天天都在约会,吃饭、唱歌,然后去宾馆,做男女都会做的那种事,但是,不管多漂亮的女生,玩几天之后,就厌烦了,然后再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从来都是我甩别人,从来没有被人甩过,曾经还有一个女孩被我搞大了肚子,她哭着要我给她负责,我特么当时就给了她一巴掌,甩了几千块给她,让她马上滚蛋,那个女孩含着泪,将钱捡起来,跟狗一样的走了。

    那时候我多风光,在感情上,我从来都没有输过。

    可是…自从遇到你之后,我觉得我的人生轨迹都发生了偏转,我发现,我不知不觉的爱上你了,就跟当初被我泡上的马子一样,我上了你的钩,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的所有手段,都好像失效了一样,总是让我情不自禁的围着你转,试着去理解你的想法,尽力的想要去讨好你。

    还记得你请我吃火锅的时候吗?

    你在火锅里下了那么多巴豆,差点害死我,我拉了整整一宿,差点儿就虚脱了,可是,你知道吗?

    我却一点都不恨你,反倒是觉得是我自己好蠢,竟然被你给耍了。

    后来,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稀里糊涂的喜欢上你了,每次你们上体育课的时候,我都会趴在窗边,拿着望远镜看你,那时候,仿佛整个世界就只有你一个女孩,你就好像我眼中的天使,你的一颦一笑,都牵动着我的心,让我如痴如醉。

    那时候我多想跑下去,跟你告白,我多想当着那么多同学老师的面,把你拥在怀里,大声的说我爱你。

    我甚至还一个人的时候,幻想我们手牵手走在校园里的情景,别人一定会很羡慕我,一定会很嫉妒我的。

    我宁愿被人揍一顿,也愿意炫耀我们的爱情…”马凯在电话里说着,曾经的点点滴滴,也清晰的浮现在姬然的脑海里。

    马凯说的这些,没有一句是假的,全都是他的亲身经历,也全都是姬然可以感受到的。

    只是,姬然实在想不明白,他那么爱着自己,可是为什么还要这样折磨自己呢?

    “我很想好好的爱你,可是,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去爱,总想将你宠成公主,可是,脑海里却又经常会想起曾经走入你生命里的其他男人,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很幸福,因为终于娶到了最心爱的女孩,可是,有时候我又觉得自己很悲哀,最心爱的人却被别人曾经霸占过,我知道那不是你的错,我也不应该怪你,可是,我又该怪谁呢?

    每当这种遗憾在心里不断发酵的时候,我的心情就会越来越纠结,越来越苦闷,痛苦的想要撞墙,最后,还是无法控制的发泄到了你身上。

    可是,每次发泄过后,我也很后悔,我在心里发誓,以后不会再伤害你,可是,过不了多久,又会重蹈覆辙…”马凯说着,狠狠地给了自己一耳光,那刺耳的声音,让得电话另一端的姬然,也是一阵心惊肉跳。

    “老婆,原谅我最后一次吧,好吗?我不会再伤害你了,如果你不信的话,我现在就把小指剁下来,给你做保证好吗?”马凯说着,突然起身去了厨房,拿起了菜刀。

    陈秀梅看到马凯拿着刀,吓了一大跳,赶紧冲了过来。

    “小凯,小凯,把刀放下,把刀放下,为了一个不爱你的女人,值得吗?放下刀。”陈秀梅紧张的大喊道。

    “妈,你闪开,你闪开!~”马凯大吼着,用力的将陈秀梅推开,可是,陈秀梅不顾自己腿上的疼痛,又扑了过来。

    “小凯,放下刀,放下刀,有什么话你好好说,她不爱你,你就是死了,她也不会为你掉一滴眼泪的,你值得吗?”陈秀梅着急的大喊道。

    马凯闻言,凄冷的笑了,“我妈说,就算我死了,你也不会为我流一滴泪,是吗?”

    姬然听到马凯的质问,轻轻的叹了口气。

    “老婆,告诉我,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为我流泪?哪怕流一滴眼泪?”马凯又问道。

    姬然沉吟着,缓缓的点了点头,“会,我会很伤心。”

    听到姬然的回答,马凯哈哈的大笑了起来,他丢掉了手里的菜刀,跌坐在了厨房的地板上。

    陈秀梅赶紧捡起马凯丢掉的菜刀,拿进卧室里,藏到了床下面,旋即又赶紧折返了回来。

    现在儿子的状态很不稳定,他喝了好多酒,醉的已经不成样子了,前几天刚刚酒精中毒,医生说不能再喝酒,可是,马凯现在又喝了好多,简直是自残一样的喝。

    陈秀梅看着儿子现在的样子,心很痛,她从没想过自己的儿子竟然会被一个弱小的女子折磨成这个样子,她对姬然充满了怨恨,如果早知道自己的儿子会被姬然折磨成这样的话,她说什么也不会答应当初的婚事了。

    “老婆,谢谢你,这辈子娶你做老婆,值了…”马凯说完之后,竟是躺在冰凉的地面上睡着了,电话也没有挂掉。

    姬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直听着电话的另一端,好像家里只有陈秀梅,她试图将马凯拖进房间里,可是,马凯实在太重,她拖不动,只好拿来毛毯,铺在了马凯身下,给马凯盖上了被褥,以防他着凉。

    陈秀梅又给马凯泡了解酒茶,放在桌上,两眼无神的看着躺在地上的马凯,泪水不知不觉的模糊了视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