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1章 放逐
    ,精彩无弹窗免费!

    苏景寻自我放逐了几个月,这是他一生中最痛苦的一段日子。

    虽然他出身豪门世家,钱对于他来说完全不是问题,以他的财力,甚至可以轻松的挤垮马建军的产业,让马家人在商场一败涂地,去喝西北风。

    他甚至可以雇人去废掉马凯这个人渣,强行将姬然从马家解救出来,然后带着她去另一个城市里,置办一套更好的别墅,将姬然的父母一起搬过去,开始新的生活。

    可是,这一切只是局外者的幻想而已,虽然他身为集团的总裁,但是,集团真正的控制权,还牢牢的把控在自己老爸的手里。

    苏老爸是个十分谨慎且理智的人,他是决不允许苏景寻随意的利用集团的资源去打无畏的商战的,商场上的战争很多时候比现实的战争还要残酷。

    每一个大财团都好像一个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不到万不得已,都不会轻易使用绝招,如果滥用绝招的话,就会很容易被人发现破绽,从而被一举吃掉。

    苏景寻知道老爸绝不会让自己为了一个女孩而去牺牲整个集团的利益,更不会让他为了一个女孩,肆意的去挥霍家产。

    苏老爸理想中的儿媳,绝不是一个把自己的儿子迷的神魂颠倒的“狐狸精”,如果一个男人的心思都放在女人的身上,将来也不会有什么出息。

    他理想中的儿媳,应该是一个端庄、高雅、出身高贵、受过良好教育的富家千金,只有这样的女孩,才能更快的融入苏家,也只有这样的家族,才能跟苏家更快的成为盟友。

    而在这一点上,林慧欣为苏景寻选择的g市大领导的千金,就深合苏老爸的心意,因此,当林慧欣建议安排那个领导千金进入苏景寻集团的时候,苏老爸才会很干脆的应允了。

    只是,任谁都没想到,他们的这一番苦心,却把自己的儿子几乎逼到了绝境,让得苏景寻失去了解救姬然的最后的希望,也直接导致了他最终的出走。

    这几个月的时间里,苏景寻走了好多地方,参悟了好多的人生道理,仿佛是重生了一般。

    唯独对于姬然的愧疚,却始终刺痛着他的心,让他在无数个寒冷的夜晚,痛苦的醒来。

    他无法想象姬然在马凯那个人渣的身边,会受到何种的虐待。

    她身上的伤痕,手腕上的鞭挞,脖子上那被吸咬过的痕迹,以及她那虽然并未流泪,却比流泪还要让人心疼的绝望的眼神,都深深的刺痛着苏景寻的心。

    他觉得自己好失败,甚至开始后悔出生在这样一个看似前途似锦,实则黑暗无比的富贵之家。

    他宁愿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宁愿变成姬然身边一个普通的男生,好歹在看到姬然受到马凯欺负的时候,自己可以毫无顾忌的去教训他,就好像那天暴打他一样,给他一点教训。

    当然,他不知道,那天他打了马凯之后,马凯回到家里,将仇恨变本加厉的施加在了姬然的身上。

    苏景寻怨恨自己的母亲,怨恨她所谓的门当户对,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在科技高速发展的今天,竟然还会有人拿着封建礼教的那套说辞来坑害自己的骨肉至亲。

    门当户对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十多年前,曾经有一位跳水队的女孩,就嫁给了港岛的一位富家子,他们不是一样很幸福吗?

    为什么别人可以放得下门户之见,而自己饱读诗书的母亲却还要固步自封的恪守这腐朽的古礼呢?

    苏景寻知道,自己再怎么怨恨也没用了,他错过了姬然,错过了一生中最爱的女孩,他恨自己的父母,却又无力去反抗他们,他只好放逐自我,让自己从此不再过问尘世。

    他记得姬然曾经怀过她的骨肉,那一夜的温存,是苏景寻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他曾信誓旦旦的要姬然为他生儿育女,姬然也曾在万分羞涩中轻声应允,她那娇羞妩媚的神情,至今仍深深的保留在苏景寻的脑海中,是他记忆中最美好的画面。

    他不知道那个婴儿出生了没有?

    如果按照时间来计算的话,孩子早就应该出生了,可是,上次他去见姬然的时候,却看到姬然的肚子平平的,身形消瘦,难道是流产了?

    还是说,被马凯故意打掉了孩子?

    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马凯那么人渣,他怎么可能会允许姬然为自己生孩子?

    他一定会变本加厉的去折磨她,让她把孩子做掉吧?

    想到那伤心的一幕,苏景寻痛苦的双眼模糊,他无奈的叹了口气,也许这对孩子来说,也是一种无奈的解脱吧,总好过被生下来,饱受马凯的折磨。

    苏景寻从西北回来之后,坐车路过s市,在高铁停靠的短短几分钟里,他情不自禁的走出月台,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想着这个城市里住着自己最心爱的女孩,他那坚毅的双眸中,再也抑制不住的滚落两行热泪。

    “小然,我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我是个懦夫,不配做你的男人,愿你幸福。”苏景寻喃喃的说完,留下一片从藏区带回来的格桑花,转身离开了。

    苏景寻走了,带着一丝遗憾,带着深深的愧疚,带着对姬然的思念…

    姬然跟马凯结婚已经几个月了,在这几个月里,姬然受尽了马凯的摧残和折磨,每天都忍受着巨大的耻辱,忍辱吞声的忍耐着。

    为了不让父母担心,还要在亲戚朋友们面前强颜欢笑,假装出一副很幸福的模样。

    在外人的眼里,姬然是个很有福气的女孩,有一个那么宠她爱她的老公,有一对视她如女儿般的慈爱的公婆,可是,谁又能知道夜深人静之后,自己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的痛苦?

    马凯从来不会考虑姬然的感受,他只顾着满足自己病态的**,为了获得新鲜刺激的感觉,她甚至让姬然穿上各种职业的制服装,扮演清纯可爱的女大学生、成熟气质的女教师、杏感诱人的小护士,甚至于还让她穿着真丝渔网袜,在寒冷夜风中跪在阳台上任他取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