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7章 生死一线
    ,精彩无弹窗免费!

    s市,警察局。

    “吆,原来您是苏总啊?哎呀呀,真是幸会幸会。”科长王金生看到苏景寻的身份资料之后,态度立刻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他没想到今天自己的属下,竟然还钓了一条大鱼,一不留神,竟是把苏景寻这个大老板给请进了自己的小庙里。

    “苏总,我这就有点想不明白了,您堂堂一个大老板,怎么还会跟一个升斗小民起冲突呢?人家夫妻吵架,这也都是常有的事儿,您这不是好心做好事儿,里外不是人了么?”王金生望着苏景寻,笑着问道。

    苏景寻低头喝了口茶,啥也没解释,自己感情的事,他从来不对外人开口,除了因为想要保护所爱之人之外,也是为了防止各种不良媒体的八卦和报道。

    苏景寻在警察局里喝了半杯茶,便抬头望向了王金生,“王科长,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一步了。”

    “呵呵,没,没事,苏总您这就要走?”王金生笑着问道,“这可是给您刚泡的龙井茶,我这最好的茶了。”

    苏景寻淡然一笑,撇了几千块在王金生的桌上,也不多讲什么,就直接离开了。

    都是在江湖上混了多年的人,王金生的这点儿小心思,他还是明白的。

    像王金生这种九品小芝麻官,平日里是不可能跟苏景寻这样的大老板有什么交集的,好不容易见上一面,如果苏景寻不给他点好处的话,他是不会轻易松口的。

    苏景寻从警局离开之后,并没有马上回广州,也没有马上去找姬然。

    他一个人在t市住了三天,这三天的时间里,他关掉了手机,关掉了所有的通讯手段,就好像跟周围的世界完全隔绝了一般。

    他一个人来到虎山公园,坐在水库边的长廊红椅上,看着美丽的湖光景色,看着一双双幸福甜蜜的身影从身边走过,他一个人租了一条鸭子船,自己蹬着到了湖心,他扭头望向旁边的座位,那里空荡荡的,空无一人…

    尽管旁边没有人,但是,他却看的出神,仿佛回到了当年,姬然坐在旁边的样子。

    那时候,姬然还没有结婚,更没有怀孕,她很单纯,好像一朵出水的青莲,不染尘埃。

    每次看到她的时候,苏景寻都有种心旷神怡的陶醉之感,就好像儿时幻想中的白雪公主,像初中时候幻象出的小仙女的模样。

    他曾经无比庆幸的认为,自己在茫茫人海中,终于找到了真爱,找到了能让自己怦然心动,愿意为其守护一生的女孩,为了这份爱,他愿意热爱整个世界。

    可是,他不明白为什么命运会突然在他二十四岁的时候,发生了如此之大的偏转。

    最心爱的女孩,嫁人了,而新郎不是自己。

    若是那个男人对她好,哪怕不如自己对她的宠爱,只要能尽可能的保护她、呵护她,他也不会如现在这般的绝望了。

    偏偏马凯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伪君子,他那么没有人性的对待小然,把自己最心爱的女孩子,摧残的体无完肤,践踏她的人格、尊严,扭曲她的灵魂,完全把她当成了宣泄的工具。

    这让苏景寻的心,痛到了极点。

    “我该怎么办?杀了他?还是让小然继续承受无休止的痛苦?”苏景寻痛苦的将手插入头发里,用力的撕扯着,用沙哑的声音自语道。

    这一刻,他比任何人都痛苦,仿佛坠入了深渊中,无论怎样呼喊,都无法挣脱。

    傍晚,苏景寻躺在马路边的躺椅上,身边横七竖八的倒着许多空酒瓶,他喝醉了,生平第一次喝的酩酊大醉,好像一滩烂泥,任由夜晚的冷风,凌乱着他漆黑的长发,吹散他脸上那淡淡的泪痕。

    突然,一辆救护车,响着刺耳的声音,从他身旁呼啸而过。

    救护车飞驰而过所带起的劲风,将他身旁的几个酒瓶刮倒,发出一阵凌乱的声响。

    救护车从东往西,疾驰而过,穿过几条街道之后,停到了一所公寓的楼下。

    只见公寓楼前,一个女孩在一个年轻男子的搀扶下,在楼下等待着,女孩脸色苍白,双腿无力,已经连站都站不起来了,呼吸也很微弱,好像随时都可能会出事一样。

    救护车停稳之后,急救大夫立刻带着几个小护士下了车,对女孩进行了专业的抢救,然后迅速的将她抬上救护车,送往了医院。

    原来女孩早产了,羊水破裂导致的早产,还伴随有出血的状况,这种状况非常危险,因为一旦病情进一步恶化,导致了大出血,女孩的生命都可能会随时终结。

    还好救护车来的及时,这才勉强的保住了女孩的性命。

    饶是如此,女孩所承受的痛苦,也是常人难以理解的。

    “马先生,您的太太马上要生产了,由于羊水破裂,如果顺产的话,可能要承担一定的风险,建议剖宫产。”大夫跟马凯说道。

    “剖宫产?”马凯微微皱了皱眉头问道,他看着躺在病床上,憔悴无力的姬然,她真的很虚弱,双眼无神,四肢冰凉,真的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

    马凯尽管铁石心肠,可是,看到此刻的姬然,也不忍心再让她承受这种痛苦。

    不过,一想到姬然跟苏景寻在一起的那一幕,一想到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是苏景寻的野种,马凯心中的复仇之火,又忍不住的熊熊燃烧了起来。

    “妈的,她怀的不是我的孩子。”马凯在心里狠狠的咒骂道。

    “马先生?现在情况紧急,您快点做个决定吧。”大夫跟马凯征询意见道。

    “不,不要剖宫产,就要她顺产,我要她自己生。”马凯突然眸光一冷,冷冷的盯着病床上虚弱无力的姬然说道,那一字一句冰冷刺骨,好像一把把冰锥,要置姬然于死地。

    听到马凯的话,大夫满脸愕然,他从事生产工作已经十多年了,见过许多产妇和产妇的家人,可是,从来没见过这么狠心的人。

    躺在病床上的可是他的妻子呀,他怎么会这么狠心的折磨她?

    “马先生,如果顺产的话,可能会担风险的,而且,您妻子现在身体十分虚弱,已经不适合顺产了,您慎重考虑一下。”大夫再次的提醒道。

    “不,就要她顺产,她是我老婆,我说了算,就算她死了,责任由我来担,跟你们无关。”马凯冷冷的说道,脸上有着一抹极度扭曲的病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