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9章 现在谁是‘深蓝的心’已经不重要了
    看着男人高大的身影,乔心暖心里竟有些发暖。

    又看看被儿子搞得这么乱糟糟的家,她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却听小布丁神神秘秘地在她的耳边小声问道:“妈妈,这个叔叔怎么来我家了?”

    乔心暖扭过头去,便惊讶地应声道:“嗯,你还记得他?”

    “对呀,这个叔叔不就是昨天在楼下亲你的那个叔叔?”

    小布丁嘟着小嘴说道。

    乔心暖听了,脸颊蓦地一红。

    这小家伙记得什么不好,偏偏记得肖若白在楼下亲她。

    小布丁见了就立刻好奇地看着她,问道:“妈咪,你怎么脸红了呢?”

    乔心暖更不好意思了,从沙发上站起来,就说道:“你坐好,我去看看做什么饭。”

    肯定是保姆走之前没有给布丁做好饭,所以布丁才会在家里大闹。

    这孩子的脾气她还是了解的,肯定不是无缘无故捣蛋。

    可进了厨房忙碌,她一眼就看见肖若白的身影。

    而且肖若白还是正在帮她收拾厨房里,高大的身影更显得小小的厨房有些拘谨。

    真是没有想到,能住得起那么大面积跃式楼房的男人,竟然也会来她这么小的地方。

    而且这个男人平时有多爱干净,现在竟然亲手帮她一点一点地打扫厨房。

    乔心暖忍不住走过去叫了一声:“若白!”

    “这里我来收拾,你去看着孩子吧。”

    肖若白便说,边将地上的一把挂面拿起来,抬头就看见乔心暖绯红的小脸。

    就听乔心暖尴尬地说道:“我......你不用忙了,这里我来收拾吧。”

    肖若白眸色深深地看着她,便说道:“你还跟我这么客气干什么?谁收拾都一样。”

    说着,他就转身去开冰箱的门,想要看看里面都有什么可做的。

    可他刚打开冰箱,就听身后传来乔心暖的声音:“对不起。”

    听到这一声道歉声,肖若白整个人怔在原地。

    他都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向来喜欢动不动就不理人的丫头,竟然跟他道歉了?

    于是肖若白转过身来,便问道:“傻丫头,干嘛忽然跟我道歉?”

    就见面前的小女人咬着下唇,满脸娇羞地看着他说道:“因为我有很多事瞒着你。”

    肖若白从冰箱里拿出几样食材出来,一边随口问道:“说吧,有什么事瞒着我?”

    乔心暖愣了一下才语速慢慢地回答他:“其实,我不是‘深蓝的心’。”

    闻言,肖若白要去冲洗蔬菜的动作猛地一顿。

    他一直想找的“深蓝的心”,居然不是她!

    “那是谁?”

    “是我表姐,苏澜心。”

    “你表姐?现在的叶家少奶奶?”

    肖若白将蔬菜往水池里一放,转过身来认真地问道。

    就见乔心暖却低着头说道:“是的,确切说,小峰也是她救下来的。”

    肖若白不以为然,继续问道:“你怎么没有早点告诉我?”

    “我担心你真正要找的人不是我。”

    乔心暖深呼吸一口气,便说道:“而且我表姐,也不想让人知道她的另一个身份。”

    肖若白看着她,立刻又表示道:“没关系,现在谁是‘深蓝的心’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现在对我的心意是什么?”

    乔心暖依旧低着头,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好一会儿也说不出话来。

    肖若白只好说道:“如果你没有爱上我,那我可以立刻退出,以后不会骚扰你。”

    话音落下,就见乔心暖抬起头来就说道:“不,不是,我......爱你。”

    听到这样的答案,肖若白好看的桃花眼猛地撑圆。

    他追了将近3个月,终于等到答案了。

    他一激动,伸手就把乔心暖抱进怀里就说道:“我就等得你这句话!”

    可乔心暖却一点也不惊动,反而有种压力山大:“可是,我不敢接受你。”

    闻言,肖若白激动到顶点的心,一下又落到冰点。

    这丫头又想给他出什么难题?

    他立刻抓着她的肩膀,看着她的眼睛问道:“为什么不能接受我?”

    乔心暖抬眸看着他,心里忐忑地说道:“因为我不相信爱情,也没想过再谈恋爱。”

    4年前的伤痛,她本来觉得已经忘记了,可是没到关键时刻就觉得有些承受不了。

    如果当年不被那个混蛋耍了,也许她现在还是一个天真浪漫的小姑娘。

    肖若白听了,却心疼地问道:“那又是为什么?”

    “别问了,以前的事,我也不想提。”

    说着,乔心暖就赶紧转身去收拾布丁刚刚搞乱的地面。

    看着她的身影,肖若白只好不再问,转身继续给这对母子做饭。

    只要以后这个丫头不排斥他过来照顾她,那以后他打动她的机会还很多。

    不过想到小布丁这么小就得了病,就忍不住关心:“你给布丁做过详细检查吗?”

    乔心暖边收拾,边回答:“检查过,医生说这是先天二瓣膜缺失,需要手术治疗。”

    闻言,肖若白又停下来问道:“这种先天心脏病必须早治疗,康复几率更大。”

    却听乔心暖抬头说道:“我也想呀,可是手术费要很大一笔。”

    她也想让布丁健健康康地区上学。

    她也想让布丁跟其他孩子一样,快乐地奔跑。

    可是这三年里,她已经足够努力了,却还是离着目标差很远。

    肖若白立刻明白:“你去夜店做兼职,该不会为了给孩子筹钱做手术吧?”

    乔心暖点点头,回应:“是呀,要不然,我凭幼师的工资,得要攒到猴年马月了。”

    肖若白拧起眉心,便问道:“那你怎么不找我?我可以给你免了手术费!”

    乔心暖怔了下,就说:“我以前又不认识你,再说我跟你......”

    就听他身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她以为他又要去忙,于是就赶紧闭上了嘴巴。

    却见肖若白把手机拿出来看了一眼,就立刻把电话挂了。

    现在就算有天塌的事情,他也不想理会,现在给他们母子做饭最重要。  挂完电话,他就继续说道:“你现在应该知道,我是国内最好的心脑科医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