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9章 没事了,你只是做了一个噩梦!
    ,精彩无弹窗免费!

    肖若白见这两个人都不说了,便立刻说道:“不说是吧?那就去他家里搜搜看吧!”

    林娇凤赶紧挥着手说道:“别、别,那双鞋在我家床底下!”

    曹广深听了,脸都吓白了。

    原来他睡觉的床下面,居然还有杀人栽赃的物证。

    他这下可是知道自己今天在劫难逃,说不定去自首就是个枪毙。

    这个败家老娘们,做了伪证要恶补做得干净利落点,还把鞋拿回来干什么?

    但是现在他也来不及跟老婆吵嘴了,拔腿就往山洞外面跑。

    墨厉城立马沉冷着嗓音吩咐道:“马上给我追回来!”

    话音落下,立刻有四个黑衣保镖朝着外面追去。

    林娇凤吓得两脚发软,一下瘫坐在地上。

    没想到到这节骨眼上,那个死男人还是丢下她和孩子自己逃跑了。

    肖若白看人跑了,便把手里的录音笔关掉说道:“二哥,你看现在该怎么办?”

    墨厉城看着眼前只剩下一个胖女人和一个孩子,便沉声说道:“在这等着。”

    秦成旭走过来提醒道:“要不要先把那双鞋给找出来?”

    找到鞋子再加上刚才的录音,已经可以帮宋骏洗脱凶杀案嫌疑了。

    墨厉城微微颔首,转头吩咐:“你先派人回去找那双鞋,然后直接送去警局。”

    裴义立刻点头应声:“是,boss。”

    应完声,就立刻带着人回刚才村庄里的曹家找鞋。

    结果等了很久,黑衣保镖便把曹广深给抓住了,五花大绑地直接给扔了回来。

    墨厉城这才命令人把这个男人塞进后车厢,连夜赶回北城的警察局。

    而林娇凤和她儿子却还被扔在深山的山洞里......

    外面的雷雨一直下到深夜,可宋妍熙却一直没有睡着觉。

    她心里一直牵挂着宋骏什么时候能回来,所以就一直在别墅门口等着。

    池安夏见她不去睡,也就跟着在别墅门口等着。

    只不过因为下雨,外面的空气特别凉。

    池安夏担心她会被冻着,便吩咐白管家去把自己的厚外套拿下来。

    她走到宋妍熙身后便说道:“妍熙,天凉了,快穿件衣服吧。”

    宋妍熙这才从雨幕中回过神来,慢慢扭过头来就说道:“不用了,我还很好。”

    池安夏见她不穿,便说道:“那怎么行?万一把你又冻病了,宋哥肯定会担心的。”

    说着,她就拿着自己的衣服往宋妍熙肩膀上一披。

    肩上一暖,全身也随之暖了起来。

    宋妍熙看了看池安夏,又看了看身上的外套,才点头说道:“谢谢你,安夏。”

    池安夏笑着回应道:“不用谢,你看你,一天都连着说了好几次谢谢了。”

    她看着宋妍熙这么单薄瘦弱的身体,更多的是心疼。

    宋妍熙扯了扯唇角,说道:“你不用管我了,你还是早点去睡吧。”

    池安夏今天也是为了接送孩子们,也一直忙到现在。

    “我还不困,还是在这里陪你吧。”

    池安夏说道:“要不然,你还是回房间去等着,有宋哥的消息,我会马上告诉你。”

    宋妍熙依旧丝毫摇摇头,看向外面说道:“不要,我回去也睡不着。”

    没有宋骏陪在身边,她恐怕睡着了也是做的那些噩梦。

    一想到梦里也会被文森特纠缠着,她宁愿不睡。

    可是雨越下越大,空气也越来越凉。

    池安夏真的很担心她会冻病了,那后天的婚礼可就真的会泡汤了。

    于是她提议道:“那我们进里面等着吧,我们可以一边喝点热牛奶,一边等。”

    宋妍熙听了,这才点头应声:“好吧,那我们进去等吧。”

    池安夏和宋妍熙这才一块回了大厅里面。

    池安夏转身就吩咐道:“白管家,来两杯热牛奶,在端上点点心来吧。”

    她知道宋妍熙晚饭也没有吃什么东西,所以格外让管家准备了点心。

    接下来宋妍熙便跟池安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

    白管家也很快就将热牛奶和点心都端了上来。

    结果这一等,就是一直等到了凌晨,雷雨都已经停下来了。

    宋妍熙也许是喝了热牛奶的原因,竟然歪在沙发上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只是她睡得有些不安稳,随时都会发出一些难以忍受的“嗯”声。

    池安夏也是困得不行了,但还是先让管家拿过来一条毯子,给宋妍熙盖在身上。

    然而她刚把毯子盖到宋妍熙的身上,就见宋妍熙痛苦地皱起眉心。

    紧跟着宋妍熙就扯开毯子,就大声叫道:“啊!不要......”

    池安夏被她吓得浑身一怔。

    就见宋妍熙好像是在做噩梦一样,整个人都不安稳起来。

    她抱着双臂浑身颤抖,一边大声喊叫着:“走开!走开......求你放了我......”

    池安夏看见她这副样子,赶紧抓住她的手呼唤道:“妍熙,妍熙,快醒醒!”

    宋妍熙这才猛地一下睁开眼睛,喊道:“不要......”

    池安夏抓着她的手就安慰道:“没事了,你只是做了一个噩梦!”

    而这对于宋妍熙来说,却不是一场噩梦那么简单。

    这可是她这两年来经常纠缠自己的噩梦。

    恐怕还会伴随她到生命的最后一天。

    然而她这几年的经历,又怎么跟池安夏说得清楚?

    池安夏已经将她从沙发上扶起来,却见宋妍熙整个后背都已经阴湿一片。

    宋妍熙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便开口问道:“安夏,我哥有没有回来?”

    池安夏赶紧说道:“刚才厉城打过电话来,说他们已经在警局,很快回来。”

    话音落下,海滨别墅的大门外也忽然传来车辆进出的动静。

    白管家也进来报告:“太太,先生回来了。”

    闻言,宋妍熙立刻有些激动地从沙发上站起身就要出去。

    池安夏也赶紧起身追出去,果真看见从大门口照过来的那几道远光灯。

    随之顶级宾利径直开到了别墅的门口,后面紧跟着几辆保镖车也停了下来。

    就见宾利车的后车门打开,肖若白和秦成旭相继从车上走下来。  后面是墨厉城优雅地从车里下来,最后才是宋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