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8章 管不住下半身,还不如阉了省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黑色车队迅速从这个半封闭的乡村驶离,向着远处的深山驶去。

    放在后备箱里的曹广深和林娇凤可是怕极了。

    一边听着雷雨声,一边听着车辆响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车队才停下来,紧跟着两个人就被人从后备箱拽了出来。

    曹广深是受不了了,本来就喝了酒,这一路颠簸都吐了。

    等他被踹出来,整个人都站都站不起来了。

    林娇凤也是战战兢兢地抬头一看,就见他们竟然被人带到了深山的一个山洞里。

    而他们的儿子也是被黑衣保镖绑进了山洞里,被捂着嘴,手脚还也被捆着。

    林娇凤见了赶紧要冲过来救儿子,可惜被保镖一拉就给拉了回来。

    墨厉城高大的身影走进来,抬手做了一个简单的手势。

    裴义立刻明白,指着那对中年男女道:“松绑。”

    一旁的黑衣保镖这才把林娇凤和曹广深身上的身子解下来。

    这下可是急坏了林娇凤,大声喊道:“佳鑫!快把我家佳鑫放了!”

    曹广深也是着急地滚过来喊道:“你们快放了我儿子,我们有话都好好说!”

    墨厉城漆眸冷厉地扫过来,便冷沉着嗓音问道:“现在要不要开口说,你们决定。”曹广深心上一惊,战战兢兢地就说道:“我们说,你们要我们说什么?”

    裴义见他还想装蒜,一脚就踹在曹广深的后腰上,踹了他狠狠地踉跄了一下。

    顺势,裴义把枪掏了出来,就在山洞里面放了一枪。

    “哔”地一声,正好打中曹广深身后的石头。

    吓得他立刻抱着脑袋跪在了地上。

    本来他在家里还有点酒劲,现在一吓全醒了。

    林娇凤也吓得赶紧跟着丈夫跪在一起说道:“饶命,饶命啊!”

    她也看的清,眼前这架势,他们要是不交代什么,一家子恐怕是别想回家了。

    这一枪立马就把他们8、9岁的儿子给吓坏了,因为捂着嘴,只能发出“呜呜”声。

    曹广深看着黑洞洞的枪口又指向儿子,赶紧说道:“我全说,我全说,不要开枪!”

    墨厉城没有开口说话,漆黑如墨的眼眸早就已经洞察一切。

    这两个人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秦成旭走上前问道:“那你们是承认诬陷宋骏杀人吗?”

    曹广深抱着脑袋,就点头承认道:“是、是我们诬陷宋骏杀人!”

    林娇凤也是一脸憋屈,不敢不说:“我们、我们诬陷的,人不是宋骏杀的......”

    肖若白生气地骂道:“两个狗东西!借钱不还,睡了人家老婆,现在还跟诬陷别人杀人,我看你们两个应该去死!”

    说着,他就上前去去踹曹广深和林娇凤。

    墨厉城见他要上前发火,扭头便叮嘱一句:“别忘了,你的正事。”

    肖若白这才想起来,他最重要的人物是给这两个狗东西录音。

    就听秦成旭继续严肃认真地审问道:“说,最后一次见到林美怡什么时候?”

    林娇凤看着儿子正呜呜哭着,便承认道:“是、是昨天上午,在她家里......”

    秦成旭紧跟着就问道:“那到底人是谁杀的?你们可想好了。”

    他们的儿子在保镖手里,已经哭成泪人。

    林娇凤哪里舍得宝贝儿子哭,赶紧承认:“人是我杀的,可是我不是故意的......”

    曹广深胆战心惊地承认道:“不、不,人是我杀的,你们不要问我老婆了!”

    秦成旭见这两个人都承认,那就只能认定:“看来是你们两个人合谋杀的了。”

    曹广深连忙捂住老婆的嘴巴,自己说道:“这不关我老婆的事,人我一个人杀的,我老婆一点也不知情,你们放过我老婆和儿子吧,我愿意去认罪自首啊!”

    林娇凤和看着男人替自己承认杀人,一时间哭成了泪人。

    这一辈子,这个男人都对不起她,这还是做过唯一感动她的事。

    秦成旭听了,点点头便又问道:“那你把整个杀人过程都完整阐述一遍吧。”

    这个是刑事案件定罪量刑时必须有的环节,有了完成犯罪阐述才能给宋骏洗刷清白。

    曹广深想了想,这才详细说道:“都怨我,我一时色迷心窍,见她穿得越来越漂亮我本来想着强奸她来这,谁知道她反抗的太厉害,所以我就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人杀了.....”

    他这时是结合当时的情况,自己又编了编,只想着把林娇凤给摘出来撇清。

    林娇凤两只眼睛泪汪汪地看着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不管怎么样,这起凶杀案得有人扛下来才行。

    秦成旭眼神鄙视地看着眼前五大三粗的中年男人,又问道:“那用的什么工具?”

    曹广深又想了想,便说:“我是用烟灰缸,对,我就是用的烟灰缸,先砸晕她,然后就扒光了想再上她,谁知道她当时就不喘气了,吓得我老二一下就萎了。”

    肖若白把他这段话全录了下来,自言自语道:“管不住下半身,还不如阉了省事!”

    秦成旭听了,脸色也一红,便紧跟着问道:“那凶杀现场怎么没有你的指纹?”

    曹广深这才想起来,是后来林娇凤晚上又去了一趟宋骏家里。

    等老婆回来就告诉他,她已经报警了。

    林娇凤还告诉他,一定得咬死了是宋骏杀的人。

    但他不敢提林娇凤,便赶紧说道:“指纹也是我擦的,脚印也是我弄的。”

    秦成旭一下想到那双鞋才是本案关键,便又问道:“造假脚印的那双鞋从哪来的?”

    曹广深看了林娇凤一眼,这才说:“那双鞋我已经扔了,现在想不起来了。”

    秦成旭却在他恍惚的眼神中,确定:“你在说谎,那双鞋到底在哪?”

    曹广深心上一怔,这下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林娇凤也不敢说,手在下面死死地攥着男人的大手。

    那双鞋是她从宋骏家找到的,临走前,她就穿着那双鞋在房间里走了两个来回。  结果离开的时候,她感觉那双鞋挺新的,又是名牌,扔了可惜,于是就给带回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