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7章 这样不行,我们过来不是来刑讯逼供的!
    ,精彩无弹窗免费!

    林娇凤立马捅了他一下,小声说道:“你别什么都说出去。”

    就听秦成旭又问道:“听说,你跟林美怡生前还有不正当的关系,有没有?”

    这一下曹广深可不敢承认了,摇着头回答:“没有,没有,你们可别听别人瞎说!”

    闻言,裴义立刻呵斥道:“敢说谎一句试试!”

    曹广深吓得整个人一哆嗦。

    就见裴义的手从腰间摸出来一把手枪。

    那黑洞洞的枪口正好对准了曹广深的脑门。

    林娇凤也被这把手枪给吓了一大跳,整个人都差点晕了过去。

    她平时是很凶悍,可是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拿着枪对着脑袋的

    他们俩的小名就相当于被别人捏在手里,只要稍微扣动扳机,就必死无疑了。

    秦成旭见这两个男女老实了,便又继续问道:“那你们最后见林美怡是什么时候?”

    曹广深不敢说话,林娇凤也是战战兢兢地回答:“这个......就是几天前,我们见过,然后就是、就是昨天晚上才去她那见到的,然后就发现她死了。”

    曹广深这才敢随声附和道:“对,对,昨天晚上去她家,才发现她死了。”

    听这话就知道,肯定是事先商量好的。

    肖若白便在一边着急起来了。

    照这样下去,这等到外面天亮了估计也问不出什么来。

    于是肖若白将手里的录音笔一关,便上前说道:“接下来还是我来问吧。”

    秦成旭只好退后一步,说道:“那好吧,那我就休息一下。”

    说完,他也走到后面的座位前,跟墨厉城坐到一起。

    墨厉城整个人冷沉如冰,棱角分明的俊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

    秦成旭就算坐到他身边都得要谨小慎微,生怕一个不注意就又把他踢回南非了。

    就听肖若白上前就问道:“我说,你们这么不诚实,那我们也就不客气了,不是欠了骏哥十几万吗?那你们现在就马上还过来好了!”

    林娇凤赶紧说道:“帅哥,我们真没钱,我们借的钱都被我老公给赌钱赔光了。”

    曹广深也赶紧说道:“饶命、饶命,只要不要命,要什么都行!”

    肖若白挑挑眉便呵斥道:“你这贱命,我要了干什么?”

    说着,他目光一转便盯着胖女人说道:“那好,就把老婆卖到黑市去吧。”

    这可把林娇凤吓傻了,立马求饶:“不要、不要、不要!我可不去那种地方......”

    说这话,房子外面又是一阵惊雷声,紧跟着就下起来瓢泼大雨。

    林凤娇吓得赶紧往被子里一缩,就不敢冒出头来了。

    肖若白走进一步便又说道:“你们这两个无赖,不承认杀了人也没关系,竟然还敢往骏哥身上推,我看你们都是欠揍,来人,把他们拉下来!”

    话音落下,几个黑衣保镖迅速上前就将曹广深和林娇凤从被窝里拽了出来。

    曹广深是脸皮厚倒没什么,可林娇凤身上就只剩下贴身衣物。

    而且林娇凤还大声叫起来:“非礼!非礼啊......”

    肖若白看见这一身白花花的肉都想吐,听她这么喊就更恶心了。

    他连忙示意身旁保镖,说道:“赶紧把这贱女人的嘴巴给我堵上!”

    黑衣保镖立刻应声,随手找了一块抹布就上前把林娇凤的嘴巴给堵上了。

    然后就把曹广深和林娇凤给扔在了墙角,都双手抱着头蹲下。

    肖若白这才继续问:“说,你跟林美怡到底什么关系?”

    曹广深见这架势,哆嗦着回答:“真的、真的没啥关系,就是借了她的钱......”

    肖若白朝他身上踹了一脚,便说道:“借了钱不还,把人给睡了,居然还不认账!”

    曹广深五大三粗地被他这一踹,一下就趴在地上来了个狗啃食。

    肖若白抬脚踩在他后脖颈上,就又说道:“再不承认,我立马就把你阉了!”

    曹广深赶紧举着胳膊承认道:“钱是我借的,人也是我睡的,我睡的!”

    林娇凤嘴里直呜呜,想过去救却被黑衣保镖给薄美茹钳制着。

    肖若白乘胜追击:“那你承不承认,林美怡也是你杀的?”

    曹广深这可不承认了:“不是、不是,人真不是我杀的,我可没那胆子杀人!”

    肖若白又用力地往他脊背上躲了一脚,就狠狠地问道:“那就快说,到底是杀的?”

    脚下的中年男人吓得赶紧说道:“真不是我,真不是我.......”

    他也不能当着老婆的面,承认是他们杀的人。

    肖若白只好吩咐人:“给我打,打到他承认为止!”

    他刚说完,秦成旭就站起身来阻止道:“这样不行,我们过来不是来刑讯逼供的!”

    就算用强硬的手腕逼这两个男女交代了,那他们明天到了警局可就不承认了。

    肖若白听了,转过身来便问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秦成旭嗓子里一噎:“这......”

    两个人一下没有了主意。

    却听墨厉城忽然冷沉着嗓音开口道:“带走!”

    话音落下,墨厉城便从座椅上起身,就朝着房门外走去。

    秦成旭和肖若白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可裴义已经指挥人把那两个男女拖出去。

    秦成旭和肖若白这才赶紧跟在后面,出了这所房间。

    却见外面竟然已经下起雨来了。

    林娇凤和曹广深还想喊叫,却被人捂上嘴,捆起来扔进了保镖车的后备箱。

    墨厉城直接上了车,裴义和十几个黑衣保镖这才紧跟着地上了车。

    黑色车队迅速从这个半封闭的乡村驶离,向着远处的深山驶去。

    放在后备箱里的曹广深和林娇凤可是怕极了,一边听着雷雨声,一边听着车辆响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车队才停下来,紧跟着两个人就被人从后备箱拽了出来。

    曹广深是受不了了,本来就喝了酒,这一路颠簸都吐了。

    等他被踹出来,整个人都站都站不起来了。

    林娇凤也是战战兢兢地抬头一看,就见他们竟然被人带到了深山的一个山洞里。  墨厉城漆眸冷厉地扫过来,便冷沉着嗓音问道:“现在要不要开口说,你们决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