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5章 还有一条,你们肯定谁都没有想到的!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只不过一个月不见,秦成旭都晒黑了,人也瘦了一圈。

    但是这样以来,却显得他五官更精致、也更立体,整个人显得器宇不凡。

    就听宋骏转头就说道:“两位警官好,我是宋骏的代理律师,如果有任何疑问都可以问我,关于这项凶杀案,我的当事人有权利不做任何回答!”

    宋骏不由得有些意外和错愕,可是在这种场合也不好跟秦成旭打招呼。

    这样的气势也一下把两个警察给镇住了。

    两个警察都不约而同地打了声招呼:“秦律师好。”

    秦成旭点了下头,便又说道:“我想和我的当事人沟通一下,请两位行个方便。”

    两个警察哪里敢不给面子,赶紧表示:“可以、可以,秦律师请。”

    宋骏也微笑着看着秦成旭,眼神里泛着一些激动。

    没想到他身处这种环境下,还能见到秦成旭。

    等朴警官带着两个警察出去以后,他立刻问道:“你怎么会回来这么及时?”

    秦成旭扯了扯唇角,便说道:“我不是及时,而是一听说你要结婚的消息就赶紧坐飞机回来的,我还担心赶不上你的婚礼呢,没想到又突然发生这种事。”

    应该说从南非到北城这十个小时的飞行,他连休息都没有就赶紧过来了。

    宋骏也立刻明白过来:“难不成是厉城临时把你给召回来的?”

    秦成旭坐下来便说道:“除了他,还能有谁?”

    也就只有墨厉城有权利让他去哪就去哪。

    闻言,宋骏心里也明白了什么。

    墨厉城这么冷酷的人,才不会做出这么有人情味的事。

    肯定是安夏在背后给墨厉城做的工作,要不然秦成旭不知道在南非呆到哪年。

    秦成旭已经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下来,便问候:“骏哥,那你现在还好吧?”

    宋骏也有些激动地回应道:“我还好,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去。”

    他心里最挂念的就是宋妍熙和两个孩子,恨不得一分钟都不耽误。

    “那我们就不耽误时间了,我接下来要重点问你几个问题。”

    说着,秦成旭将公文包打开,便掏出笔记本来准备记录。

    宋骏挺直脊背,就应了一声:“好!”

    接下来的时间便是秦成旭对整个凶杀案的询问和调查,详细到不能再详细。

    就连当时的行车路线和都跟什么人见过面,说过什么都一一过问。

    秦成旭细心程度,简直比警察询问还要认真。

    宋骏就欣赏他说做事就绝对认真的态度,怪不得墨厉城肯把他紧急召回来。

    而此时此刻,警局的大门外正听着一辆黑色顶级宾利车,墨厉城正坐在后车厢里。

    昏黄的路灯投进豪华宽敞的车厢里,让他半边俊脸都沉浸在阴影中,将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勾勒的更加立体深刻,衬得整个人的气场设更冷冽。

    修长笔直的双腿交叠,骨戒分明的长指也正一下一下地敲在膝盖上。

    漆黑如墨的眼眸目光冷沉如水,凉薄的唇瓣也紧抿着。

    肖若白也坐在身旁,同样心情沉重。

    毕竟现在所有的证据都不利,他们就只能等着秦成旭能问出什么结果。

    结果却等了将近1个小时,才见秦成旭拎着公文包从警局门口出来。

    就见秦成旭一出来,就朝着宾利车这边走了过来。

    裴义见他走过来,马上拉开后车门做了一个请上车的手势。

    秦成旭扭头朝裴义点了一下头,便俯身钻进了宾利车的后车厢里。

    看见墨厉城和肖若白都在车里,他进去便打了声招呼:“二哥,三哥,晚上好。”

    肖若白不等他坐下来,就赶紧问道:“快说,现在什么情况?老大有没有机会保释出来?或者能不能尽快洗脱凶案嫌疑?”

    秦成旭一边坐下来,一边回答:“你一口气问我这么多,我也不能一下回答你啊。”

    说着,他扭头看向墨厉城便主动报告:“目前的情况来说看,有几处疑点。”

    肖若白见他对二哥这么毕恭毕敬的,就想一脚把他踹下去。

    到二哥这就上赶着,难道他这三哥就不是哥?

    墨厉城没有在意,冷沉着嗓音开口问道:“哪几处疑点?”

    秦成旭这才把这个凶杀案的疑点详细分析出来:

    “第一,骏哥当天的行车路线是从民政局到尚景国际,再从尚景国际到mc国际大厦,那就可以在沿途道路的摄像头上找到蛛丝马迹,如果有线索就立刻能证明骏哥的清白。”

    “第二,宋骏确定没有去过案发现场,那现场的脚印肯定是有人造假。”

    “第三,案发时盛景公园小区监控录像刚好坏了,也有可能是认为搞屁坏。”

    “第四,凶案发生时间是上午10点到12点之间,报案时间却是晚上10点,中间这将近12小时里,足够让真正的案犯毁灭一切证据。”

    闻言,肖若白立刻大声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肯定是有人想要嫁祸给大哥!”

    秦成旭扯了扯嘴角,然后又补充道:“还有一条,你们肯定谁都没有想到的。”

    肖若白沉不住气地问道:“赶紧说,别卖关子了!”

    却见秦成旭只笑不说,好像在故意吊人胃口。

    就连坐在后座上墨厉城都急着问道:“到底是什么?”

    秦成旭挑了挑一边的眉毛,这才说道:“死者和她的小姑夫有长期不正当关系。”

    墨厉城对这种八卦一点也感兴趣,肖若白却很有兴趣:“小姑夫?”

    秦成旭点点头继续说道:“没错,这还是骏哥亲口给我说的,骏哥有一次回家还撞上那个女人跟自己的小姑夫在房间里偷情。”

    “什么?偷情都偷到家里去了?”

    肖若白马上问道:“那骏哥就那么忍了?要是我非得把那个野男人给阉了不可!”

    那可是给自己头上戴绿帽,是个男人都不可能忍着。

    秦成旭也表示道:“要是我,也肯定把那孙子告的倾家荡产!”他刚才在审讯室也问宋骏了:“这样情况下,你应该忍不住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