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0章 她越是这样想,心里越是难受!
    温凉适中的水流从头顶的蓬头里冲下来,高大的身体沉浸在水幕里。

    可是他越洗越感觉身体里一股无名的火在四处乱窜。

    这种火让他有些心情浮躁。

    他来不及想请缘由,随手就把淋浴调成最冷的水。

    冰凉沁骨的水流一遍一遍冲刷他的身体,才将那股火压了下去。

    然而宋骏刚洗完澡围着浴巾从浴室出来,就一眼看见床上躺着的一抹身影。

    他还以为是宋妍熙身体不舒服,所以躺下休息会儿。

    等他走上前去看,才发现床上躺着的根本不是宋妍熙,而是池安夏。

    只是安夏睡的很沉,巴掌大的小脸上眼睫紧闭,小而微巧的鼻子下嘴唇紧抿,润泽的桃红色唇瓣像果冻一样饱满,莹白如雪的肌肤上微微泛着粉红,及肩的短发又黑又顺。

    嫩黄色的连衣裙衬得她的皮肤更加娇嫩,尤其是微敞的领口下如玉般光滑。

    胸前的弧线因为清浅的呼吸而上下起伏,身材玲珑有致......

    宋骏走过来的脚步猛地一怔,心里也蓦地一怔。

    “安夏,你怎么在这?”

    他沉声呼唤了一声,可是安夏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看她睡得这么沉,他刚才在浴室里才压制下去的那股火,莫名就又升腾起来。

    这样健康的肤色和身体,妍熙那样消瘦病态的容颜又怎么能比得了?

    也只有妍熙再年轻岁,估计才能安夏现在的容颜和气色比了。

    可是他也不可能把安夏当成妍熙,那样会铸成大错!

    如此想着,宋骏也不敢在床边多停留,转身就朝着房门口走了过去。

    然而他围着浴巾走到门口,伸手要拉开房门时才发现,房门竟然根本打不开。

    宋骏心里一下沉了下去,预感是宋妍熙故意把门锁起来了。

    他立刻拍着门板,边朝门外大声喊道:“小熙,小熙......”

    喊了两声后,却根本没有听见门外有任何动静,好像整个房子都是空荡荡的一样。

    他第一个反应就是,该不会是妍熙病情发作了,在外面晕倒了或者怎样。

    因为他从外面回来之前,宋妍熙就给他打电话说身体不舒服。

    宋骏这样想着,赶紧又拍着门喊道:“妍熙,如果你在外面,就给我回应一声!”

    可是他喊完,门外依旧一点动静都没有,而且面前这扇门也一丝未动。

    这更让宋骏着急起来,紧跟着又大声喊道起来。

    “小熙,你不要让我着急,你快点把门打开!”

    “你到底怎么了?小熙!”

    “你是不是出事了?你快点回答我,小熙......”

    然而宋妍熙就站在门外,听着房间里传出男人一声声地喊着她的名字却一动未动。

    她的手里就拿着这扇门的钥匙,只要她上前一步就可以把门打开。

    她不是没有听见宋骏的喊声有多么焦急,有多么紧张她。

    她不是没有看见那扇门被宋骏拍的有多响。

    可是她就站在门外,听着宋骏一边拍门一边喊她,却无动于衷。

    因为她知道自己不能自私地爱哥哥,如果想要哥哥以后幸福,绝对得要有人替代她。

    而安夏就是替代她最好的人选,只要哥哥跟安夏发生关系,她就可以全身而退了。

    她的身体不允许她留下来跟宋骏结婚,然后陪他一辈子。

    她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多了。

    她干脆坐在门外的栏杆处,抱着双臂把脸埋进膝盖上,装作什么都听不见、看不到。

    宋骏拍了好一阵儿门板,喊得嗓子也哑了,这才停下来。

    可他这一停下来,便感觉身体像火烧一样难受起来。

    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就好像快要吞噬他。

    这也让宋骏心里明白过来,也许是他喝了楼下茶几上的那杯水的原因。

    他没有想到那杯水肯定是妍熙之前特意为他准备的,而是想到床上还躺着的安夏。

    很显然这是一场阴谋策划,就是想让他药性发作在这里跟安夏发生关系。

    如果这场阴谋得逞了,那他和安夏可就掉进万劫不复的深渊了。

    别说对不起宋妍熙,恐怕墨厉城那边他都解释不了!

    这个阴谋有多可怕,他都不敢想象。

    可是现在的他浑身发热的快要爆炸,如果再不想办法解决,他就先毁了自己。

    如此想着,宋骏便放弃了拍门大喊,转身就朝着房间里面走去。

    经过床前时,他都不敢抬头看向床上的安夏,生怕自己会真的忍不住。

    坐在门外的宋妍熙听不到喊声和拍门声,心里一下沉了下去。

    她抬头就只看着眼前紧闭的门板。

    整个房子也一下安静下来。

    可是她的心却不平静了,隐隐约约地好像还有些心痛。

    曾经文森特当着她的面跟那些女人上床,她都没有什么感觉。

    可是现在还是隔着一扇门,也看不到里面的情景,她都感觉自己心痛的像针扎。

    她在想,肯定是哥哥喝下去的药发挥作用了。

    她在想,哥哥现在肯定已经去床上跟安夏亲亲热热了。

    她在想,哥哥该是用什么姿势跟安夏翻云覆雨的。

    她在想,哥哥是不是真的把安夏当成了她?

    她越是这样想,心里越是难受!

    直到整整半个小时过去,宋妍熙坐在那里都一动不动。

    而她面前的门板也一直没有打开,更听不到里面传出来任何动静。

    宋妍熙的心也越来越慌起来,心想着既然没有动静,那肯定是他们已经完事了。

    如此想着,宋妍熙这才从地板上颤颤巍巍地站起来,拿着钥匙去打开那扇门。

    然而走到门口的几步路,她却好像走了两光年那么久。

    她的心情更是矛盾至极,即希望看到宋骏跟安夏在一起,却又不希望看到。

    带着这种矛盾又复杂的情绪,最后她还是把手里的钥匙插进了钥匙空里。

    当她打开门的那一刹那,手里的钥匙“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眼前房间里的情景跟她想象的有些不一样。  就见池安夏依旧平躺在床上,睡得依旧平静,身上的嫩黄色连衣裙好好地穿在身上......帝国总裁的天价逃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