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2章 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进去看情况?
    池安夏睁大清澈明亮的眼睛立刻问道:“你在说什么?小惠勾引了裴哥吗?”

    她只知道小惠之前一直跟墨厉城暧昧不清,居然又去勾引裴义了?

    难不成那个丫头还真的有很多心眼?

    可是看那又蠢又笨的样子,一点也不像会有什么心机是的。

    白管家赶紧补充道:“是呀,那个丫头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我一个没看住,人就跑到裴助理的房间,还......干出那种事情来,不知道以后还会闹出什么状况,您得注意起来呀!”

    她这是在变相提醒池安夏小心这个小女佣居心不良,回头又去勾引墨厉城。

    池安夏闻言心上一怔,便说道:“你说也说不清楚,那我去看看吧。”

    可池安夏刚迈步,墨厉城却伸手将池安夏的手拉了回来。

    就听墨厉城沉声说道:“不要去了,这种事情还是让裴义自己处理吧。”

    他心里很清楚,昨晚裴义替他喝了那杯动过手脚的酒水,肯定是没有忍住。

    说着话,墨厉城修长宽大的手掌便托着她往餐厅的方向走。

    而且他和她的手还是十指相扣的姿势。

    这种拉手的姿势让池安夏莫名的心里泛起一股甜蜜。

    从昨晚起,这个男人好像很喜欢拉着她的手,就好像初恋一般。

    可是当着家里的管家佣人,还是让池安夏觉得有点不太好意思。

    她也只好不去管小惠和裴义的事,现在安心陪着墨厉城到餐厅坐下来吃饭了。

    白管家见两个主人都不去管,不由得心里有些发虚,但现在也得赶紧先去排人为先生和太太准备午餐。

    因为太太现在还没有出小月子,所以她的饮食还是比较清淡又滋补的营养餐。

    而墨厉城最近最近肠胃不太好,所以也跟着池安夏一起吃的营养餐。

    然而等佣人们把饭菜都端上桌子,却见裴义和小惠从房间走了过来。

    只不过是裴义大步走在前面,小惠低着头怯生生地走在后面。

    因为担心被赶出去,所以小惠又羞又怯地不敢往前走。

    尤其是小惠一抬头就看见白管家站在餐厅入口处,就更不敢往前走了。

    裴义一回身就看见落下她好几大步,便走过去又拉着她的手腕走进餐厅里。

    就听裴义走到餐桌前来,便恭敬地问候道:“boss,太太,中午好。”

    池安夏心上一怔,立刻微笑着回应:“裴哥好啊,小惠......”

    她一抬头,正好看见裴义身后的小惠。

    而且裴义的大手还是紧紧地抓着小惠的手腕的。

    却见小惠两只眼睛还是红肿着,小脸也泛着桃红色,羞怯地根本不敢抬起头来。

    池安夏也不是未经世事的小姑娘,也能看得出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可是看着裴义居然跟小惠在一起了,她心里还是有些讶异。

    墨厉城抬眸看见裴义,微微点了下头便说道:“好,坐下,一块吃饭吧。”

    站在餐桌一旁的白管家听了,脸色一下煞白,白了又红起来。

    因为平时裴义很少上桌吃饭,地位跟他这个管家也差不多。

    而且为了稳定自己的地位,她还得时常巴结太太。

    但是墨厉城今天却忽然开口让裴义坐下来吃饭,就代表裴义要比她地位高多了。

    如果裴义万一跟墨厉城说了辞退她这个管家的要求,很可能就会答应。

    这样一想着,白管家就觉得后背渗凉起来。

    却没有想到,裴义却开口说道:“不用了,boss,我只是想说一声,小惠身体不舒服,所以我让她休息几天。”

    墨厉城点点头表示道:“我知道了,你好好陪陪她吧。”

    估计昨晚上那丫头没少受罪。

    更何况裴义那杆枪从来没用过,肯定上来就很猛。

    池安夏也看着小惠身体也不太舒服,便关心道:“那要不要带小惠去医院看看?”

    裴义立刻低头应声:“谢谢太太关心,小惠只是昨天晚上累到了。”

    这一点,裴义自己也觉得很羞愧。

    昨天晚上他实在是一是情急,也没有做什么保护措施。

    小惠也扎着脑袋,眼睛上的红肿未消,下身的红肿更是厉害。

    池安夏听他这么说,就立马表示同意:“好呀,那就让小惠好好休息几天吧。”

    说完,她又起身补充道:“那裴哥快点送小惠回房间吧,我一会儿会让人把饭菜送到房间去的。”

    裴义恭敬地点了下头,应声道:“谢谢太太,boss,我先带小惠先下去了。”

    说完,他转身就带着小惠就回自己房间。

    转身时,他还不忘瞪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白管家。

    白管家立刻心虚地两腿筛糠,担心裴义真说出来把她开除的请求。

    然而裴义却到现在都还没有说,却更让她心里忐忑不安。

    随后就听见池安夏扭头吩咐道:“白管家,你派人把饭菜送到裴哥房间吧。”

    白管家脸上的表情一下不自然起来,不太情愿地应声道:“是,太太。”

    等白管家应声离开餐厅,墨厉城夹了一片猪肝就放到池安夏的碗里。

    这个动作是池安夏坐小月子这段时间养成的。

    只要是滋补的食物,他第一口就先夹给她。

    可池安夏坐下就小声问道:“老公,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进去看情况?”

    墨厉城停下夹菜的动作说道:“你进去的话会尴尬,所以还是不要进去好。”

    说着,他就又将一筷子猪肝放到池安夏的碗里,嘱咐道:“多吃点,补补身子。”

    池安夏看着这块猪肝就没什么食欲了。

    他的意思该不会就是让她多吃猪肝,少说话吧?

    接下来墨厉城便不说话了,优雅用筷子夹着菜吃起饭来。

    可就算他不说,池安夏也能猜得出来几分......

    宋骏家又何尝不是一场博弈?

    宋妍熙一回来,林美怡便做起了高度防御。

    宋骏和孩子们都去上学了,两个女人留在家里才露出本来的面目。

    直到午饭时间过了,林美怡都没有给做午饭,宋妍熙只好自己进厨房煮面吃。  林美怡却在厨房门口堵着她,说道:“你自己还能煮饭吃,看来那也不是病得快死了!”帝国总裁的天价逃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