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9章 没错,就是她的丈夫,墨厉城!
    ,精彩小说免费!

    她一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男人正在沉睡中的俊脸。

    棱角分明的俊脸上五官精致而深刻,浓黑而长的剑眉下深邃的眼眸紧紧闭着,因为太近都可以看清他的睫毛根根分明,高挺而直的鼻梁,菲薄而有型的嘴唇。

    看见这张脸,池安夏还以为是自己还在睡梦中。

    她情不自禁抬头在这张脸上亲吻一下。

    这熟悉的气息......

    这熟悉的身体......

    没错,就是她的丈夫,墨厉城!

    而她真的好久、好久都没有,一醒过来就看见墨厉城还睡在身边了。

    她只记得昨晚的宴会上喝了不少酒,回来的路上就睡着了,都不知道怎么回的房间。

    但是像现在这样跟他紧紧相拥地睡在一张床上,好像往日的甜蜜又苏醒了似的。

    她可以在他怀里静静地看着他,也可以趁他熟睡的时候偷偷起亲吻他。

    然而她这样轻柔的亲吻还是惊动了还在沉睡的墨厉城。

    “嗯......”

    就听墨厉城高挺的鼻尖发出一个单音节。

    紧跟着他凉薄的唇瓣就回吻过来,舌尖还轻轻勾勒她嘴唇的形状。

    这样的发现让池安夏心上猛地一怔,赶紧松开手,坐起身就要逃下床去。

    然而就在她起身的瞬间,男人修长的手臂就勾住她的腰身,将她一下又拉了回来。

    池安夏整个人扑进他的怀里,脸颊正好撞在男人健硕的胸肌上,硬实的触感让她都觉得小脸生疼,不禁发出低低的一声“唔......”

    就听男人低沉而微哑的嗓音响在耳侧:“去哪?回来陪我睡。”

    话音落下,男人修长的大手将她搂紧在了怀里,让她一下也动弹不得。

    这个小女人竟然撩完就跑,一点也不负责任!

    池安夏有些郁闷地嘟囔道:“老公,我今天还得要去处理义卖的事情,不能睡了。”

    可墨厉城搂着她便说:“不要去管,今天我好不容易休息,你得要陪陪老公。”

    池安夏有些意外地问道:“你不是很忙吗?今天怎么舍得休息?”

    这一阵子,墨厉城不是忙的晚上在书房加班,甚至晚上都不会房间吗?

    今天又是他又是怎么忽然说要休息一天?

    然而墨厉城却抱着她,沉声说道:“嗯,今天休息下。”

    说着,他就将修长的手臂一下收紧,就见池安夏紧紧收紧怀里,随之低头就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反正今天宋骏回去上班,他可以放心地把集团的所有事物都暂时放下。

    这段时间他也没有好好陪她,今天正好是当做给她的补偿。

    池安夏却对他忽然亲密举动感到有点不适应。

    等墨厉城又要移到她的嘴唇上继续亲吻时,她迅速把头往他怀里扎下去。

    她用脑袋抵住他的下巴说道:“好了,不要闹了,今天真的不能陪你。”

    她还没有做完小月子,现在跟他滚床单,无疑等于是在惹火上身。

    “如果你再乱动,我可不保证忍得住。”

    墨厉城紧紧搂着她的身子,恨不得现在把她嵌进身体里。

    昨晚到现在,他一直抱着她睡觉,直到后半夜才睡着。

    没想到这一早就被她招惹醒了,却有想要跑,他才不会轻易放开她。

    闻言,池安夏一下都不敢再动了,赶紧说道:“好,我不动!不动行了吧?”

    可虽然她不动,心里还是担心着墨厉城会突然把持不住想要她。

    毕竟现在两个人都没有穿外衣,在一个被窝里紧紧抱着,不出事才是意外。

    更何况墨厉城以前有多猛,她可是很清楚。

    万一惹得他起了火,还不得她灭?

    不过他一整晚都忍着只是抱着她睡,她心里就不由得心疼他。

    墨厉城却安静地抱着她,低沉着嗓音问道:“你的义卖活动今天就开始吗?”

    听他问起慈善义卖的事情,池安夏这才抬起头看着他的脸回应道:“我是想今天先联系一下,看看究竟有多少人参与,确定了的话就会定下时间来。”

    “那些人你基本不用去联系,想要参与的人会自动跟你联系的。”墨厉城笃定道。

    “真的吗?你怎么确定那些人会自动联系我?”

    “因为那些人会看我的面子,但是你想要他们大出血是不可能的。”

    “原来是这样,看来我还是得要再想别的办法,否则......”

    “否则什么?别忘了,你还有一个永远支持你的老公。”墨厉城漆眸深深地看着她。

    “我当然没有把你忘了!”池安夏眨着清澈明亮的小鹿眸,同样看着他的脸。

    两个人都躺在床上互相平视着对方说话,这样的角度让人感觉很舒服。

    这样舒服的姿势,随着话题的继续,却让原本克制下来的渴望又一点一点点燃。

    然而池安夏却一下想起来,昨天晚宴上,杰瑞.文森特提起的那枚“我心所属”。

    于是她枕在他的手臂,又问道:“老公,你还记得那枚‘我心所属’吧?”

    闻言,墨厉城漆眸微地一眯,便沉声问道:“怎么忽然问起这个?”

    池安夏立刻说道:“那枚戒指不是你拍卖走的吗?应该还在你手里吧?”

    墨厉城还以为是她又要打那枚戒指的注主意,直接回应道:“没有,‘我心所属’已经不在我手里,如果在我手里的话,一定早就给你戴上了。”

    这一点,池安夏心里也明白,但是更加奇怪:“那戒指去哪了呢?”

    她不能忽视那枚戒指,因为那是墨厉城送给她的定情信物。

    那枚戒指也见证了他和她这6年多来分分合合的爱情。

    如果戒指不在墨厉城的手里,那会在谁的手上?

    还是说墨厉城已经背着她送给了别人?

    本来她这段时间都忘记这回事了,可是昨天晚上,杰瑞.文森特居然忽然提起来。

    墨厉城听她这么坚持想知道,这才继续说道:“其实那枚戒指从澳洲一带回来就送珠宝店保养了,偏巧那家珠宝店随后就进了窃贼,那枚戒指就丢失了。”  闻言,池安夏更加关心了,赶紧问道:“怎么会这么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