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5章 大叔,你、你这是怎么了?
    裴义还极力隐忍着说道:“我没关系的,boss不用担心。”

    可墨厉城却一点也不放心,他看的出来,裴义现在的反应明显是中药了。

    这样的手法就跟薄绍言当时中药的反应一样。

    果然就是文森特在酒水里做了手脚。

    然而晚宴还在进行中,谁也不敢保证,接下来不会出任何意外。

    于是墨厉城厉声命令道:“你现在就给我回去,晚一分钟就小心挨罚。”

    裴义见boss这么严厉,也只好低头应声:“是,boss,我会安排其他保镖进来。”

    交代完,裴义这才转身迅速离开酒店的宴会大厅。

    墨厉城见他顺利出了大厅,这才转身搂住池安夏的后腰。

    池安夏还在跟其他富商阔太太们说这话,所以丝毫都没有注意到。

    她今天可谓大丰收,借着墨厉城的光,认识不少人,也为自己的慈善义卖打了广告。

    虽然有些人表面上阿谀奉承,阳奉阴违,但也有许多喜欢做些慈善的儒商雅士。

    墨厉城看着自己的小女人今天晚上虽然衣着俭朴,但脸上的笑容却很自信,不由得为她感到高兴......

    只是从酒店宴会大厅里离开的裴义却不好过了。

    为了尽快赶回海滨别墅,他今天晚上也是车开的飞快,只想尽早赶回去。

    他几乎是忍了一路,感觉身体像火一样烧着。

    要是再不找女人解决的话,恐怕他整个人随时有可能爆炸。

    可是随便找个女人解决,他坚守37年来的阳刚之身就会受不住了。

    幸好他只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将车开回了别墅,一下车就火速朝自己房间冲刺。

    就连想要跟他打招呼的小惠见他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就从她身边闪过去了。

    小惠一下惊呆地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把举着的手放下。

    “大叔这是怎么了?”

    她小声嘟囔一句,然后转身看着裴义离开的方向看去。

    就见裴义刚刚进了房间的会后房门忘了关。

    正好先生和太太还没有回来,孩子们也在餐厅里老老实实地吃饭,管家也不在。

    她立刻小轻步走了过去,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哗哗”的水流声。

    她抬手就在房间的门板上轻轻敲了敲,里面却没有一点回应。

    小惠便在房间门口问道:“大叔,你现在回来有没有吃饭?”

    可是话音落下,房间里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小惠只好在房门口继续说道:“我给大叔留着好吃的煎排骨,我这就给你端过来。”

    她自从在厨房帮厨以后,就每天晚上都给裴义留着几样好吃的饭菜。

    因为裴义的工作吃饭时间总不固定,所以她留着等他回来吃。

    可是今天裴义有点奇怪,回来连招呼也不打。

    说完,小惠这才转身离开房门口,去厨房给裴义把饭菜端过来。

    可是她却不知道此时此刻,裴义正穿着衣服站在浴室的淋浴喷头下全身浇着冷水。

    只有这冰凉入骨的冷水,才能将他身体里岩浆一般火热的体温压下去。

    但只要冷水一停,岩浆就又开始四处迸发。

    裴义自己都不知道,他究竟在淋浴喷头下淋了多久的冷水。

    直到他暂时感觉身体里的火热被压制下去,才抬手将淋浴关上。

    却不料他刚走出浴室,一抬头竟然见小惠已经坐在他房间里帮他布好了菜在等他。

    小惠背对着浴室,听见开门声就马上说道:“大叔,快来吃吧,要不然凉了。”

    可她一扭头看见裴义浑身**地从浴室出来,顿时受惊地站了起来。

    裴义看见她在房间里,却立刻呵斥道:“给我出去!”

    小惠被他吓得身子一怔。

    她可从来没有见过裴义对她这么凶过。

    而且面前的裴义不光浑身湿湿的,就连眼睛也泛着红光,像是随时要吃人是的。

    小惠心里有点怕怕地,赶紧小声问道:“大叔,你、你这是怎么了?”

    可是裴义就好像突然不认识她了,紧跟着大声吼道:“我说了,立刻你给我出去!”

    小惠小心脏砰砰乱跳,慌忙扶住桌角。

    “我、我......大叔,你今天怎么了?我怕......”

    “要是再不出去,小心我......”裴义深呼吸一口气才说道:“对你无礼了!”

    “可是大叔,你、你是不是生病了?我这么出去了,怎么放心呢?”

    小惠还磨磨蹭蹭地不忍心出去,看着他的样子,心里直担心。

    却不料下一秒裴义就走过来,大手一下抓着她的手臂。

    小惠心里猛地一惊,就见裴义抓着她的手臂就往房间门口拖了过去。

    她都有反应过来什么情况,连忙抱住裴义的胳膊就说道:“大叔,你一定是生病了,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她还真担心裴义是生了什么病,现在又是晚上,给他叫医生又不方便。

    可是这样亲密的接触,却又让裴义本来压制下去的火又烧了起来。

    而且这一次是越烧越旺,根本克制不住。

    裴义只能用尽自己最后的克制力,将她拖到门外,就喊道:“出去,不要进来!”

    小惠两只手却死命地抱住他湿漉漉的身子就说:“我不走!我要送你去医院......”

    既然当初救她的人是裴义,那她现在就不能忍心看着他难受。

    大不了,一会儿让白管家训她一顿。

    而她却不知,越是这样身体的接触越是让裴义控制不住。

    就见裴义红着眼睛,一下将她从房门口揣进了怀里,“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小惠这下真的心慌了,抓着男人湿透的衣服问道:“你要干什么?”

    “别出声,我会对你负责的!”

    话音刚落下,裴义抱着她的两条手臂也随之收紧。

    小惠心跳地一下加快,完全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就见男人低头就吻住了她的嘴唇,一双好看的大眼睛一下瞪圆。

    这高高大大的身影顷刻俯下来,就好像一座大山压下来,让她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她只感觉自己的心脏就快要跳出胸腔,想要用力推开可是却一点力气都没有。  直到裴义将她从门后抱起来,摔进床里,感觉整个人都是晕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