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4章 谁说我怕他?他应该是怕我才对!
    池安夏马上笑着回应:“那真是太好了,我就希望像文森特这样的成功人士参与!”

    她也这才一下想到,今天白天去基金办事处的人说不定就是文森特本人。

    因为她实在想不出来,能自称她来自澳洲的朋友还有谁。

    但是能在这里跟她说义卖的事,也就只能是他了。

    两个人之间有说有笑地讨论,都让身边的国际超模感到有些醋意。

    没想到只不过是一个不起眼的东方女人,竟然能吸引两位如此顶级优质的男人。

    但杰瑞.文森特就好像没有发现一样,笑着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们来干一杯吧。”

    说着,他转身就叫过来一个端着酒水的服务生,从托盘里端起了两杯酒水,其中一杯直接递给了池安夏,连身边的女伴都不看一眼。

    只不过在把杯子递过去之前,文森特用手指在酒杯的边缘轻轻擦了一下。

    池安夏没有看见,微笑着接过去便说道:“好,干杯。”

    说着她举杯就要跟文森特碰杯。

    可她手里的酒杯还没有跟文森特的杯子碰上,就被一只大手抢了过去。

    池安夏心上一怔,就听墨厉城磁性的嗓音说道:“我太太不胜酒量,还是我来吧。”

    说着,墨厉城便端着那杯酒水代替她跟文森特酒杯碰了一下。

    杰瑞.文森特脸上的表情明显有些不悦,可还是碰完杯便放到唇边抿了一口。

    可墨厉城却没有喝,而是被跟在身后的裴义接过去说道:“boss,请让我处理吧。”

    杰瑞.文森特立马不高兴地说道:“这样不太好吧?难道你这么不给我面子?”

    这好歹是高档商业晚宴,周围那么多贵宾看这呢。

    要是墨厉城这么不给他面子,那他接下来的计划可没法进行下去了。

    却听裴义竟上前开口道:“我们boss最近肠胃不太好,这杯酒我代boss喝。”

    不等文森特再有任何意见,他举杯就将那杯酒直接一大口喝光。

    裴义将那杯酒喝完,才退后到墨厉城身后。

    而那一张凶巴巴的黑脸却一直对着杰瑞.文森特。

    那脸上的表情好像是在警告他:想打boss和太太的注意,先得过了他这关!

    杰瑞.文森特笑了笑,扭头就跟墨厉城说道:“墨,你的特助真是忠心耿耿!”

    这一点墨厉城从来不否认,否则他也不会把裴义留在身边就是十多年了。

    就听墨厉城低沉着嗓音回应道:“那当然,我的人向来忠心。”

    其中恐怕要排除秦成旭,如果不是因为方思慧和薄绍言诱惑,依旧还算忠心的。

    却见杰瑞.文森特诡异地笑了笑,立刻将这个话题转回到慈善义卖上。

    “对了,我对薄小姐的一样东西很感兴趣,希望这样东西能在这次义卖中拍卖。”

    “真的吗?那文森特先生感兴趣的事什么呢?”池安夏感到有些意外。

    “就是那枚‘我心所属’!”文森特直接开口说道。

    “这个......”池安夏猛地一怔。

    那枚戒指当时就被墨厉城带走了,还给她的基金账户打了1亿美金。

    可是自从澳洲回来北城到现在,她也没有见墨厉城再拿出来过,甚至连提都没有提。

    杰瑞.文森特见她不说,便笑着问道:“薄小姐是舍不得吗?我可以安当时拍卖价的5倍买回来,你看可以吗?”

    说着话,杰瑞.文森特就扭头看向墨厉城,灰蓝色的眼睛带着挑衅的目光。

    他当年一时大意错过了那枚“我心所属”,可是现在可不想再错过。

    能让墨厉城不远万里跑到澳洲去追回那枚戒指,可见那枚戒指对于他来说多重要!

    而墨厉城漆眸蓦地一冷,立刻回绝道:“戒指不能义卖,你出多少倍都不行!”

    “是吗?既然这么珍重,却怎么不见戴在薄小姐的手上?”

    杰瑞.文森特笑容邪肆阴诡地问道,心里更加确定那枚戒指的重要性。

    池安夏一下无法回答,她自己都不知道墨厉城为什么一直没有把戒指还给她。

    就听墨厉城冷沉着嗓音回应道:“戒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心在哪里,不是吗?”

    说这话,他温热的大手就更加用力抓紧了池安夏的手,然后扭头说道:“老婆,我们还是去那边看看吧,跟文森特先生就聊到这吧。”

    池安夏听他这么说,便点了点头就说道:“好呀,那文森特先生,就先失陪了。”

    杰瑞.文森特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只好笑笑说道:“好的,请便。”

    说完,他便看着墨厉城挽着池安夏的手从他眼前转身离开了。

    身边的超模琳达却很不解地问道:“亲爱的,难不成你是怕这个墨厉城吗?”

    却见杰瑞.文森特脸色一沉,立刻不悦地说道:“谁说我怕他?他应该是怕我才对!”

    看着墨厉城跟池安夏离开的身影,灰蓝色的眼睛里的目光更阴诡轻蔑起来。

    可琳达却笑着说道:“可你看上的东西,就会想办法得到,不是吗?”

    这一点倒是和杰瑞.文森特很符合。

    只要他看上的东西,还从来没有得不到过。

    不管是东西,还是女人,只要他想要,就一定要拿到手里才罢休。

    就听杰瑞.文森特对着墨厉城和池安夏离开的身影,低喃道:“走着瞧吧。”

    说着,他就晃动起手中的酒杯,褐红色的酒夜在透明的玻璃酒杯里摇曳着,将头顶绚丽璀璨的水晶灯的灯光全都晃在杯子里。

    然而紧跟着墨厉城和池安夏身后的裴义,却感觉越来越觉得浑身不对劲了。

    身体里好像是有一股无名的火在被什么点燃,慢慢地愈烧愈烈。

    这让向来自控能力超强的裴义都感到有些控制不住了。

    宴会大厅里形形色色的女人从他眼前晃来晃去。

    他身体里的火焰就更加躁动。

    可现在离着晚宴正是结束还有很早,裴义也只能极力克制。

    等墨厉城又带着池安夏认识一些富商,一回头就看见裴义的黑脸硬生生憋成了红色。  墨厉城俊挺的眉心一簇,立刻低沉着嗓音吩咐道:“裴义,你现在马上回去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