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1章 全身的吻痕又是怎么回事?
    还好顶级宾利很快就开进了别墅了。

    刚一停稳,莫立场推开车门就把池安夏抱下车。

    就连等在别墅门口台阶上的白管家都惊愕一时不知所措:“先生,太太她......”

    她话都还没有说完,墨厉城抱着池安夏就已经从她眼前闪了过去。

    裴义紧跟着走过来交代道:“愣着干什么?马上去找解酒药来。”

    白管家这才反应过来,回身进去找解酒药。

    片刻后白管家才将肖若白曾送来的特效解酒药找出来,让人送上楼去。

    主卧里,池安夏已经被墨厉城抱进浴室的浴缸里,泡在温热的水中才舒服很多。

    墨厉城这才看到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吐得不成样子,立马把衬衣西装都全脱了下来,随手扔在一边,就准备跟池安夏一起泡泡澡。

    要让这个小女人自己在浴缸里泡澡,她也是100个不放心。

    然而就在这时,主卧门外响起一阵儿敲门声。

    墨厉城以为是裴义把解酒药送上来了,直接光着上身就走出去开门了。

    却不料,他走过去把房门拉开,却见小惠正站在门外,手里拿着解酒药和水杯。

    小惠一抬眸看见他高大健硕的身体,立马战战兢兢地说道:“先、先生,您的药。”

    墨厉城大手一伸就只把药接过去,就说道:“没你事了,可以下去了。”

    说完,他用力将门板甩上,转身就朝浴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站在门外的小惠却整个人呆若木鸡地杵在那。

    先生的身材简直太棒了!

    那种肌理线条流畅,胸腹肌发达的身材简直太好看了!

    直到裴义上楼来叫她:“还在这里干什么?马上下楼去!”

    杵在门口的小惠这才猛地回过神来,赶紧转身就跟着裴义下楼去。

    墨厉城进了浴室里,就见池安夏整个人泡在浴缸里,身上的衣物都变得半透明了。

    那玲珑有致的身材在水面下若隐若现,脸颊泛着红晕,眉目紧闭,嫣红的嘴唇一张一合着,更是想让人欲亲方泽。

    这个小女人嘴里还在嘟囔着:“老公......不要冷漠我,爱我,就不要走......”

    说着话,她还是不是委屈地抽噎两声,让人见了又心疼。

    墨厉城走过去把药片直接放进自己嘴里,然后大手捧住池安夏的后脖颈就亲下去。

    池安夏也不知道嘴里被怼进来什么东西,只感觉有些苦涩难咽。

    她想吐出去,立刻就被柔滑的物体又给送回来。

    她一生气,张嘴咬了一口。

    “嗯......”

    就听见男人低沉的鼻音立刻闷哼出声。

    紧跟着,她就感觉整个口腔里立马充斥满血腥的味觉。

    结果她咽了咽口水,就把刚刚的那个苦涩的药片连同咽了进去。

    男人修长有力的大手才肯将她的后脑勺放开,然后沉声说道:“乖,好好睡会儿。”

    池安夏迷迷糊糊地伸着手想要保住他,感觉只有保住他才能有安全感。

    然而眼皮就像是不听使唤一样,沉地一下也睁不开了。

    她嘴巴还在嘟囔着:“吃给我吃的是安眠药吗?为什么我这么困......”

    结果话还没说完,她就将脸紧贴在男人的胸口,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就睡着了。

    耳边仿佛还在响着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笨女人,不要总想那些傻问题。我爱你,是永远都不会变的!除了你,没人能让我心动,除了你,没人能让我想守候一辈子。”

    那声音就好像是梦里的钢琴低音连弹,美妙而动听。

    恐怕任何一个女人听见他这样的好听的嗓音,梦里都会笑醒。

    身体四周温热的水温也让她感觉非常舒服,睡得也就格外踏实。

    然而墨厉城却浑身燥热地难以忍受,恨不得把她整个人都吞进肚子里......

    等池安夏再睁开眼,已经是第二天午后。

    她刚一睁开眼睛就感觉窗外射进来的阳光格外刺眼。

    她赶紧抬手挡了一下,就准备翻身下床去洗漱。

    可她这一坐起来,才发现身上下竟然只穿着贴身的衣物。

    而且更让她意外的是,她的手臂上,大腿上,胸口上,脖颈里......

    竟然全都是深深浅浅的吻痕,就好像是被人全身吻遍了。

    这样的发现,让池安夏心里一下被什么揪住。

    昨晚,她不是跟薄绍言在酒吧喝酒吗?

    全身的吻痕又是怎么回事?

    又是谁昨晚把她从酒吧接回来的?

    池安夏想要想清楚,然而一团浆糊似的脑袋却硬是什么也想不起来。

    她只记得,昨天跟薄绍言约好了在酒吧见面,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喝起酒来。

    她还记得一开始是薄绍言让她喝,后来变成她拉着薄绍言喝。

    好像是为了问林筱筱的下落,然后说了好多话。

    可是究竟都说了什么,她却根本想不起来了。

    池安夏拍了拍脑袋,只好先放弃去想。

    反正每一次她喝醉,第二天都会断片。

    最后池安夏换好高领的衣服,洗漱然后下楼去找吃的。

    她刚下楼走到楼梯的转角处,就忽然听见楼下餐厅传来“啪啦”一阵儿响声。

    紧跟着就听见白管家严厉的训斥声:“你这丫头,怎么什么也做不好?”

    然后就听见小惠委屈的求饶:“白管家,管家大婶,您不要生气!我马上收拾,马上收拾......”

    白管家依旧生气地教训:“你还怎么收拾?这些全是进口白瓷,一个就要几万块!”

    小惠被她这一训,都快哭出来:“对不起,我赔,我赔......”

    白管家却还没有气消:“就你,你赔的起吗?把你卖了都买不起这一套餐具!”

    池安夏走下楼来,果真就看见穿着女佣制服的小惠正跪在地上收拾碗碟的碎片。

    她一眼认出来,那套餐具好像还是墨雪初前段时间在国外定制的。

    就算她从来没问过,可是也能猜得出来价值一定不菲。

    然而没等他走过去,就见小惠忽然被瓷器碎片划到手,鲜红的血珠立刻渗了出来。

    池安夏看见那红颜的血珠滴在白色的瓷片上,心上跟着一惊。  她赶紧走过去过问:“出了什么事?”帝国总裁的天价逃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