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7章 你既然爱她,为什么早不说?
    池安夏回过头来,就看见薄绍言眼眸深深地盯了她好几秒。

    那眼神好像是在警告她:要是再敢走,他就不保证会有什么事发生了!

    池安夏点点头,慢慢地坐回去。

    薄绍言这才扭过头去说道:“再不滚开,我就直接把你扔出去!”

    刚刚那个女人见他态度这么冷硬,只好站起来,不甘心地瞪了池安夏一眼才离开。

    估计这个女人心里还在怨恨池安夏,今天挡了她勾搭薄绍言的机会呢。

    池安夏一点也不介意,有人在她背后怎么嚼舌根。

    反正她从跟薄绍言认识的那天起,就不断有女人看她不顺眼了。

    想起这段时间遇到的烦心事,她倒还真想端起酒杯来痛痛苦苦地喝醉一回。

    也只有真正喝醉了,她才不会每天晚上都失眠。

    薄绍言扭过头来,就见池安夏已经端起酒杯大口大口喝起来。

    看见这小女人仰着脖颈喝酒的动作,薄绍言竟然心情一下大好。

    于是等她喝完杯里的啤酒,他就又给她倒满一杯。

    池安夏记得他说过要她喝三杯,扭过头来就问道:“我再喝完这杯,你该说了吧?”

    薄绍言勾了勾唇角,便说道:“对,但是前提是,你也得告诉我小薇去哪了!”

    池安夏听他这么说,端起酒杯就放到唇边咕咚咕咚喝了下去。

    喝完,她扭头就问道:“为什么她在你身边的时候,你不珍惜?她现在离开你了,你反倒想着把她追回来?难不成,这只是你们男人一时犯贱吗?”

    就好像墨厉城对她一样。

    6年前,她想要一心一意跟他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时候,他的脑子里只有报复薄家。

    可是等她离开了,墨厉城却要在满世界地找她,把她从澳洲找回来为止。

    然而现在她一个流产,就将所有的一切都打回了原型。

    原来这一切只不过是男人的贱筋!

    失去了才是最好的!

    没有得到的才是最想念的!

    薄绍言皱着眉心说道:“我才不会犯贱,我只是想把她找回来,而已。”

    可是为什么把她找回来,他也一时想不到,就是受不了沈乐薇就这么离开他了。

    池安夏痴笑起来,眯着眼睛看着他说道:“找回来又能怎么样?你再伤她的心,让她离开,那又何必?还是放她走吧,让她永远不要回来了!”

    说完,她自己拿起一旁的啤酒瓶,主动将最后一些全倒进了自己杯子里。

    薄绍言俊脸一沉,抓住她的手腕就问道:“谁说我要伤她的心?这次我是认真的!”

    池安夏的手握着空酒瓶,扭头就问:“你是认真的?那你对何幼宜又怎么说?”

    “我早说过,我只是利用何幼宜,”

    薄绍言立刻大声说道:“我心里真正爱过的人,只有你和小薇!”

    说话间,他手上抓着池安夏手腕的手力道更大了几分,捏的她骨头都要碎了。

    虽然他之前不承认,可是沈乐薇走的这段时间,他才确认,他也是爱这着沈乐薇的。只不过,他对沈乐薇的感情来不及当年他对池安夏的感情明显。

    池安夏被他大手抓得生疼,不由得闷哼出声:“呃......放开我!”

    说着,她就用力从他钳子般的大手里挣脱了出来。

    可恶!真正爱过她,当初却那样对她。

    真正爱着沈乐薇,却根本不顾及她的感受。

    像这样的男人真应该一辈子光棍,好让他们彻底反省反省去。

    然而池安夏跟薄绍言坐在吧台前的身影,却落在二楼卡座里某人漆黑的眼眸里。

    看着那个小女人跟薄绍言边喝酒,边拉拉扯扯的样子,英俊立体的俊脸早已如冰雕般冷酷。

    身边的特助更是揪心着,在他耳边小声问道:“boss,要不要我去接太太?”

    却见墨厉城俊脸冷沉如冰,紧抿着薄唇一句话也不说。

    可那凌厉的视线却足以让周身的空气冰封!

    他倒要看看,池安夏在他眼皮下还能出什么事?

    没想到他就今天替宋骏过来见大客户,却看见池安夏又跟薄绍言见面了。

    这个小女人是真记性差,还是不知道薄绍言是个什么样的混蛋?

    一旁的翻译见墨厉城好一会儿不说话了,赶紧提醒道:“墨总,您累了吗?”

    墨厉城这才想起来,他对面还坐着来自欧洲皇室的代表。

    他转过脸来便沉声说道:“说到哪里了?”

    翻译这才如释重负,赶紧笑着继续说道:“是这样的,刚刚代表说,很希望深度跟您合作,认为您是一个非常有人格魅力的商人。”

    “是吗?我也这样认为,跟我合作过的伙伴只想永远合作下去。”

    墨厉城依旧稳如泰山,好像什么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接着跟这位客户聊下去。

    然而他这句话的潜台词却是:敢跟他作对的人都没好下场,所以都想跟他合作!

    翻译再才赶紧跟皇室代表做翻译,额头都早已经冒出一层冷汗。

    裴义似乎也看出boss的心思,转身吩咐身后的黑衣保镖:“去楼下盯着。”

    而在吧台这边的池安夏,却根本没有注意到二楼卡座那个方向的动向。

    更何况酒吧里光线比较暗,音乐声比较大,她更不会想到墨厉城今天会来这里。

    她跟薄绍言喝完一瓶啤酒,就又要了三瓶啤酒。

    只不过这些酒都是薄绍言要的。

    给她倒满一杯,他就又给自己倒上一杯,继续碰杯喝下去。

    池安夏喝得脑袋有点发晕,停下来问道:“你既然爱她,为什么早不说?”

    薄绍言倒还算清醒,捏着酒杯说道:“因为我之前也不知道,就像你说的,男人都会犯贱,只有人走了才会反省自己,如果这次能追她回来,我一定给她幸福。”

    不管这个男人现在说的话是真心,还是虚情假意,池安夏都觉得可笑。

    她嗤笑着说道:“你会给她幸福?开玩笑吧?你还不如说婊子要从良,咯......”  说着,她就忽然打了一个酒咯,才发现自己已经是满嘴酒气了......帝国总裁的天价逃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